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惊觉
    与从古至今的许多胥吏一般,郑显也是子承父业。

    在延州州衙之中做了几十年的老吏,又侥幸逃过了北蛮的灭城屠戮之后,到了如今,从衙前寻到衙后,当真是找不出半个比他资历还深的。

    作为州府中的押司,郑显虽然不能像寻常县衙里的押司一般,把持政事,将知县、主簿都耍得团团转毕竟能做到一州长官,再如何,也会有几分能耐,是以他多少还要顾忌一下头的知州、通判、录事参军等等高官可对普通的小官小吏,下头的平民,他已是动动手指,就能叫对方栽个跟头。

    延州城复之后,州衙重构,许多差役都是他来主持招募的,自然得以亲手塞进了不少爪牙,靠着从到下的势力,他的日子过得比起从前更是滋润了。

    原先杨奎还在之时,郑显还要收敛手脚,现下杨奎不在了,他便趁机多揽钱物。延州乃是大州,里头数不尽的来钱的地方,无论是服役、差事、刑狱,处处都能榨出不少油水来,更何况还有那些“无主”产业。

    打发走替想要捞自家当街打死人儿子的事主传话的小吏,郑显看了看桌堆积的文书,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

    不过是两百贯,就要死要活的了,这还是延州城中的富户。果然比起那些个商贾,小民的底子还是太弱了。

    正想着,门外突然匆匆走进了一个人来。

    郑显抬头一看,是户曹司的长官。

    “押司!”对方三步并两步,跨到了桌前,急急道,“不知押司还有无印象,个月,你我二人改了一批无主产业,其中有西亭街、党庄巷、秀园之中几间卖胭脂、布帛的铺子!”

    自家经手的事,郑显如何会不记得。更何况那几间铺子都是旺铺,本是原延州奢豪顾清峦的家产,后来自己居中设法,将其人部分产业转挂在顾平忠名下,这几处,就是顾平忠给自己的“酬劳”当中的一小部分。

    当时为了不叫人瞧出问题,他还特意把那铺子挂在了妻弟名下。

    此时听得这户曹官一说,他已是觉出不妙,连忙坐直了身子,问道:“出了什么事?”

    “早间衙中来了一个姓顾的,乃是原来延州城中顾清峦的遗子,他同杨平章说了,要将全数家产献与州中,用于阵前,如今户曹司下下忙作一团,正在核查旧档,要将宗卷库中顾清峦的产业全数清点出来,再做转献。”三言两语,户曹官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又道,“那小子吃醉了酒,方才来同我闲话,说是有许多往日在他家名下的产业,如今尽数换了主,也不认识是谁,还特意把这几处点了出来,因有两处正是我与押司经办,赶忙先来通福一声!”

    顾清峦的遗子?

    那不是当日顾平忠信誓旦旦,已经处理干净的小子吗?如今正该在定姚山中服夫役才对!

    入了孙践的手,别说想要爬出来,想多喘口气都不可能,他这是怎的回事,棺材板竟压不住吗?!

    “那小子是不是叫顾延章?!”郑显再也坐不住,“腾”地站了起来,急急追问道。

    户曹官一愣,一时没有想到郑显居然认识那人,过了一会,才连忙点头道:“正是顾延章!”

    居然当真是他!

    昨日郑霖叫人来开了那顾延章的免役书,他是半点也不担心。落到孙践手里到今日,早有一二十天,死得快的,身子都已经过了尸僵,要免役书又有何用。

    谁成想,这人竟又跑了出来!

    郑显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以手做拳,狠狠地捶在了木桌之,震得整个桌子都抖了几抖。

    好个顾平忠!

    居然欺到自家头来了!

    篡改产业,民吏勾结,最多就是丢个职而已,只要自己好生运作一番,过得一两年,等风头过去了,再回来也是简单,并不算多大麻烦。

    可怕的是,这小子在杨奎面前过了眼。

    只要给他一个机会,难道会不在杨奎面前透露一二吗?若是叫杨奎知晓了,肯定会顺藤摸瓜,一查再查。查来查去,要说会查不到自家原来做的鬼祟头,才是有鬼!

    他郑显,做得可不仅仅是这些个小事!

    这人是如何攀杨奎的?!

    一个在定姚山里头做苦役,一个在阵前指挥,中间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出身,那顾延章一个商户小儿,若是没有因缘,便是想要接近营帐都做不到,又是如何攀的杨奎?!

    叫杨奎查出来那些个旧事,他郑显焉还有命在!

    为今之计,旁的无暇他顾,先把首尾收拾干净了要紧。

    郑显一双眼睛鼓得似蛤蟆,太阳穴突突地跳。

    可惜知道得太晚了!

    若是一早就得知,先把那顾延章支到一边,把痕迹给抹干净了,哪里还会这样手忙脚乱!

    也是凑巧,今日一早,徐达与顾延章等人便取了文书,来州衙之中奏报。这一回陈灏所要的绢酒、辎重数目甚多,光是征召的民伕都要百,因要送到阵前,还得抽调二百兵士护送。

    郑显月从州库中拨转了些库银出去放数,这一回徐达来得突然,他一时半会收拢不回来,是以从一大早接到了官的吩咐,便忙忙下,查阅各县各库留存,好确保能按时将这笔数给凑出来,等事情办妥了,刚歇了下来,又遇小吏来为几个人传话,暂时还来不及知道顾平忠许诺的顾清峦家产,如今已经全数易主,归了阵前的事情。

    想到当日顾平忠在自家面前说的那些个话,郑显简直想要把他碎尸万段。

    什么叫只会打架斗殴,其余全无能耐!

    他想了想,按下心中的怒火,尽量心平气和地问道:“按如今的进度,你们要查核到甚时才能清点完毕?”

    户曹官算了算,回道:“至少还要两日。”

    郑显点了点头,道:“找个理由把那小子支走,今夜叫户曹中管印的留下来,再叫几个人,把原来那几批田契、地契都先改了。”

    户曹官一口答应了下来,道:“只是夜间值夜的差役那边?”

    郑显道:“我自会安排。”

    实在不行,惹急了他,就一把火烧了宗卷库,看那顾延章还如何翻旧账!

    两人正在商量夜间行事,忽然外头来了一个小吏,进得门来,他走到桌前,道:“押司,通判有要紧事,叫你速速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