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得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平忠能从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穷小子,混迹到如今的身家,虽是碍于眼界过低,许多事情抓不到背后的脉络,也无法总揽全局,又因着本身品性低劣,为人做事总爱耍阴谋诡计,是以只能做个富商,难以成巨贾,但本身的眼力是在的。

    他见了场中行状,知道自己再如何,也是逃脱不掉,索性把血一口咽下,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对着郑显道:“押司先请见谅,这样多银钱,且容小人先去筹措……”他见郑显面色不对,忙再咬一咬牙,“且给小人两天时间,自将献银送至州衙!”

    郑显面色稍霁,转头看向顾延章,问道:“五郎意下如何?”

    “在下只是献产,待办完转献之事,便要押运辎重再去阵前,其余诸事,自有衙中差官做主,却不是在下多言的。”顾延章云淡风轻,仿佛此事当真同他毫无关系一般。

    顾平忠看他那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简直恨不得上去把他的嘴撕烂,然而当着郑显的面,他不但毫无办法,还得强颜欢笑,道:“是小人准备不周了,这便立时调遣银铜,绝不拖州中后腿。”

    顾延章既不往前走,也不往后退,只站在门口之处,冷冷看着顾平忠。

    被他那一双刀剑一般的眼睛盯着,顾平忠简直是站坐不安,他好几次想邀一下座,可屡屡刚要开口,就见到郑显时不时转头看一眼顾延章的动作,只得又闭了嘴。

    好在顾延章并没有一心在此待太久,他站了一会,突然对郑显道:“押司,既是他要筹措银钱,我便不在此耽搁了,省得两日之后,若是误了时辰,被人将罪责推到在下头上,那当真是担待不起了。”

    郑显登时松了口气。

    他十分不愿多留,也不想顾延章同顾平忠多谈,生怕那顾平忠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幸好两人之间已成水火不容之态,连话都互不相通。

    他笑一笑,道:“哪有此事!不过既是要走,便一齐走罢,不耽搁顾家大老爷筹措银铜了。”

    一面说,一面转身同顾延章一并出了门。

    顾平忠还想要送,却见对面顾延章掉转过身,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自己,把他钉在了原地,连脚都迈不开了。

    一走出亭衣巷,顾延章仿佛全身都为之一松,他转过头,对着郑显道:“押司,算上今日,在下此回在延州城仅有四日停留……”

    郑显脑子里都是如何处置顾平忠,突然听得他如此说话,不由得一愣,好半晌都反应不过来。

    顾延章却是继续道:“今日在宗卷库中,小子倒是帮不上什么忙……”

    他拿眼睛看一看郑显,咳了咳,道:“即是如此,明日……还请押司帮着同各位户曹官人们说一声,在下便不去衙中了,家中还有许多事务待要打理,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劳烦衙中再遣人来叫一声,还请诸位见谅则个……”

    郑显正要说话,见到对面那少年一副不尴不尬的样子,脑中猛地一悟,顿时醒了过来,哈哈道:“倒是忘了,今日竟是叫他们把你拖了过来,不想你多日不曾在家,难得归来,小夫妻正是依依不舍的时候!”

    他一面说,一面身心舒畅,顿时觉得眼前这害得自己破财又遭灾的小子都顺眼了两分。

    甚好,他不在宗卷库,那许多事情,做起来便更方便了!

    郑显呵呵一笑,指着一旁的马儿,道:“还等什么,你先走罢,明日再遣人将这畜生送回衙门便是!”

    顾延章拱一拱手,道了一会谢,又辞一回别,果然半点都不耽搁,翻身上马,立时便走了。

    郑显看着他转过街角,面上笑意慢慢收敛起来,朝着旁边的一个差役挥了挥手,对他耳边嘱咐了两句,那差役转头便重新回了顾宅。

    而在街头的拐角处,刚刚转过弯的顾延章,却是拉住了缰绳。

    他把马儿拴在一旁的矮树上,自己则是回头走了几步,站在墙角,从一处死角往回看。

    见到那差役得了郑显的吩咐,重新走回顾宅之后,他又等了片刻,直到那差役重新走了出来,才回到树旁,重新松开马绳,翻身上马,径直回家了。

    办妥大事,顾延章心情甚是舒畅,又想到马上能回家见家中那一位,更是觉得连身子都轻了。

    正路过平戎街,无意间扫到街上几间铺子里头尽是挂着一排排的灯笼,或是走马,或是盘龙,或是画凤,或是成花,他这才忽然想起上元节就在眼前,可算算时日,自家当时正在押运辎重途中,却是无法陪在家。

    他心念一动,立时停了马,找一间看起来铺面最大的,进去转了一圈,只觉得里头盏盏灯都粗糙,十分不堪配家中人,索性招来小二,自买了糊纸、浆糊、竹骨等物。

    顾延章手里提着一包杂物,怀中放着一张婚书,心中想一回这个图,想一回那个书,一时甜蜜,一时高兴,明明一个高大英武的少年郎,心中竟然生出了几分小鹿乱撞的感觉。

    他脚下不住催着马,明明不过是小半个时辰的路,却是走得心都焦了。

    等到了家中,将手里包袱朝来接应的松节一扔,顾延章看一看时辰,三步并两步,直朝中堂而去。

    果然,中堂里头双门大开,当中摆着一张大桌,上置碗筷,又有一盏豆大的油灯晃晃悠悠地燃着,而坐在桌边的那一个小姑娘,正手肘撑在桌子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拿一本书,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一处。

    顾延章擦一擦手心的汗,轻轻踏进门,喊道:“清菱。”

    季清菱转过头。

    她的神情又灵动又可爱,还带着笑,脆生生了应了一句之后,半是抱怨半是俏皮地道:“五哥今日回来得好晚,菜都要凉啦!”

    顾延章只觉得一颗心扑通扑通的,欢喜得几乎要跳将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把怀中纸页取了出来,仿佛献宝一般,托到季清菱面前,道:“清菱,今日,我把婚书拿了……”

    而此时此刻,顾平忠正站在郑显的书房里头,口中急道:“押司,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