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认罪
    断断续续下了好几日的大雪,延州城里才放了两天晴,这日又开始飘起白絮来。

    刚过辰时,好不容易才清扫干净的延州州衙门前,又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花,虽是不如化雪时冷,却一样冻得叫人只想窝在屋中不愿意动弹。

    此时此刻,原本应该清静肃穆的衙门门前,已是塞得满满当当,往远处看,一路还有人朝这边赶。

    “小兄弟,今日判的可是那亭衣巷中顾家兄弟纵火案子?”

    一个妇人一路跑来,好容易缀到了人群后头,她拉了拉前边人的衣摆,问道。

    那人转过头来,正要说话,见得对面妇人打扮,吓了一跳,过了好一会才道:“正是,只不晓得会怎么判。”

    旁边便有人嗤笑一声,道:“还能怎么判,不是早说了那顾家老大使了大钱,买通了州中官吏,听说花了十万贯,还搭了八顷良田,只要保自己一条狗命!”

    有人便回道:“谁说不是呢,挣的这等人命钱,也不晓得夜晚他怕不怕冤死鬼来寻!”

    “怕个鸟!敢杀人放火,还怕甚么鬼?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么?”一人嘲讽地道,“只不晓得收买了哪一位,这衙门下,当真是黑得透了!”

    “怕也未必罢!今日既然开堂审案,若是还把那狗兄弟放过了,也不怕前头那些个人要闹事……”

    最靠近州衙门口的那一块地,数十个人披麻戴孝,静悄悄地站着,个个都瞪着那一扇仪门,似乎想要把它给瞪开。

    而刚刚才到的那一名妇人得了前头人的答话,道了一声谢,便开始往前挤。

    特意冒着大雪早早来此,就是为了站得近些,看个热闹,被人挤过来,前头的人众少不得要转过身骂几句,可这一回,人人见了那女子装束,俱是把骂人的话吞回肚子里,不仅如此,还不约而同地往旁边侧了侧,叫她更容易往前靠。

    围观人群众多,那女子过了好一会儿,才挤到最前头,她站到那几十个披麻戴孝的人群之中,便如同雪花没入了雪地,很快便混杂起来,再找不出来了。

    后头两排人这才窃窃私语起来。

    “造孽啊,这是哪一家的?看那身孝,莫不是才死了当家的”

    “谁晓得,那样多人进了火里出不来,光是回东大街就消了多少条人命?”

    “衙门说是十七人,哪里才止!我看西街那卖棺材的棺材脸,这一阵子都带着笑了!不晓得给他促成了多少生意!光是从我家门前过,数着都有七八轮出殡,好不可怜!”

    众人叹了一回,又有人道:“来人这样多,也不知道多少能进二门的。”

    “总归不是你!”旁人哂笑道。

    那人摸了摸鼻子,有些恼羞,待要骂将回去,却又因自家嘴巴笨,半晌不晓得该怎样回。好容易想到一句话,自觉十分合适,正要开口,忽听州衙里一阵升堂鼓声,接着前头的人纷纷鼓噪起来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衙门仪门一开,哪有人还在此处傻站着,个个开始往里头挤,那人一句骂人的话卡在嘴里,说也没地说,不说又难过,只觉得憋得慌。

    待得众人一窝蜂涌进仪门,二门也适时地开了,里头衙役、弓手分做两队,持水火棍、大刀立在左右两排。

    按着往日的规矩,开堂审案,会放入三十名士绅并十名百姓入二门旁听,早有衙役在外头验看了众人文牒,放了四十人进门。

    而这四十人中,有零星四五人戴着半孝。

    这一回审的乃是纵火掳人之案,虽是没有死人,却烧伤了十余个,又因涉及纵火,已是特大的要案了,是以今日审案的乃是延州州衙的推官,而通判郑霖则是坐于一旁监审。

    几名官员坐定,衙役一面在地敲击着水火棍,一面口呼威武,待得审案推官将惊堂木一拍,下头衙役立时住嘴停手,听得座推官道:“宣本案相关人等堂。”

    很快,衙役便带着顾平礼、两名妇人了堂。

    季清菱身着素服,站在衙外的回廊处,等着推官的传唤。

    从她的角度,透过窗棂,能将里头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顾平礼身还有着里正之职,虽然是疑犯,却未有判罪,是以仍旧穿着体面,他站在下头,面如死灰,有些呆滞的模样,而另两名妇人则是一被官差放手,便各自瘫软在了地,俱是半晌起不来身。

    推官没有理会她们,而是直接宣读了推勘官早与顾平礼确认过供词,他读一段,便向顾平礼问一句“可认?”。

    判案很长,其中夹杂着推官与顾平礼一来一往的确认。

    顾平礼虽然形容枯槁,却神志尚清,听得推官宣读判决,每每与他问话,都十分干脆地应是,半点也不含糊。

    季清菱听着听着,不禁想要冷笑。

    果然,这是断尾求生了。

    堂内的顾平礼将所有罪行全数应下,人是他要劫的,火是他着那黄发妇人放的,其余皆是他安排的,一丝都不干旁人的事情。

    然而实际,事情的确又是他干的,便是州府推勘官再查,无论从证人证言、证物、仵作检验到供词,都无懈可击,也找不出其他的线索。

    既是如此,此案再无反复。

    推官一拍惊堂木,又道:“带事主。”

    季清菱跟着衙役了堂。

    她面容凝肃,进得堂内,先对推官并郑霖行了一个礼,才离顾平礼远远站了,将当日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话术她心中已经琢磨过无数遍,可不管怎么扯,当夜的情况都没有办法跟顾平忠扯关系。

    也罢,弄垮一个算一个罢。认了指使纵火,虽未有人亡故,却伤了十余人,顾平礼与那黄发妇人已是死罪。其余人等罪行或深或浅,却俱是无法逃脱。

    如此一来,顾平忠想必不敢再轻易下手了。

    一时案情审完,推官当场写下判词,着衙役递到了顾平礼面前,他一句废话也没有,甚至不曾犹豫,便签字画了押,这一场客栈中失火并掳人的案子,便算是了结了。

    推官还不曾来得及把判词转到郑霖手中,由其定判,仪门外几十名披麻戴孝的百姓已是吵嚷起来,一名老妇哭道:“苍天啊!你不分好歹,叫那造恶的逃脱生天啊!”

    她一声哭出,旁边几十人便跟着哭了起来,一时衙门外头哭声震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