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后怕
    火势虽大,可数百人一齐上阵,又兼孙越早分派人去将周围的一圈房舍都被拆掉,隔开了空地,等到延州城的都监到场之后,又得他指挥得力,火舌最终没有再蔓延开来。

    天边刚蒙蒙亮的时候,客栈的前半边“轰”地一声,已经被烧成空架子的屋子壳倒塌下来,兵丁们扛着几十个唧筒对着火苗乱喷,终于把火给灭得七七了。

    这夜刮的是北风,西小院本就同客栈前头隔开了一小块地,又得风势不变,还有诸多人在看着,竟只烧掉了两间屋舍而已。

    头夜抓到了纵火疑犯,又攀扯出了后头的指使者,孙越请示过都监之后,将两名妇人、顾平礼及八个家丁都收监在押。

    季清菱是事主,又为荣烈之后,孙越便由她继续安置在这小院之中,还分派了几名兵士看着,一是监视,二也是看护,省得这火势之中,人多手杂,惹出什么乱子来。

    一切终于暂时告一段落,主仆几人把门一关,登时都有种历经波折,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前一日再详细的安排,再周密的计划,再认真的准备,都比不过实实在在历练上一回。

    秋爽的耳朵上血迹已经半干,脖子上青紫了一大块,松节的面上好几道抓痕,下巴被咬出了血,一个大大的牙印深入肉中,他虽是站着,可却半侧着身,夹着腿,姿势甚是奇怪。

    秋月扶着椅子,一脸的复杂,道:“好险”

    她差点就被那黄发妇人一唧筒下来,把半个脑袋都削晕了。

    季清菱也有些后怕。

    那圆脸妇人看上去个头不高,力道真的不自家一把椅子压下去,还好几次差点给她掀翻,饶是占着上风,也被对方那腿脚乱蹬,重重踢了好几下,此刻小腿还隐隐作痛。

    如果众人没有准备,如果前一天她没有多留下那两人说几句闲话,如果并未提前察觉她们的不妥,今夜客栈走水,两名妇人来取木桶,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同样的事重来一遍,没有防备的她们,十有已经中招了。

    以后还是要更小心才行。

    她看着两个丫头、两个书童,心情十分复杂,又是感激又是感动。

    虽是主仆,可他们卖的是身,并不是命。

    这一回,全靠大家齐心协力,才躲过一劫。

    她坐在软塌上,指着桌边的几张椅子,道:“都坐着吧,此时也不讲究那样多。”

    众人知道季清菱的性子,果然各自寻了椅子,围成一圈坐了。

    松香帮着松节搬了椅子,扶着他坐了,一脸古怪地问道:“没事吧?”

    松节有些迟疑地摇了摇头。

    松香满面了然。

    季清菱不清楚其中隐情,只以为是哪里伤到了,忙道:“马上天就亮了,一会去请个大夫过来,看看要不要紧,要不要开帖药敷一敷。”

    松节连忙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急急道:“不要紧!歇两天自己就好了!!”

    他话才出口,松香已经拦道:“还是请个大夫看一看吧!”一面转头对季清菱道,“姑娘,一会我去请大夫过来。”

    松节脸上涨得通红,连连摆手道:“姑娘,真是不用!!”

    伤到那不好启齿之处,当真请了大夫来,难道他要将裤子脱了,给大夫细细看一回、捏一回吗?!

    虽然还是个小少年,那一处毛都没有长齐,他也是要脸的!

    季清菱以为他是怕麻烦,便对松香道:“一回宵禁过了,估摸着时间就去请罢,找个好医馆,家中大家都看一看,免得有什么伤了不知道的。”

    松香点头应是,松节则是在一旁急得都快哭出来了,他知道这是主家看顾做下人的,当要好生感激才是,可这一回,他怎样都生不出高兴来。

    季清菱吩咐完毕,正要说话,一旁的秋爽却低低叫了一声,道:“姑娘”

    与其余人面上的庆幸,语气中的轻松相比,她的声音有些干涩,表情也带着几丝奇怪的惶恐。

    她从袖子里抖出几根东西,托在手上。

    顾延章家中虽然有着万贯家财,可此时那毕竟是摸不到的海市蜃楼,顾、季二人如今只是略有薄产而已,比起普通人算是小富,但依旧不会日日用上蜡烛这样的奢侈之物。

    屋中点的乃是油灯,半昏半暗的,映得屋中人物影影绰绰,可用来看清秋爽手上的东西已是足够了。

    那是几根细长的竹筒。

    季清菱面色一变,失声问道:“这不是已经被官差收走了吗?!”

    方才在众目睽睽之下,秋爽拉开了那黄发妇人的衣襟,从中掉出来的三根火折子,已经被呈给孙越,又收回衙门作为物证了。

    这同她们原先计划的并没有任何差别,就是乘乱拉破其中一个妇人的袖子或是外衫,再浑水摸鱼,由秋爽或是秋月将藏在手里的火折子顺势扔在地上。

    人多眼杂,只要动作够快,不会有人发觉其中的不对。

    事实证明,这法子的确非常顺利。

    可明明当着所有人的面,早已被收走的火折子,怎的突然又出现在了秋爽手中?

    听得季清菱发问,秋爽咽了口口水,道:“那不是咱们买的火折子我还没来得及扔,就摸到她怀里硬邦邦的,等那衣襟拉开,因我离得近,看到里头的火折子,便把咱们自己的收了回来。”

    她顿了顿,又道:“她那几根,比咱们买的这种要贵”

    季清菱没有细细比较过,自然不清楚,可秋爽却是近距离看过两边的火折子的,同松香买回来的相较,黄发妇人藏于衣襟之中的那一种,更小巧,也更轻便。

    “我好似还瞧见她衣衫底下藏着东西,像是酒囊的样子”

    秋爽干巴巴地道。

    季清菱的脑袋突突地跳。

    携火带酒

    本以为对方只是掳人,没想到,当真敢纵火。

    本以为自家乃是构陷,没想到,竟歪打正着。

    看来,她从前真是小瞧这两位族叔了

    这可是遇赦不赦之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