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借力
    商铺三百余处、田地七百余顷、银两五千余……

    饶是陈灏,也被这样一笔钱财惊住了。

    然而他毕竟是堂堂一州兵马都钤辖,很快便回过神来,有些狐疑地看了顾延章一眼,问道:“我记得,你乃是服的夫役?”

    顾延章的调令是他亲自批过之后,才拿到下面用印的。陈灏素来小心谨慎,这又是才过去没多久的事情,是以脑子里还留有不浅的印象。

    当日周青将顾延章举荐给陈灏,只着重吹捧他的运筹之能,后来陈灏见了人,考校一番之后,只觉此人才思敏捷,非同寻常。

    然而那毕竟是仓促行军途中,陈灏手还压着许多急务要处理,是以并没有浪费太多功夫细问。

    对于陈灏来说,若干天前的顾延章只是一个被举荐来的协管转运的人才,虽然自家掌眼之后,也认可了他的才能,对他心生好感,可并不会花太多功夫在此人身。

    当然,如果顾延章在之后的差事中能持续表现出色,时间长了,自家倒是可能会认真考虑提拔一番眼下军中虽然缺人,却不是随随便便都能出头的。

    不过这已经是片刻之前的想法了。

    陈灏一双眼睛盯着顾延章不放,仿佛想要把他看出一个洞来。

    商铺三百余处、田地七百余顷、纹银五千余。

    哪怕延州如今地价、田价不比从前,这样一注财富,也已经称得可怕了。

    若是经了自己的手,呈报杨奎,把这样一笔大财献到州中……

    不对,若是献到州中,还不知道多少人要来分一道羹,反正是为了战退北蛮,与其由州中官吏各自抽一回手,不若直接由保安军收了。

    陈灏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然而他几乎是马就察觉出了不对。

    无缘无故,谁又会将这般滔天富贵拱手相让?

    何况这一个顾延章,有如此一副身家,又有如此才学,为何会沦落到执此贱役?!

    简直是不合常理!

    陈灏从前没有理会,只是因为他没有心,却不是因为他不够洞察。此刻得了顾延章方才一番话,他只恨不得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只稍微过一下脑,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如果当真要将家中钱物捐给州中,缘何还要来此服役,直接在延州城内向一禀,那些怎么都吃不饱的土狗就会把他给供起来!

    除此之外,这样一笔大财,哪怕只用九牛一毛,都能买个官身了,虽然最高只能是光禄大夫这等虚衔,可只要有了官身,又何需服此贱役!

    陈灏锐利的双眼死死盯在对面那一个年轻人身。

    他多年征战,从刀林箭雨之中历练出来,又是延州数得着的高官,官威甚重,被这样盯着,换个胆子小的,估计连站都站不稳了。

    顾延章仿若无觉一般,不徐不疾地承认道:“在下服的确是夫役。”

    “延章家中原有八口人,因北蛮屠城,父母兄长皆已被杀,只我一人得以存活。”

    “我与蛮贼,不共戴天。”

    他一字一顿地将这八个字吐出来,语气竟然还甚是平静,可双眼中蕴含的仇恨与愤怒,语气中的压抑与隐忍,便是谁,都能从中体味出来。

    道完这一句话,顾延章深深呼出一口气,仿佛若是不将肺腑中的恨意一齐释放出来,便无法继续往下说一般。

    他平复了一下呼吸,继而才道:“此时家中田产、商铺部分契纸皆在延州城内,由内子保管,仍有其余契纸已是遗失,可待于州衙宗卷档中查明之后,再行转献。”他抬起头,不躲不闪地对了陈灏的眼睛,“至于纹银,一直暂存于在下叔父手中,州中直接去取便可。”

    陈灏听着对面的年轻人把话说完,还没有来得及从中分析出个所以然来,顾延章已经补了最后一句

    “小子这一回能得了机会效力朝廷,服此夫役,还是全凭了叔父之功。”

    陈灏瞳孔一缩。

    他是进士出身,来保安军之前,也在州中、县中做过官,乡民争产,兄弟反目之事,简直是闭着眼睛都能数一天一夜不带重复的。

    顾延章虽然只说了这一句,他已经能猜出其中八成隐情。

    陈灏认真地看了对面的年轻人一眼。

    顾延章垂手而立,肩背挺得笔直,目光坦然而坚定,面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悲伤与果断,见陈灏看了过来,并不挪开视线,而是径直与他相视。

    “你那叔父……”

    顾延章立刻答道:“多年从商,眼下住在亭衣巷之中。”他顿了顿,又道,“不过要是从其手中取那一笔银钱,恐怕并不是特别容易。在下说话是无用的,还需州中一两个得力差役门,再给点时间那两位叔父准备。”

    他半点没有打算隐瞒陈灏,而是直接将事情摊开了告诉对方

    我就是一个被欺压的侄儿,我争产就是争不过他们,那钱就是被他们吞了,我想给你,你敢要吗?你想要吗?你有本事要吗?

    世没有白得之食。你若是要,必须自取之。

    陈灏想要吗?

    延州连年征战,朝中早已有许多论调,说只要收复州城便可,莫要再兴战事,免得百姓涂炭,空耗国帑。如果说刚开始那两年能有十分的支持,如今能剩个五六分,已是侥幸。

    打仗乃是烧钱。

    杨奎靠着宿望在前头顶着,却已经有些吃力。

    如果此时能得这一笔大财的支援,叫朝中知晓,延州有办法自家找钱,那京中给的压力就会小很多,杨奎也会更为轻松。

    而他陈灏,一是能与杨奎更亲密,二是也能抓住机会,再立些新功。

    一个武将,如果不打仗,光靠磨勘,何时才能升官?

    陈灏敢要吗?又有本事要吗?

    他是延州兵马都钤辖,保安军的将领,在延州之中,除了经略安抚使、延州知州杨奎、一个领兵的副都总管,下头就是兵马都钤辖了。

    而他与头副都总管各自领兵,并非从属关系,他唯一需要听令的,只有杨奎而已。

    在延州城中,他说一句话,除了杨奎,几乎没有人敢反驳。别说是州中的一个老商人,便是对通判郑霖,若是双方有了冲突,他都敢带着亲兵门,双方好生“说说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