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无措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平忠怕什么?

    门外聚集着那样多的民众,时不时在外头嚎哭怒骂,把他祖宗八辈都问候到了,这还不算,今日已经第三次泼粪泼尿了。

    可他半点都不慌。

    有甚好慌的?

    几个愚民而已,骂便骂,泼粪便泼粪,自家只是懒得跟他们计较,不愿引发冲突,叫官府出面而已,不然家中蓄养的那些个健仆难道都是摆看的?!

    钱已是捞到了手,骂便叫他们骂几句,若是当真拿自己有办法,他们还会聚在此处,除却嚎哭,一丝有用的事情都做不出来吗?!

    会咬人的狗不叫,叫得大声的,牙齿爪子都是软的。

    是以外头已经闹得沸反盈天,他顾平忠依旧还能安坐在内,泡着茶,熏着香,踩着地龙,舒舒服服地享福。

    而外头那一群,则是顶着寒风,饿着肚子哭嚎。

    等过了这一阵风头,他们难道还能日日围在此处吗?

    一群穷酸!干晓得哭,还有银钱吃饭吗?

    喝西北风去罢!!

    从头到尾,顾平忠怕的只是官府而已。

    商人怕官,理所当然。

    只有官府才能夺他的财,取他的命。

    然而此时此刻,顾平忠半点不放在心上的一个小子,居然同他最怕的官府中人站在了一处。

    顾平忠商海浮沉数十年,察言观色的功夫何等厉害,对面那小子同郑显站得那样近,两人并行而前,差役跟在后头。

    顾五同郑显是平起平坐的关系!

    到底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这小子怎的同郑押司扯上了关系??

    自己从前喂给押司的那些钱,难道都喂狗了吗?!

    顾平忠站在原地半日,脑中乱纷纷的,一时竟忘了上前行礼。

    然而郑显却是半点都没有理会他的无礼,而是一马当先,上前几步,对着顾平忠道:“顾大,今日我同顾五郎过来,是向你索要当日顾清峦留在此处的纹银并收息。”

    顾平忠终于回过神来,惊问道:“顾清峦?纹银并收息??”

    郑显点了点头,道:“顾五郎为国献产,将家中商铺三百余处、田地七百余顷、纹银五千余,尽数献于州中,用于阵前,其中纹银五千余,另有生意收息一百三十万贯,俱是暂存你处,此回我奉了郑通判之命,同其来取。”

    听到前面一半,顾平忠已是毛骨悚然。

    屋中设有地龙,便是只着一件单衫,也不会觉得冷,可他却有种从头到脚都冷得发抖的错觉。

    千防万防,没有防到那厮这一手!

    为国献产……

    怨不得昨日那媳妇砸钱砸得那样蛮狠,原来是这做丈夫的带的!!

    顾清峦,你知道你养的这个败家仔,要把你顾家的家业全给祸害光了吗?!?!

    小子生来富贵,不知道穷苦日子难过,把祖先的心血就这般肆意糟蹋!也不怕夜半鬼来敲门吗?!

    可他是怎样攀上的郑通判??

    顾延章,此时正该在定姚山才对!

    还有顾大!

    顾大领了自己的命去找孙践,他跟着自己许多年,忠心耿耿,又知自己心意,定不会把差事办砸。算算时日,便是大雪封山,他这两日也该回延州复命了。

    可此时该回来的没有回来,该在走黄泉路的,却又突然钻了出来!

    究竟是哪一处出了毛病??

    自己设下的明明是天罗地网,他是从哪里逃出去的??

    顾平忠脑子里各色念头翻来覆去,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便听到郑显后头半句。

    纹银?收息??

    顾平忠只想放声大笑。

    他觉得自己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事。

    是自己疯了,还是对面这些人疯了?!

    纹银五千余,收息一百三十万贯??

    他们到底晓不晓得这是多大一笔钱财?

    当日他的确是带着顾清峦商线当中的现货现钱,可就算全部折成铜钱,也不过六七十万贯而已,哪里来的一百三十万贯?

    那纹银五千余又是怎的回事??

    五千纹银,堆起来都要成山了!他顾平忠做了这许多年生意,卖高买低,囤积居奇,还要填上从前吞的顾清峦的家产,才能堪堪凑够这笔数!

    顾清峦留在他处的纹银五千?!他怎的全然不知道??

    顾平忠抓着椅子的把手,偏过头去。

    顾延章站在对面,面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在冷笑,还是在嘲讽——

    说不啊,说没有啊,正在此处等着你说呢!

    再往后看,七八个手持大刀的差役正虎视眈眈,似乎当真正等着自己回话。

    这当口,顾平忠毫不怀疑,只要自己一个“不”字,一个“没有”说出口,那一群差役便会化作虎狼,群扑而上。

    是没有,是骗人的,可自己又能怎么办??

    衙门说有,难道自己敢说没有吗??!!

    没等他说话,郑显已是又意味深长地道:“顾大,你这一注财瞒得好严实啊,阵前的杨平章、陈钤辖已是都知道此事了,正盯着要用呢,你放在何处,赶紧取出来罢!”

    杨平章……

    陈钤辖……

    眼见一个又一个的高官名字从郑显口中念出来,都是自己这辈子想都没有想过可以与其挂上关系的,顾平忠已是脑中一片空白,半点回应都不会做了。

    他看着郑显那阴测测的表情,心中暗暗叫苦。

    这一时,再去想那等平章、钤辖、通判又有何用,眼前这一个押司,自家便应付不过来了……

    当日承诺将顾家上下家产都全数舍与郑显,换他去给二弟传一句话,其实那除却真的要传一句话,也是讨他一个首肯,不落井下石,小小看顾自己的意思。

    郑显点了头,便是契约达成,只要顾家家产到位,只要自己后续不出什么闪失,顾家就不会从衙门处惹什么大问题。

    可现下这顾家家产都给了阵前,自己又拿什么来兑现?!

    本想着有顾家那一门上下的钱财开路,那郑显还要靠着自己的名头,才能把那一注滔天富贵得到手,为着这个,无论如何他也会顾念几分,保住自己,可如今……

    顾平忠刚要张口,只觉得胸口一阵剧痛,接着气海翻腾,似是什么东西从下而上直涌。

    他下意识地吞了口口水,喉咙又腥又甜,竟是方才一口老血呕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