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憎恶
    听得张户曹这样说,顾延章心中顿时便有了谱,他有心要多问,因一路同行,早知道这人性情谨慎,方才那一句提醒,已经是对方最大的善意了,再多谈下去,要引人起疑心不说,也不会得到什么答案。

    他笑一笑,岔开话题,另找两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说了,才走到一边去。

    人会骗人,口舌能伪装,可文书并不能。

    顾延章特意携带在身上那些个产业单子,俱是不惹眼,却又十分容易得利的,无论是卖是赁,还是自己经营,都十分便宜,如今翻寻库架,皆已易主。

    挂在谁人的名头之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人后头是谁,这事又是谁干的。

    能将这些产业挑出来的人选,除了顾平忠,再不做第二人作想。可他一个商户,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有主产业换主,说是痴人说梦,都是给面子了。

    没有旁人的提携助力,他恐怕便是窜上天去,也动不了。

    刚到延州城之时,不仅顾平忠试探过顾延章,顾延章也打听过顾平忠。

    顾平忠试探顾延章,只能观其行、听其言,看其行李、算其服色,毕竟顾延章已经不在延州久矣,随身带的仆役也俱是些卖断身契的外地生人,无人可问,也无交际可查。

    可他自己却不同。

    自延州收复始,顾平忠便入了城,买地买宅,置产夺业,有了不小的家当与势力,枝脉颇广。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这叫他想要算计顾延章时可以轻而易举地用上各种人力物力,可也叫顾延章想要打听他的时候,事半功倍。

    顾延章打听顾平忠,用的是笨办法,他直接叫一个小杂役守在亭衣巷的巷口,数着顾宅每日进出的外姓人家数量,又看顾平忠府上每日来往的是什么府邸的马车,哪一户的下人,还把松香松节打发出去,时时尾随顾家的几个大管事、顾平忠本人出入,看他们拜访的是什么阶层的人家。

    当时,他并不完全确定这一位族叔对自己抱有多大的恶意,只是为了估算一下对方的势力才做了这一手准备,然而此时此刻,这看似并无大用的一着,却恰巧派上了用场。

    松香等人查探回来的结果,顾平忠的交际圈中,除了城内富商、地主,并没有什么达官显贵,能攀附上的,也就是几个胥吏而已。

    而他来往最密切的胥吏之中,便有这一个名唤郑显的押司。

    原还不觉得,当从宗卷架子上翻出来那些文书之后,这位郑押司,即刻就冒出了头,人如其名不说,那签得花枝招展一手字,叫人想忽视都忽视不掉。

    简直是为顾平忠夺产天造地设的人选。

    老于吏事、多年根植于州衙之中,欺上压下,哪怕还没有见着对方一面,顾延章已经能在脑中将那人的相貌给勾画出来。

    这样一个典型的奸吏,只要给出足够的利益,不要说只是帮着夺产,便是助力杀人,也是做得出来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