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绝望
    92“这是州中拟的请功折,待那顾家产业清点完毕,便要发去中书门下。”

    坐在家中宽大的交椅上,郑显的口气里竟然带了淡淡的同情,叹道:“以万贯家财做功,那顾五,一个官身是十拿九稳了……”

    顾平忠放下手中的文书,额上、脸上已是渗出了薄薄一层汗。

    他并不蠢。

    郑显叫他今夜接近宵禁的时候过来。如果说刚开始他还抱有两分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如今也早已烟消云散了。

    他到了此处,听郑显详细地把那顾五如何逃脱定姚山的经过说了,并后续如何攀上陈灏、杨奎,还给自己看了请功折,那态度,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温和。

    自从巴上这一位押司,自己何曾得过这般好脸色。

    “你家中,好似还有一个儿子?”

    郑显左手托着茶盏,右手扶着茶盏盖,仿佛是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顾平忠心中“突”的一声,如霹雳惊弦,震得他从头皮到舌尖,都是麻的。

    他脚一软,登时跪倒在地,惊道:“押司!小人在灵州城内还有窖金五百金!只求押司高抬贵手!给小人一条……”

    他话才说到一半,嘴便被一双大手紧紧捂住了——原来方才还静静地立在一旁的两个衙中差役,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走上前来,一人捂着他的嘴,一人扭着他的手,把他反手押起来。

    顾平忠嘴里不住“呜呜”地叫,手脚并用,拼死挣扎,眼里眼屎、眼泪并流,一双已是长出了肥肉的腿脚更是四处乱蹬。然而擒拿住他的都是衙中极为魁梧的差人,捏着他,就如同抓一只弱鸡一般,连松都不松一下。

    郑显叹着气,站起身来,掏出一张帕子,蹲下身去,给顾平忠细细地擦了一回眼泪,叹道:“走也走得体面点,不要闹得大家都难看罢……”

    顾平忠喉咙里发出呜鸣,脸色涨得通红,眼中眼泪更是不要钱一般往下流,双眼瞪出,面色十分狰狞。

    “放心去罢,也不算是白死了,本官会给你留一条香火的。”

    把上头沾了鼻涕、眼屎并眼泪的帕子扔在地上,郑显刚要站起身来,却突然闻到下头传来一股尿骚味。

    他低头一看,却见顾平忠胯下的地板处,一条水流正往外蜿蜒,在蜡烛亮光的照映下,还反着光。

    嫌恶地掩住口鼻,郑显连忙摆了摆右手,示意两个亲信赶紧将这人拖出去处理掉。

    等人走了,他才打铃叫下人过来收拾地上的残局。

    “果然商人鄙贱粗鲁,临到死了,都不要体面……”

    他扇了扇鼻子,径直走了出去。

    趁着天色没有全黑,赶紧去衙中,把宗卷库的文书都理一理才好。

    今夜一夜,明日一天,应当也能收拾得差不离了。

    一面想着,郑显终于松了口气。

    顾平忠死了,一切都好说,把罪责往他头上一推,那顾五大仇得报,想来不会再往下追究。

    只可惜了顾家的产业……

    不过有钱也要有命花,大把其余捞钱的地方,无谓的风险,还是不要冒的为好。

    他这一处了却一桩心事,而被拖出去的顾平忠,却是脖子,脸面都已经窒得铁青,他拼死乱蹭乱抖,一双眼睛里头尽是惊恐,哀求地看着旁边的两名差役。

    只要给他一个机会,给他说两句话,三百金,哪怕是三千金,他二话不说,都能把价钱开出来!

    郑显能给他们两多少,他顾平忠出百倍千倍!

    然而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捂在他口鼻之上的手刚放开,他便被连人带头地按进了水里。

    水冰冷刺骨,灌进了他的鼻口之中。

    顾平忠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他喉咙里咕噜咕噜的,心中除了绝望,只剩下对死亡的惶恐,昏过去之前的那一刹那,脑子里恍恍惚惚闪过一丝念头——

    明明死的该是顾五那厮,明明此刻他正该在坐在堂中,等着那小侄媳给自己行礼奉媳妇茶,还可顺手笑纳顾清峦挣下的财产才对!

    究竟是哪一处出了错!?

    西小院中,顾平忠临死前还挂念着的一对人,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桌前看书写字。

    耳听得外头更鼓交过二更,秋月轻手轻脚地走到季清菱身旁,扯了扯她的衣袖。

    季清菱这才醒过神来,她倾耳听了一下更鼓,知道此时已是不早了,便把笔搁下。

    探头看一看身旁,顾延章一篇文章正作到一半,凝神静气,笔不停歇,眼看是文思正好的模样。

    季清菱自己也常作文章,自然知道此时只要一口文气被打断,晚些再难续得从前那般好,她也不出声,只悄悄起了身,同秋月一起小步出了书房。

    回到房中洗洗漱漱,花的时间也不短,秋月在旁边帮着用干帕子给季清菱擦干头发,边用烘笼烘着,边道:“真想少爷这一趟回来,便不要走了。”

    季清菱半靠在小隔间的榻上,仰着头给她擦头发,笑问道:“这又是怎么个说法?”

    秋月口气里尽是管事的味道,道:“平日里少爷不在家,姑娘日日都那样晚才睡,昨日一回来,一到二更,不消我催,你便老老实实回来休息了!”

    季清菱直想笑,被她说得连睡意都淡了几分。

    五哥在家,她确实作息要正常许多。

    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夜晚读写容易静心,如果前一阵子五哥在,自己像这两日一般被盯着早睡晚起,还要日日跑去挥鞭练武,那十多册书估计再过上一个月也整理不出来。

    不过五哥在家,自然是更好,两人在一处了,心都要安定几分。

    饶是秋月手脚快,等到擦干头发,又梳得顺了,样样都收拾好,也是快到了三更天。

    她给季清菱把腰带系好,抬眼看了看,笑道:“姑娘长得真快,五六月前做的里衫,如今就有些短了。”

    一面说着,她在前头开路,引着季清菱回了卧房的内厢,不想却见秋爽站在门边。

    “今日明明是我值夜,你倒抢起我的活来了!”秋月笑着打趣道。

    秋爽一脸古怪,朝着房内使了个眼色。

    秋月抬头一看,内厢原该只叠着被褥的床上,如今竟躺靠着一个人,对方目光灼灼,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身旁。就爱中文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 xuan1 复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