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睫毛
    92季清菱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她把屋子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等到终于确认,自己没有走错房间之后,提步走到床前,认真道:“五哥,这是我的床。”

    顾延章并没有立时回她的话,而是朝门边看了看。

    秋月还在发愣,秋爽已是十分乖觉地把秋月给拉了出门,还把厢房的门给带上了。

    只听得“吱呀”一声,待得季清菱一转头,门竟是已经掩得死死的。

    等再回过头,顾延章早坐直了身子,拿一双眼睛只望着她,面上还带着笑,道:“胡说,这明明是我们的床。”

    他口气里满是理直气壮,道:“如今哪里还有什么你的、我的,今日婚书已是取了,只有我们的了!”

    一面说,他一面拍了拍床上的新放上的铺盖,道:“快上来,我试过了,十分软,比你原来那一床要舒服多了。”

    季清菱一怔。

    她总觉得婚书不婚书的,对二人影响并不大。

    从小他们便在一处,等到后来互相表明了心意,决定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之后,其实相处的方式并没有改。

    或者说,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似乎是很早之前,两人之间便已经与普通的兄妹不同了,比起普通的情人甚至还要更亲密,更坦诚,更信赖,是以无论在外人面前是兄妹,还是夫妻,其实他们心中,一直都没有变。

    可是!

    难道取了婚书之后,当真要睡在一处吗?!

    夜间身边睡着一个五哥,多奇怪啊!

    她脑子里有些慌乱,站在原地迈不开腿,只下意识地问道:“取了婚书,便不能分开睡吗?”

    “你见过谁家夫妻分开睡的?”顾延章反问道。

    我哪见过别家夫妻睡觉!

    季清菱心中腹诽,想要张口反驳,却又觉得这话说出来着实叫人害臊,待得说出口,话音已是换成了另一句。

    “我还没及笄……”

    顾延章笑着倾身向前,跪坐在床上,把她拉了过去,道:“只是睡一处,我什么都不做,只抱一抱。”

    季清菱心中先是松了口气,紧接着,忽觉不对,警觉地撑在床边上,道:“五哥,你不是唬我吧?”

    顾延章恍若未闻,把她揽坐在床上,伸手要去给她脱鞋。

    洗漱过后,季清菱穿着是秋爽做的棉布鞋,松松软软,比她的脚要大上许多,又暖又方便——方便穿,也方便脱。

    她那句话刚落音,脚下已是一轻复又一凉,低头一看,两只脚丫子晾在外头晃啊晃的。

    没等她来得及把鞋子穿回去,双腿已是被托上了床,紧接着,一床大大的被子盖了上来。

    “唬你什么?”

    伸手把帐幔扯下,终于心满意足地跟心上人窝进了一床被子,此时此刻的顾延章,竟有了几分芙蓉帐暖的感觉。

    他口中问话,一双手早已自被子底下伸过去,把季清菱一双手握住了。

    季清菱挣扎着坐直了身子,把半边肩膀靠在床头上,疑道:“五哥,你莫要唬我!从前我们也是夫妻,也不见要睡在一处!”

    “从前没有婚书。”顾延章正色道,“如今有婚书了,便不能再两处睡!”

    这是什么歪理??

    季清菱立时就要反驳,却见身侧那人含笑望着自己,眉目含情,又是期待又是渴望的模样。

    她默默把话咽了回去。

    算上今日,也只能睡一处三天,好容易回来了,人不过想一处睡几日,何苦要叫他不开怀。

    奔波了许多天,又遇上了那样多惊心动魄的事,总算得回来养一养神,一处睡便一处睡罢,左右也不会做什么。

    一面想着,她的眉眼便软了下来。

    顾延章满腹心思都放在旁边这人身上,一见她的面色,顿时便晓得了七八分,他知道今夜十有不会被赶下床了,登时把心放回了肚子里。

    他伸出手,把季清菱身下的枕头整了整,道:“都三更鼓了,早点歇下,明日我叫你起来习武。”

    季清菱面色一僵。

    从前她一直坚持得很好,可自前一阵子忙着整那十多册书卷,从白天到夜晚,所有时间都花在了书房里头,自然而然就忽视了其余的事情。

    练了好几年,虽然鞭法肯定是没有忘,只是习武这一桩,只要一天两天断了,手感便会差很多,更何况断了大半月,明日当真要检查起来,说不得,肯定会被教训。

    她心中忐忑,不由自主便往顾延章那一处挪了挪,小声道:“五哥……最近……雪大得紧……”

    顾延章侧头看她,认真道:“外头有檐台,还有一处小亭子,不行便在门口屋檐下,总不至于有东西遮着,地上也有雪罢?”

    季清菱轻轻咳了一声,老老实实地道:“实是我没有练……忙其余的事情去了。”

    顾延章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他想了想,问道:“是帮我整那些书册吗?”

    季清菱不答话。

    顾延章哪里还有不晓得。

    他心中又酸又软,凑过头去,轻声道:“清菱。”

    季清菱低低“嗯”了一声。

    “叫我抱一抱你。”

    他一面说,一面伸出手去,把那一个小姑娘搂在了怀里。

    “明日我同你一起习武,等我回来,日日同你练鞭子。”他一面说着,一面轻轻拍着季清菱的背,道,“我盯着你,你就老实了。”

    季清菱有些不服,只道:“我一直都很老实……”

    “我家清菱最老实,只是心里头只操心我,不晓得照顾自己……所以……都是我不老实。”

    顾延章笑着道。

    季清菱怎么会不知道他这是在取笑自己。

    她嗔怪地瞥了他一眼。

    顾延章低低一笑,把枕头挪了挪,方便季清菱将头搭着,又道:“早些睡了,明日我喊你起来,一齐习武。”

    此时早交过三更,两人窝在一处,实是十分暖和,下头被褥是新的,又软又松,躺下去,当真是睡在棉花上头。

    季清菱刚开始还想再说两句话,张开嘴,却是打了个哈欠,竟是眯着眼睛睡着了。

    顾延章见她睡了,侧着头看了许久怀里人的睡颜,数了半夜的睫毛,等到油灯烧到尽了,没有人去剪灯芯,终于跌到油里,一下熄灭了,他才在季清菱唇上轻轻印下一个吻,心满意足地睡去。就爱中文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