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舌战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娇术最新章节!

    那老妇一开口,便有其余人跟上,俱是一面哭,一面喊,有人骂老天瞎了眼,有人斥恶人黑透了心,有人哭自己好生生一家子天人永隔,有人闹女儿毁了脸一生孤苦无依,仪门外一片混乱。

    推官一拍惊堂木,喝道:“公堂之上,岂可喧哗!”

    外头的人众哭声渐低,却不曾停歇,而是转为了低泣,伴着飘雪,倒是更显得阴风恻恻的。

    堂上的郑霖有些恼火。

    愚民不可说与理,却能造成乱势。

    可律法岂是按舆论而判的!便是他有心想办,事涉纵火,要判死罪,还有朝中提刑司会来查阅宗卷复审,没有证据,怎么可能是那样轻易的!

    此案本来简单,有人纵火掳人,已是人赃俱获,只要好生判了,便能叫上下交口称赞,谁想会突然冒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流言。

    若是被衙门审案审出来的,办案之人顺藤摸瓜,拔掉一颗大毒瘤,乃是锄奸惩恶,一切都好说,可此时坊间已经传遍,推勘官却是半点痕迹都找不出来,叫他十分着恼。

    其实查不出来并不奇怪。

    从前的走水之事俱已过去太久,向来纵火之案,只要不是当场抓住,想要事后0找寻痕迹,都是几乎不可能的,毕竟大火一烧,所有证据都已经付之一炬。更何况到了如今,大部分原来已经被毁掉的屋舍早已重建,待要再行复原,根本就不可能。

    郑霖在判决书上签了字,又用了印,这才对着推官点了点头。

    这样一个案子,若不是开庭审,只要有半点不如外头百姓的意,他们都会鼓噪不堪。延州才复没多久,本就甚乱,一旦成了势头,杨奎在前线,自己坐镇衙门,一个监管不力是逃不掉的。

    既如此,倒不如叫那顾平忠自家来辩,也让百姓听一听,知道衙门已经尽了力,并非有意包庇。

    想到前日看到的审讯顾平忠的供词,郑霖就火从心起。

    一个小小的商贾,滑得同水里的鱼一般,半点错事都不沾,半点坏事都没做,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这是把衙门当猴耍罢?

    同住一个院子,又是一并长大的兄弟,那顾平礼的里正之职还是靠着他的银钱买来的,若是说他半点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鬼才相信。

    可偏生没有半点证据!

    等着日后罢!

    且不说郑霖这一厢跌着脸,一旁推官得了他的示意,便对顾平礼问道:“你犯下此等罪行,欲要掳良家之女回府,家中长兄是否知晓?你抽走家中仆妇家丁,家中长兄岂能毫无耳闻?”

    顾平礼摇了摇头,道:“我兄弟二人虽是同居一府,可彼此全不相干,我做的恶事,他是不知道的。”

    推官对堂下差役道:“宣顾平忠。”

    作为案情相关人员,顾平忠早早便被召到了州府衙门之中,推官一宣,他几乎是即刻便被带了上来。

    顾平忠才出现,外头立时是一阵骂声,他只眉头微微一皱,很快便平静下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上前半步,对着堂官行了一礼。

    站在一旁的季清菱见他这一番作态,心里微微一沉。

    不为外物所动,这样一个人,心性必定十分隐忍,叫他逃过了这一劫,将来还不晓得会惹出什么事来。

    她在这里看着顾平忠,却不知顾平忠也在一旁看着她,不同的是,双方的心情全然不同。

    季清菱是庆幸中带着淡淡的担忧,可泰半是来看戏,半点没有慌张。

    顾平忠是愤怒带着厌恨,还有隐隐的不忿,虽然他老谋深算,又做过许多狠事,手心早就辣得出火,却是第一次被对付得这样厉害。

    简直是损失惨重。

    不仅将顾清峦的明面上的身家都送了人,还赔上了一个得用的弟弟,差点把自己都陷了进去。

    如今虽然自家命是保住了,可在外头却已经名声扫地,因那些乱七八糟的流言,少不得还要碍了州府衙门的眼。

    一个商人得罪了当官的,以后日子还会好过吗?

