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走水
    日落西山,月出东方。

    客栈的西小院里栽种着不少树,过了一个秋,叶子早落了个干净,好容易剩下几片,经过几场大雪大风,也俱都随风而去了。

    如今光秃秃的树干衬着白雪,映着淡淡的月光,倒是带出了几分凋零之美。

    季清菱躺在床,翻来覆去的,有些紧张,莫名其妙的,竟还希望亭衣巷的人赶紧来,只半点睡意也无。

    她睡不着,索性坐起身来,还未伸出手去,旁边秋月已是一骨碌爬了起来,低声道:“姑娘喝水不?”

    季清菱“嗯”了一声。

    秋月摸着黑,蹑手蹑脚地去桌倒水。

    此时已是深夜,延州城内严守宵禁,路连个行人也无,西小院虽然靠着街,一样是安安静静,只听到院子里树梢的积雪偶尔掉落的声音,扑棱棱的。

    屋里季清菱同秋月睡着一张床,一旁软塌还躺着一个秋爽,三人一个都没有睡,俱是睁大了眼睛。

    季清菱把水喝了,复又躺下,同二人道:“你们歇一会,养养力气,有事我再叫。”

    秋月、秋爽二人应了一声,各自闭了眼睛。

    季清菱把枕头竖起来放在腰后靠着,一面猜测着亭衣巷里的打算,越想越烦躁,索性不去管它,一心帮着顾延章推算起发解试的题目来。

    衙门已经张榜贴了告示,再过四十余日就要开州学,不知道五哥赶不赶得回来,如果赶不回来,便没法应考,只能直接去发解试了。

    本还打算在州学之中出一头地,借此也在杨奎面前露一露脸,将来攀扯起来,也不至于太过生疏,如此看来,十有是来不及了。

    虽然可惜,不过也没办法,只好一心准备发解试了。

    眼下去应役,就算一切顺利,加回来的路程,至少也要过一个月又大半旬才能回到延州,在定姚山那个鬼地方,哪里有时间,又哪里有条件给五哥温书。

    想到这里,季清菱就有些气,恨不得去亭衣巷把那顾平忠拖出来打一顿。

    各州发解试都是州中各自出题,杨奎仍在阵前鏖战,不清楚能不能主持会考,不过不管他能不能主持,十有都只是担个名头而已,主试官不是录事参军,便是判官。

    季清菱把延州录事参军同判官的背景、履历拉出来理了一回,决定等到白日间,便去把从前的邸报找出来,做个确认。

    如果有可能,再看看能不能找他们两个从前的文章来考究一番。

    主试官出题,出的又只是发解试的题目,往往会更有个人风格,知道了他们的笔仗、履历与个人背景,才好推测他们出题的方向。

    季清菱还在细细思量,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后头客栈里头,似乎传来隐隐约约的人声。

    西小院是单独隔出来的,跟后头客栈虽然是一体,却又算得独立,连这里都听得到,说明那一处已是闹得很大。

    这样晚了,又是宵禁,谁敢大声喧哗?

    季清菱凝神听了片刻,还没等她确认,秋月、秋爽已经坐了起来。

    秋爽这夜连鞋都没脱,只半截身子半睡在榻,听得不对,也不说话,径直起身推门出去看,过了一会,满脸喜色地回来道:“姑娘,客栈前头着火了!火势好似还挺大的!”

    口气里竟有几分高兴。

    秋月连忙下床穿鞋,道:“要不要点灯?”

    季清菱还没来得及说话,秋爽就道:“不对,如果是按往日,此时咱们应当睡得正熟,不该点灯,要等闹得声响大了才点灯,不然若是有人盯着,便要瞧出不对了!”

    季清菱也点了点头,道:“且先等一等。”

    三人翘首而待,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数着数,又是期待,又是紧张,因不知道会面对什么,反而没有多少害怕。

    都说夏秋燃火快,冬季也不遑多让,只过了盏茶功夫,空气中已经能隐隐闻极浓的烟气、木火味。

    延州重建,土砖造之不及,多数屋舍都是少砖少土,多木料盖起来的,着火的是客栈前半部分,客栈共有三层,全是木头垒起来的,只要着了一点,就能烧成一片。

    不知是不是错觉,季清菱甚至觉得热了几分。

    秋月摸了摸自己的袖子里,探到那两个火折子还在,又转头看了看床下,那一处静静地坐着两个小葫芦,葫芦里头装满了灯油。

    季清菱见时候差不多了,正要叫人点灯,忽听外头有人急急敲门,接着守在外头的秋露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姑娘,昨日白天那两个婶子来了,说后头客栈走了水,器具不够用,要过来把日间抬进来的桶与那些个器具抬出去救火!”

    季清菱连忙爬起身来把鞋穿了,秋爽点灯,秋月则是去开门。

    见里头两人准备好了,秋月才对秋露道:“叫门口的大哥放她们进来吧。”

    没过多久,白日间才见过面的两个妇人便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一进门,那黄头发的直奔角落大桶处去了,圆脸的则是先同坐在桌边的季清菱打了个招呼,这才一脸焦急地解释道:“火势太大,本不想打扰姑娘,偏也没办法!扰您好睡了!”

    季清菱道:“不妨事,救火要紧,赶紧把桶抬出去吧。”

    那圆脸妇人应了是,跟着去抬那一个大桶。

    桶又大又高,里头还放着些器具,颇有重量,两个妇人抬一段,走一段的,好容易才挪到了门边。

    那圆脸妇人转头看了一眼屋内三人,对着看着力气大些的秋月急急道:“烦劳,请小娘子过来搭个手,站到门外去帮着蹲身托一托底下,好过了这门槛。”

    秋月爽快地走了出去。

    那妇人又对秋爽道:“请小娘子帮手出去扶一下门。”

    秋爽应了一声,果然踏出门去,在边扶着门。

    此时屋内三人,两人已经出了外头,秋月蹲在地,秋爽站在门边,那角度只瞧得见路,瞧不见屋内情况。

    黄发妇人叫了一声秋月,请她往右边使力,又同她说话,令其无暇它顾。

    圆脸妇人本还抬着木桶,见秋月、秋爽都被引了注意力,忙回头看了一眼,正见季清菱低头捧着杯子喝水。

    她心下大喜过望,把桶一松,趁着众人不备,便朝坐在桌边的季清菱一个箭步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