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出发
    保安军中,顾延章将事情来龙去脉和盘托出之后,只得了陈灏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他道过谢,并不纠缠,而是干脆地退出了陈灏的营帐。

    他往外头走出了一段,心中琢磨了一会,转身去了趟营中马厩。

    顾延章此时身担运转之责,进马厩视看,名正言顺,到得门口,只出示了一下通行牌,便被守兵放行了。

    一路点查着马槽、骡槽里的食水,不知不觉之间,他便站到了将领专用的马匹排厩边,立定不动,仔仔细细查视起来。约莫过了一刻钟,外头几名亲兵跟着看守马厩的兵士走了进来,对方几人记领了七八匹马,还牵走了陈灏的坐骑。

    顾延章心中默数着时辰,慢慢走到了靠近营房外墙的马槽一边。

    天色已经不早,视物也不像白日间那样清晰,他俯下身子,伸出手去捏起一小撮干草,凑近看了,开始一个马槽一个马槽地检视,似乎在仔细品查草料质地水准。

    足足过了盏茶功夫,他突然站起身来原是听得营房外头有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朝着东边去了。

    顾延章听声辨认了一会,把这一行人马的数量大致算了出来,同方才被牵走的马匹数量对了,又看了看东边的方向,等心中再三确认过,那是杨奎驻扎的主帅大营所在之后,这才终于松了半口气。

    待得一点声音都听不到之后,他把手的草屑拍掉,快步回了自己所在的班房,将这几日协助周青处理的事务全数整理出来,写了一份条理清晰、简单明了的交接单,这才回到营房之中,快速把行囊收拢好,复又坐到桌前,画出此处回延州城的路线,认真看了一回。

    刚刚整理完毕,营房的门便被敲响了,陈灏帐中的一个兵士推门进来,打了声招呼之后,道:“陈钤辖召你过去。”

    顾延章道过谢,放下手中笔,将桌面收拾了,整了整仪表,立时跟着那小兵走了出去。

    才进到营帐之中,只来得及行一个礼,陈灏便抬起头来对他道:“你去收拾收拾,把手中事务交接了。”又指着站在一旁的两个人,“等交接完毕,同他二人回一趟延州,将家中财物料理了,该转的转,该录名的录名,再去州中点清役夫并二百兵丁,十二日内,押运粮秣辎重过来。”

    语毕,把几份点领兵丁、役夫的文书交到顾延章手。

    顾延章接过文书,克制着心情,对着陈灏拱手行了个礼,应了一声是,那另外半口气,终于也松了下来。

    他并不清楚中间细节,但是大概也能猜到,这应该是方才陈灏去同杨奎商量过之后,得了对方的首肯,才会有此时的安排。

    果然,顾延章才接过文书,陈灏便指着他对那两人道:“这便是那事主顾延章,如今在我保安军中服夫役。”

    又指着其中一人,对顾延章道:“这是延州州衙的张户曹。”指另一人,“这是平章帐下徐殿直。”

    杨奎要反击北蛮,自半年起便四处借调援兵,原有构架之下,人手不够,看管不过来,带一两个州衙中熟手的户曹过来帮着管勾兵丁名册,倒不是多稀奇的事情。

    双方各自见过礼,一同向陈灏告了退。

    一出保安军钤辖的营帐门,顾延章立刻向两人打了个招呼,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又道:“烦劳两位官人陪我走这一遭了。”

    此时此刻,他将在周青、陈灏二人面前的锋芒收敛起来,又变回了那一个气质温润的少年郎,看去既爽朗,又无害,十分容易叫人心生好感。

    杨奎派来的两人早得了吩咐,知道要对顾延章客客气气的,然而见他这样礼数备至,倒也高兴了几分。

    那张户曹便对着顾延章道:“你且去忙,我二人自在门前看个座儿等你。”

    那徐殿直也道:“也不好意思催,只这一回你我二人还要押解辎重粮秣回营,时间甚赶,若是耽搁了,兵法须不是做耍。你先将手里事宜交接好了,收拾收拾东西,怕是咱们要连夜赶路。”

    顾延章简直是喜出望外。

    一得了陈灏的允诺,他那时便恨不得化身一只鸟儿,插翅膀立时飞回延州城去,这会只怕催不动这两位,正想着如何才能叫他们卖力气走快一些,听得徐殿直说话,简直是瞌睡时有人送了枕头!

    他当即道:“无妨,办差要紧,如今路有雪,又有月亮,届时马头吊一两个灯笼,只要不走山路,便是赶夜路也不怕的!”

    一副再听话不过的模样。

    徐达在心中暗暗点了点头。

    他要同这少年郎回延州不算,接下来还要一齐押解州中辎重粮秣去到阵前,十二天的限期,从延州到镇戎军,本就已经是火急火燎,如果遇个拖后腿的,少不得他得出手教训一番,让对方知道什么是规矩。

    徐达不清楚其中内情,还以为这是因为顾延章送了一大笔家财讨来的好处,想要借此机会,躺着得一些功劳,将来杨奎和陈灏才好凭借此事给他报功讨官。

    一时三人回了营房,顾延章安顿好两人,拿着交接单子去寻了转运班房中的值守。

    他事务清理得干净,又早整理好了再详细清晰不过的单子,一刻钟不到,便在长官的监交下交接完毕,立时拎着行囊到了门前。

    徐、张二人正一人占着一个榻,才铺好铺盖,想要补一个觉,防着下半夜要赶路。

    那张户曹对着徐达道:“他还有转运司那一块的事务要交接,就是收拾得快,咱们也少说能得一两个时辰好睡。”

    他话刚落音,便听门口一阵脚步声,接着有人轻声敲门。

    两人本是和衣而卧,此时徐达离得近,便爬将起来去把门栓抽了,不想门一开,对面站着一个身着骑装,背负行囊的少年。

    不是顾延章是谁?

    那少年郎见徐达来应门,笑道:“殿直,在下已是收拾完毕,咱们这便即刻出发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