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碍眼(月票600+)
    顾延章的额头上便渗出了薄薄一层汗,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后背已经全湿了。

    清菱外柔内刚,性子极好,并不会因为自家把产业都丢出去而生气,可这却不是能遇事不商量,提前抓主意的理由。

    一会自己如实说了,她面上肯定不会有什么不高兴,可心里又会怎么想?

    就算有不高兴,为了不叫自己为难,她也只会默默压着。

    就像是如果清菱私下把两人的东西全卖了,而自己一直被瞒着,事后才被告知。

    不对,如果清菱全卖了,肯定有她的理由……

    况且卖了就卖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顾延章想了半日,举来举去,举不出一个合适的例子,总觉得无论自家小姑娘做什么,都是对的,肯定都有道理。

    可她这样做是对的,自己这样做就不对了!

    怎么办?

    要怎么说?

    肯定是瞒不住的,也绝对不能瞒。酿下错本是不得已,可之后若是刻意隐瞒,那就更不能原谅了!

    可是现在说,还是回去说,是今日说,还是明日说?

    好容易才见上面,不如明天再说?

    但是隔了一日,是不是不太好?好似一见面就坦白,才显得自己认错的心思诚意十足?

    顾延章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只觉得自己活了十多年,此时最为忐忑紧张,平日的果断多智,都已是被风刮去了天边,跑断腿也追不回来了。

    怕她心里不高兴,却不叫他知道。

    他有些心虚地看了季清菱一眼,却见对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竟是出了神的样子。

    “清菱?”他轻轻叫了一声,道,“咱们先回去罢,就要宵禁了。”

    季清菱“啊”了一声,神色不安地看了顾延章一眼。

    她也有些心虚。

    如果是到蓟县之后,她同顾延章二人共同赚下的钱财,便是全数提前献了出去,也不打紧,回来再同对方解释一下就够了。

    可那是顾家长辈留下来的产业,先不说她本人如今只是一个未曾过门的妻子,便是六礼都过完了,名正言顺了,也不好随意支配先人的遗产。

    五哥心疼自己,也许并不会多放在心上,也不会怪罪,可这到底不合适。

    情不得已不是借口。

    要不要一会好好道个歉,回家之后,写个通福,给顾家长辈们捎个信,也求个心安?

    可那通福要怎么写?

    如今衙门之上名都未登,六礼都未过完,还有家谱也未上。

    未来媳妇把产业献了?

    这第一印象似乎有些太糟糕了罢……

    她按下心中的不安,对顾延章点了点头,道:“走罢。”

    顾延章看一看天色,突然起了个心思,他转头对季清菱道:“我带你回去,骑马走得快,也好早些到家。”又道,“不是总嫌弃说从前蓟县的马匹不得力吗?这是军中的西马,跑起来便同腾云驾雾一样。”

    季清菱怔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从前在蓟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