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民愤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郑显怕的不是被顾平忠供出来自己更改文书,收受贿赂——这几项罪名,只要运作得好,最多也就落个免职而已,若是应对得当,说不定只要被降个职级就能对付过去——他怕的是顾延章不依不饶,将此事闹得大了,捅到杨奎面前。

    自己最近这一阵子,确实是有些太得意忘形了。

    其余的那些个且不说,光是调用州库银绢这事,如果被查出来,都已经够喝一壶的。

    挪动的数额如此之大,如果给杨奎知晓了,自己焉有命在!

    本以为姓杨的在阵前与北蛮大战,没有两三个月,是回不来的,还多的是时间给自己收拾收尾,谁晓得竟突然冒出这个掀桌砸席的小子!

    郑显迎上了顾延章的眼睛,做一副关切的模样,道:“少年郎好志气,只那顾平礼已被判了决不待时的死罪,你这大仇,也算得报了一半罢?”

    顾延章冷声道:“还有一恶主逍遥法外,正拿着我家的钱财作耍!”说完这话,他顿了顿,似是才反应过来一般,转向郑显道,“小子性直,叫押司见笑了。”

    郑显呵呵一笑,摆了摆手,道:“何出此言,若不是那顾平忠确属谋财害命,你又如何会这般以直报怨,平章又如何会属意彻查!终究还是罪有应得!”

    顾延章脸上尽是感激,道:“押司公正,此番全要靠诸位公差,才能帮着小人出一口恶气了。”

    两人骑在马上,一左一右,一路走,一路聊了起来。

    彼此戏唱得都好,你甩一甩水袖,我定一定身形,倒叫这一台“将相和”演得有模有样的。

    越聊得多,郑显心中就越是心中暗凛。

    文武全才、能屈能伸不说,还半点文人的架子都没有,明明在杨奎、陈灏两人面前都靠着献产得了脸,只要不出意外,待得向朝廷请过功,一个官身是妥妥的,可对着自己一个小吏,说话行事依旧是滴水不漏……

    这哪里像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子!

    这样的人,顾平忠竟敢当做寻常的猫儿狗儿来打发!

    也是死得不冤了!

    郑显收敛了心神,越发小心应对起来。

    骑着马,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便到了亭衣巷,还未进到巷中,便见巷口二三十名闲汉聚在那处,对着里头指指点点。

    顾延章与郑显对视了一眼,均是有些狐疑,两人翻身下马,排开人群走了进去,远远便瞧见数十人正披麻戴孝地围在顾宅前门处,或哭或闹,行状十分可怖。

    一个老妇拍着顾家的大门,嚎道:“顾大贼!你不得好死!你逃过了衙门,逃不过老天的眼!!你赔我儿子命来!!!”

    又有人喊道:“顾大贼装死呢!”

    一面喊着,后头有几人扛着两桶东西走了上去,一面叫道:“让开让开。”

    一见到那两个桶,原本围着大门的哀者们纷纷躲开来,那老妇也赶忙擦擦眼泪,几个快步往后跑。

    “来了来了!”

    看到那两个大桶,站在巷口处围着的人顿时躁动起来,人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那几人扛着东西,在顾平忠家门口喊道:“顾贼,你开不开门!”

    里面一片寂静。

    似乎是早早就料到了这样的情况,那几人也不多话,后退几步,口中喊着号子,“一二三”之后,一齐把那两个大桶中的东西朝着大门一泼。

    “哗啦”两声,黑黑黄黄的东西溅了一门一地,把顾家的大门糊得满满的——竟全是粪溺之物,半粘半贴着大门,滴滴答答,黏黏糊糊的,慢慢地往下流。

    那景象简直恶心得一塌糊涂,虽然离得远,郑显还是一个反胃,差点便要吐了出来。

    泼过粪,那几人把桶随手一扔,便逃也似的窜下了台阶。

    门口围着的苦主们仿佛了结了一桩大事一般,纷纷收拾铺盖,一面哭,一面互相扶着各自散了。

    巷口处看戏的闲汉们喝了一阵彩,这才心满意足地跟着骂将起来,诸人转过身,正要各自回家,却见到一旁牵着马,穿着官服的郑显,忙往外让了让,噤了声。

    郑显面色有些泛青。

    昨日他不在公堂之中,所有话都是听人转述,虽然知道这顾平忠当堂被那季家女子扇了一巴掌,还被骂得狗血淋头,引民意而击之,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事情竟是到了这个景况。

    被人围而堵门不算,竟然还被泼粪。

    看这些闲汉的模样,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顾平忠的名声完了……

    直到此时,郑显才真正意识到昨日那季家女儿在堂上究竟做了甚事。

    他咽了口口水,转头看着顾延章,心中竟有些发憷。

    好手段……

    这小子一家都不是什么好货!

    顾延章却是气定神闲地回了他一个颔首,道:“押司且看,这便是恶人的报应!”

    郑显干巴巴地笑了笑,回首看了一眼,见差役们都跟上来了,才道:“咱们转往后门去罢,瞧这模样,大门是进不去了。”

    到了后门,自有差役上前亮明身份喊门。

    过了足足一刻钟,后门才开了一个缝隙,见到外头当真是衙门的官差之后,顾宅的下人才敢把门开了,将众人让了进去。

    顾平忠接了下人的通禀,早早坐在了正堂,心中正猜测这一回官差来此的用意,想到方才下人来回,说带头的是郑押司,又多少放下两分心来。

    往日喂得这样饱,如今至少会顾念几分香火情,是郑显来,总好过是其他人来。

    一面想着,等抬起头,就见一行人进了堂。

    顾平忠站起身来,正要招呼,却见一人站在郑显身旁,眉目含锋,眼神似刀,其中仿佛燃着熊熊烈焰,直要把自己烧成灰烬。

    那一张脸……

    是顾延章!

    竟是顾延章!!

    他不是早该死在定姚山了吗?!

    顾平忠心中狂跳,不由自主地扶住了椅子的把手,一时之间,几乎再站不稳了。

    这厮居然还活着!还把衙门的差役带上门来了!

    他想作甚?!他要作甚?!

    ++++++++++

    亲们,说话算话,九月(包括今年整年)作者君都不求月票,没有月票加更,大写加粗,一定要看到这一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