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调令(月票550+)
    季清菱是故意的。



    已是出了公堂,衙役便不能责她有碍衙门威严,这一巴掌打下去,只要不互殴起来,便不会有人来阻拦。



    顾平忠敢还手吗?



    蓦地挨了一巴掌,顾平忠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发疼的左脸,还未来得及说话,仪门内便有观审的人喊道:“打死他!!”



    这话一出,便似捅了蚂蜂窝,众人个个跟着喊道:“打死那个狗贼!”



    “莫要叫他污了公堂!!”



    衙役们连忙上前制止喧闹。



    一时有人在大门外叫道:“顾贼,有本事你不要出门!”



    民情激愤,顾平忠别说还手,连多走一步都不敢了。



    他站在原地,当真连衙门的仪门都不敢迈出。



    季清菱看着他,不由得冷笑。



    多行不义必自毙,说的就是这等人了。



    她并不是冤枉这贼子。



    虽然没有证据从前都是顾平忠兄弟二人指使放火,可客栈走火之事,面上是由顾平礼一人应下了,顾平忠又怎么可能清清白白。



    当夜虽然并无亡故,一样有许多人被烧伤,许多屋舍被毁,更有多少住客的积蓄毁于一旦。闪舞小说网www



    如果说是为了掳走自己,多的是其余办法,根本不需要放这一把大火。



    根子上就是恶的!



    “季娘子,这边请罢。”



    一名小吏在后头轻声叫道。



    季清菱厌恶地看了顾平忠一眼,懒得再理会他,转过身,跟着那小吏往后衙走去。



    她方才在衙上信誓旦旦地言说了要将产业、收息上交衙门,七个铺面,全是在南大街、平戎街,又有这大半年间的收息,便是郑霖看不上眼,衙中上下官吏又怎么会舍得下手。



    也不晓得最终落到百姓身上的,还能剩下多少



    不过献多少钱出去都无用,如今延州城内乍然一看井井有条,其实衙门上下却颇为混乱。那郑霖应该只适合做副手,统管大局,还是有许多欠缺。



    就像这一回,如果杨奎坐镇延州,恐怕那顾平忠也未必敢这样胆大,烧出这样一把火。



    杨奎收复延州,只来得及把架子搭起来,其后精力都放在了前阵,延州城中胥吏官员觑他不在,各自都忙着中饱私囊,如果不好生整顿一番,吃亏的都是百姓。



    季清菱心中叹息一声,暗暗摇了摇头,暂把此事放下。闪舞小说网www



    如今重要的是五哥的夫役。



    给这些胥吏官员发了这样大一注财,如果他们再没有什么表示,那便是不懂规矩了。



    果然,季清菱很快便被那小吏领进了后衙的一处屋舍内,里头坐着两个男子,一人乃是今日堂上的推官,另一人三十来岁,半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那推官见她进来,笑着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坐。”又问,“是季姑娘罢?”



    他顿了顿,道:“你自述已是嫁人,可衙中查册,你登记在册依旧是在室。”



    季清菱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是两家私下走了帖,也拜了堂本来我家夫君是要来衙门登名的,只他户籍才办回,还未领到,便被衙门征召去服役了,这便耽搁下来。”



    她这一副小姑娘的模样,看得对面的推官微微一笑,道:“你爹当年与我同城为官,我二人还在松月楼喝过许多次酒。”



    季清菱一愣,抬眼看了看对面那推官。



    约莫五十上下,同在堂上的威仪之态不同,此时此刻,便似一个普通的大伯一般。



    那推官态度极好,又道:“我已经同下头打过招呼了,你明日叫人把帖子拿来,他们会把那顾延章是叫这个名字罢?把那顾延章的户籍处理好了。”



    他亲和地道:“怎的想着嫁与一个商户?你爹如果尚在若是觉得不合适,我这一厢也可帮你想想办法。”



    季清菱抿了抿唇,微微一笑,道:“已是得了我娘做主,其人人品甚佳,心地甚好,多谢官人挂念了。”



    那推官见她如是说,便也不再纠结,转头对旁边那人道:“把那文书取来罢。”



    那人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去一旁的另一张桌案上,取了一张纸过来,递给推官。



    推官接过,复又看了一下,送到季清菱面前,笑道:“看看罢。”



    季清菱接过,只看了一会,眼睛便亮了起来。



    这是州衙开出的一份调令,上书将延州城内夫役某某人调回延州城州衙服役,其中某某人一栏尚是空白的。



    她抬起头,有些惊喜地道:“官人!”



    推官笑一笑,把那文书接了回来,提笔沾墨,对着一旁的名册,将顾延章的姓名、家状写了上去,这才吹一吹纸张上的半湿的墨,对着旁边那人道:“拿去隔壁用印罢。”



    该人果然收回文书,走了出去。



    不过片刻,他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张盖了州衙大印的调令,对那推官道:“明日一早,下官便令人送去定姚山罢。”



    推官点了点头,又对季清菱道:“州中已经查清,那顾延章确属被误征。只是免役文书送得甚慢,倒不如调令能走加急,我给你开一份调令,叫他也能早日回城,届时再开一回免役书罢。”



    季清菱连忙谢了又谢。



    推官又道:“天色不早了,你先回罢,至于那献产之事,暂不着急,待那原主回来再说罢。”



    到了此时,说句难听的,延州城内胥吏小官,但凡能分一杯羹的,盼顾延章回来的心情,比起季清菱,都未必会少多少。



    且不说延州后衙之中,季清菱用产业、收息换得了顾延章的调令,而另一处,调令中的那一人却在快马加鞭地赶路。



    顾延章同徐达并张户曹昼夜不停,一日只睡两三个时辰,一人三马往延州城飞驰。



    他以后进自称,每每到了一处,先行打点各项事务,无论衣食住行,均是安排得妥妥当当,何时出发,何时歇息,在何处用饭,在何处补给,半点不用同行二人操心。



    在无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谁都喜欢勤快的人,而勤快又有本事的,更招人待见。



    徐达与张户曹二人说是同顾延章一道回延州,其实三人的从属关系,十分微妙。按官职来说,顾延章是毋庸置疑的小子,要对两人毕恭毕敬,可按身份看,他才献出了一笔大财,二人都是为了帮着处理这事才回延州的,却是应当对他以礼相待。



    如今二人沾了一路的好处,等到了延州城门口的时候,顾延章突然叫了一声,道:“两位官人,延章有个不情之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