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意外
    那圆脸妇人虽然个头不高,却生得膀大腰圆,因自负手力气大得很,图个出其不意,空着手便朝季清菱冲去。

    她跨到桌边,眼见再有两步就能够到要抓的那一个人,正要伸出手去按住其两条胳膊,把人制住,不想听得“咣当”一声,似是什么东西被踢翻了,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出脚底一滑,不晓得踩到了什么,站也站不稳,只趔趄了两下,就直直扑到地,摔了个狗啃泥。

    见圆脸妇人去抓人了,外面的黄发妇人也随之而动,她把两手一放,顺手拎起大桶里一个唧筒,朝着蹲在地的秋月一把砸去。

    站在另一边压着门的秋爽瞧见,连忙叫道:“秋月姐,小心头!”

    那黄发妇人一放手,大半人高的木桶重量一半压在了门槛,另有一半则是压在了蹲在地的秋月身,秋爽早有防备,见状连忙奋力把面前那大桶扶住,不要叫那桶把秋月压伤了。

    秋月虽然低着头,却一直十分警醒,听得秋爽叫,把手一松,就地往旁边一滚,虽然样子是难看些,却叫那黄发妇人砸了个空。

    唧筒没砸到人,只劈到了一旁的大桶,发出“砰”的一声重击,铁制的唧筒外头那层铁皮都瘪了进去。

    这样的力道,若是敲到了头,便是骨头都得被削断。

    秋月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才真正意识到对方原是往死里打的杀招。

    她转头看了一眼秋爽,两人照着原来的计划一齐尖声叫道:“杀人啦!!!放火了!!!!!救命啊!!!!”

    与此同时,客栈前院在片刻之前已是聚满了百来号人。

    火是从客栈的二楼烧起来的,那一片房间都没有住人,等到更夫与巡城兵丁远远瞧见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来。

    他们跑到这一处街,拍门叫醒了客栈值夜的,又楼挨个把客人叫起来,还没能确认人都清干净的时候,那火已经把整个二楼都吞了,还把半个一楼都卷了进去。

    北风呼啸,刮得滚烫的火焰与烫人的烟灰、火星四处乱溅,被催出来的都是住客,有些只来得及收拾细软,有些身只着了一层单衣,连外衣都来不及披,所有钱物都在房中被大火烧了个干净。

    此时街除了小孩的哭叫声,便是男男女女的怒骂声,还有些客人的哭喊声。

    几个巡城的兵丁连扑火都来不及,只得抽出身来拦着几个商人,防着一个不小心,他们就冲进了火场里,要去抢回自己仍是留在屋中的细软。

    一个老商头哭着喊着道:“我足足跑了大半年的商!才挣了一点子钱!要拿回去给家小过元宵的!!”又要甩开旁边的兵士,骂道,“我钱都没了,你拦着我作甚!你不叫我进去,就是杀了我,就是在吃我的骨血!”

    又拿手去打,拿头去撞一旁的兵丁。

    此时场中的兵士、更夫只有十来人,护着这百余人的混乱场面,已是七手八脚,众人之中又有人喊救火,又有人喊救命,又有人喊儿子不见了,又有人骂旁边的人揩自家娘子的油,又有人骂当差的巡城兵孬种没用,又有人骂客栈主家谋财害命,一时当真是混乱不堪。

    幸而延州城自杨奎来了,宵禁做得甚严,方才更夫发现着了火,立时就响了火鼓,叫三条街的兵丁、更夫、里长等人组织附近人群过来救火。

    不多时,今夜值守的巡城甲骑头领也来了,他带着四五十号人,见场面甚乱,便分排了十人去维护秩序,防着在场的人生出乱子,胡乱叫唤,又把场中男子组织起来。

    那头领姓孙,唤作孙越,乃是暂代州中事宜的通判郑霖一脉的人,他行伍出身,分派起人来分外熟手,点了三十人去强拆客栈两边店家的屋舍,防止火势蔓延,又将剩下的人手各自分派了活,或去取木桶、水盆,或去找灭火的器具,或是敲哪一街哪一户的门,叫那一户开门借井。

    他费了些功夫把场面镇了下来,抬头看一眼烧得越烈的火,这才皱着眉头喝问道:“客栈主家在何处?!”

    一个满脸黑污的中年男子滚爬了出来。

    孙越道:“你们客栈的云梯呢!防走水的器具呢?!水井又在哪一处?”

    那男子哑着声音,失魂落魄地道:“俱在后院,火势太大,已是过不去了。”

    孙越的脸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防走水的器械一会就有旁的人送来,可若是没有水,怎的灭火,只用雪毕竟不是个事。

    他正要吩咐人去找一两个本街的老人过来,忽然众人之中站出来一个人,道:“孙官人,我家侄媳住在这客栈的西小院里头,那一处院落里还有水井!”

    孙越还没来得及问话,旁边已是有人将那人认了出来,叫道:“顾里正!”

    顾平礼擦了把头的汗,道:“我住得离此处不算远,听得火鼓响,就过来了,我家侄媳还住在西小院里头,一会我把她接到家中,把那一处腾出来,方便打水灭火!”

    孙越并没有想太多,听到是一个里正,又听说后头有水井,立刻道:“你带二十个人过去,把器具都搬过来,再安排人打水。”

    顾平礼道:“我带了八个家丁过来。”

    孙越点点头,顿时觉得面前这个里正顺眼了许多,他依旧点了二十个人,其中有兵士,也有街来救火的住户,分派给顾平礼,叫他带去西小院。

    顾平礼领着二十多个人匆匆到了客栈后头,直直前便敲门,喊道:“开门,前头着火,衙门要征借此处的水井一用!”

    西小院门口守着的是顾延章雇来的镖师,此时听得人拍门,前头果然又是着火,不敢不开,等门一开,那顾平礼见到里头七八个壮汉站着,立时道:“你们在此处,不去救火,干站着干嘛!”

    又道:“水井在何处?!还不赶紧一同去抬水!”

    镖师们有些拿不定主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是定了契纸要看护西小院中人物安危的,可此时此刻前院着了火,衙门征召,无论从情理还是良心,他们都没法推脱。

    几人正在犹豫,对面顾平礼张口就要开腔骂人,却听里头有女子尖声喊道:“杀人啦!!!放火了!!!!!救命啊!!!!”

    顾平礼脸色蓦地一变,几乎要忍不住骂出声来。

    怎的回事!

    不是说安安静静地把人给带出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