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鼠窜
    季清菱收了推官的名帖,又得了对方一句“有甚事情不妥当的,叫人来府上寻你婶娘”,遂连忙郑重其事行礼道谢,这才辞别而去。

    她跟着带路的小吏走出后衙,一踏出门,便见外头天色阴沉沉的。

    小吏见她抬首看天,道:“小姑娘早些回家去罢,眼见要宵禁了,看天公这脸,又是要下大雪的模样。”

    今日这一个大案从早间审到下午,其中因缘闹得延州城内沸沸扬扬,季清菱在堂中的一番行事,也早已在州府衙门上下传遍。

    有情有义的小姑娘,还是个散财娘子,谁会不喜欢呢?

    小吏的语气甚是和气,态度也十分客气。

    季清菱笑一笑,道一声多谢,这才循着其人的指点往门外走去。

    今日在堂中的所为全是情非得已,如果有另一种选择,如果不是被顾平忠逼得忍无可忍,她也不想出这般风头。

    无论是好名还是恶名,比起人尽皆知,她都只愿安安静静,独居一隅。

    不过有舍便有得,这回算得上大获丰收了。

    顾平礼伏法,其人指使纵火,人证俱获,犯的乃是“决不待时”的死罪,不需等到秋末,便能在街市口上见到他与那黄发纵火妇人被处以极刑。

    而另一圆脸妇人意图纵火未遂,并有八名家丁意图掳人未遂,诸人或下狱、或流放,都已经不再成什么气候。

    那顾平忠,至少在近期之内,必然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

    除此之外,自家已是在州衙推官面前挂上了号,说不得还在郑霖面前也挂上了号,万一有了什么不好,拿个帖子上门去,多少也得个面子。

    总算是暂时安全了。

    况且还得了免役书,想来五哥要不了多久就能回来了,这一回应当能赶得上考州学了罢?

    元日已是过了,因纵火之事,都无心思过一过,眼见用不了多久就是人日了,多半赶不及回,不过算算时间,来回如果快马加鞭,说不定还能一起过个上元佳节!

    到时候要不要做盏花灯送与他?

    好似不对,此时花灯是要男子送给女子的。

    想到这里,季清菱不由得暗笑自己死板。

    有什么要紧的!谁说只有男子才能送女子,女子就不能送男子了?!

    况且好容易要回来了,五哥已是空耗了这样多备考的日子,有了空,还是一心温书的为好,自己做了送他,也不耽误工夫,两人一样的高兴。

    届时还能在院子里拉几条长绳,挂些灯谜,叫秋月、松香他们诸人一起来猜,准备点银啊铜啊花啊果啊的做彩头,再摆个席,给院中上下图个热闹。

    这一阵子大家都又紧张又焦心,终于得了个小胜,聚一处乐一回,好好开开心怀。

    再放他们一天出去逛罢,难得来了延州,全是宵禁,一回夜景都不得看,遇上上元节开禁,好好出去逛一回,也当没有白来了,反正过了年不出几个月,就又要去京城了,也不知道再回延州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