    不晓得要花多少功夫,又丢多少钱进去,才能把局势稍微挽回一些。

    他瞟了季清菱一眼,眼神如同毒蛇一般,却又很快将目光收了回去。

    都是因为这个贱妇!

    暂且不着急,等先脱了困,日后有的是机会好生整治她。

    顾平忠还在想着,堂上推官已经开始说话,他开了两句场,便问道:“此案之中,纵火人邢氏所携的火折子、酒水、火油俱是出自你的铺子,你可有话要解释?”

    “商铺敞开大门对外做生意,只是买卖,至于客人买去做甚,却不是小人可以控制的。若是仅仅卖出火折子、酒水便要为纵火之事负责,如此这般,以后卖刀之人、卖棍之人岂不是再无营生?”

    顾平忠大声道。

    他从前便是从商铺中的货郎做起,在坊间历练出来,可谓口才了得,寥寥数语,便把自己撇清干净了。

    这话一出,堂上堂下顿时安静了几分。

    顾平忠眼中闪过一丝得意。

    郑霖希望借此机会撇清衙门,他顾平忠又何尝不是想借此机会撇清自己。

    他又看了一眼远远站着的季清菱,大声道:“小人知道,近来城中一直有许多荒谬之论,说小人为着钱财,指使恶人纵火!小人便在此处发下毒誓,若有此等行为,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推官皱了皱眉,正要喝止,叫他无关话语,不要在公堂之上言说,顾平忠已是继续道:“况且大家只道那几间卖砖瓦木料的铺面是小人所有,那间卖走水用具的铺子是小人经营,是以才怀疑小人为着钱物做此等丧心病狂之事,小人便直说了罢!”

    顾平忠转过身去,指着季清菱道:“那几间铺面虽是由小人代管,可却为这女子夫家所有,无论赚得一分一毫,都是他们的钱物,若是诸位要唾骂,不要寻错了人头!”

    这一声指摘,裹挟着浓浓的恶意,全是祸水东引,把责任全数推了出去。

    百姓本愚,听得这堂中的反转,顿时个个都将眼睛盯在了季清菱身上。

    被上百双眼睛恨恨地瞪着,季清菱丝毫无惧,也不似普通人一般遇上意外便不知所措,而是转过身去,坦然与顾平忠对视,回道:“请问顾家老爷,你说那几间铺面乃是我家夫君所有,可有凭证?”

    顾平忠冷冷一笑,道:“自然是有,上衙门一查契纸便知!”

    季清菱又道:“那我也有一事想要请教顾家老爷,名下有产,便不为四等户,名下有业,便不为三等户,你是知晓的罢?”

    不待顾平忠答话,季清菱已是继续道:“既是你说我家夫君名下有着这样多的产业,也知道他家中如今尚余一人,为何将他报上州中,去服夫役?”

    说完这一句,季清菱复又转过身去,对着堂上推官盈盈一拜,道:“好叫官人知晓,我家夫君今年虚岁十八,一门上下仅余他一个单丁,却被顾家二老爷上报州中,如今正在定姚山中服夫役!”

    她顿一顿,道:“为朝廷效力,义不容辞,可我也想请教顾老爷,既然你已知那些产业是我家夫君之物,你二人为叔侄,你是知晓他家中情况的,为何还会有夫役之事?又为何回到延州日久,我家却半分收息都未有得?”

    季清菱把话说得甚慢,又把声音提大,叫仪门外的人也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正愁没有办法将夫役之事扯出来,谁晓得竟得你在此帮忙!

    季清菱看了一眼顾平忠,简直想要真心诚意地说一声感谢!

    吃过一次痛,竟然还不上心,当真把自己当做被人吓一吓就说不出话的小姑娘,想在公堂之上,叫自家吃个哑巴亏吗?

    做梦去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