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马脚
    同秋月的老实性子不同,秋爽向来活泼,口齿也更伶俐,学起话来活灵活现的,此时听季清菱发问,便道:“是这般说的,不单如此,她说完这一句,下头还接着‘吃着十分肥美’。”

    她学完,立时住了嘴,心中却是把当时的场景想了一回。

    好似那婶子说过“吃着十分肥美”之后,还特地停顿了一下,颈子也跟着动了动,十有**是在咽口水。

    看来那卤鹅肉当真有几分滋味,只不晓得是怎生一个肥美法……等少爷回来,家中不用养鹅看家了,不知道能不能拎一两只去厨房,叫厨娘卤来吃,也尝尝肥鹅味道。

    秋爽原还不觉得,今日听那婶子说了,再看一回那些个呆鹅昂着头在院中跑来跑去,肥身胖翅的,当真有些把持不住。

    不过这话她是不敢说的,此时说了,若是被姑娘戴上一个贪嘴的帽子,认定是她秋爽自己想吃鹅,却借着那婶子的口来说自家的话,那岂不是惨了!

    她学过舌,跟着也咽了咽流出来的口水,又问道:“姑娘,要不要送点伤药过去?”

    季清菱道:“且不忙,这话是哪一个说的?”

    秋爽想了一回,道:“矮个头,脸有些圆的那一个。”

    季清菱更觉得不妥当了。

    方才那圆脸妇人说了,她丈夫在镇戎军中。

    兵士乃是给朝廷卖命,除非脑子进了水,哪一个会称呼朝廷为主家?

    只有在外头自雇做佣,自卖做仆的人,才会说些什么主家的话。

    而那所谓赏赐的卤鹅肉,又更是无稽之谈了。

    季清菱前世是在父亲书房之中看过晋朝军营犒赏清单的,有银钱粮米,有酒水油盐,有牛肉羊肉,可鸡鸭这等禽类都少见,更别说什么鹅了。

    犹记得从前季父去吃犒军宴,回来的时候同她们抱怨,说营中伙夫十分不地道,本就不是什么好牛好羊,还只拿清水煮了,连盐都不肯多下,吃一口,是羊肉便满嘴都是膻味,是牛肉便硬邦邦的,尽是寡淡。

    古今偷懒从无例外的,军营中的伙夫,动不动就要做成千上万人的饮食,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尤其这几年延州一直在打仗,镇戎军首当其冲,几乎日日都在阵前,粮秣饮食只有一切从简的份,还想吃费时费力卤出来的肉?一边做梦去吧!

    季清菱思忖了一会,转向秋月,道:“你帮着送些伤药过去,顺便瞧一瞧她此时在作甚。”

    又叫她靠近了,细细嘱咐了许多话。

    秋月听了半日,又细细记了,复述一遍,才领命去了。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她才回来,一进门,先草草行过礼,便对季清菱道:“姑娘,那婶子好似有些不对。”

    季清菱坐直了身子,认真听她回话。

    秋月人端的忠厚,不如另两个小丫头机灵,可她也有一桩好处,办差从来都踏踏实实,不寻捷径,叫她走个之字形去东边,便绝不打一字直直过去,此番听了季清菱交代,果然样样都照着来看,一点都不打折扣。

    “我给她送药过去,她客客气气地接着,同我道谢,还叫我代她给姑娘谢一回,接的时候腰是弯着的,等拿了药,我心里数了十下,才见她把腰直起来。”

    “她站的时候束着两只手,坐的时候收着脚,手也平放在膝盖上。给我倒茶,一手受了伤,另一手单手拿一只大铁壶,竟还稳稳当当的,倒了两个满杯,只有一点子声音,半滴都没有溅出来。”

    秋月说着说着,语气中添了几分服气,插道:“我是倒不出来这样稳的茶,也不懂她这是练了多少年。”

    季清菱被她这老老实实的口气逗得一笑,不知为何,本来有些悬起的心,突然就松了几分,只点一点头,听她继续往下说。

    “我就问她,当家的多久回来一次,屋里还有没有旁的长辈,她手受了伤,会不会没法子照顾儿女。”秋月皱着眉头道,“她说当家的在镇戎军里头待了有一二年没有回来了,幸好婆婆手脚还得力,多少能帮点忙。”

    说到这里,秋月忙道:“姑娘,她之前在咱们这明明说了,听她丈夫说延州这一阵同以前不一样,总是走水,这一回又说一二年没有回来了,这不是自家打自家脸嘛?也不晓得她哪一句话是可以信的!”

    季清菱转头看了一眼被放置在里间角落的大桶,道:“那就一句都不要信。”

    不是戏班子出身的,又没个话本子按着走,自然一问就漏洞百出。

    那两妇人来,想是以为只是送个桶,却不知道自家会问她那样多话,十有**,方才在屋中说的,都是真假参半,临时现编。

    那黄发妇人说得少还好,不容易出错,那圆脸妇人说得多,许多话当时编了,转过头,未必还记得那样清楚,所以才会搞混。

    真话不用记,张口就来,可假话却不然。

    除了说话,举止也是一般的处处皆是漏洞。

    她那副做派,哪里是什么军户人家出身的媳妇,分明是在别人家里做惯了仆妇,还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仆妇。端茶倒水虽然稳,行动间却是束手束脚的,面上看着礼数是全了,只少了几分自然。

    季清菱低头想了一阵,吩咐秋月道:“你去找松香,叫他偷个空档,看看这客栈其他房间里头有没有放防走水的木桶,除却木桶,又有没有其他防走水的物什。”

    秋月应了是,正要出门,却见松节从外头走了进来,低声禀道:“姑娘,顾家那一头又打发人过来了,说要求见。”

    季清菱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拒道:“说我不舒服,这几日都不见客。”

    自顾延章离了延州,顾家三天两头打发人来请,一回说已经给他们夫妻二人在府里安排了院落,要接她过去,好生安顿。被她推掉之后,又说给在亭衣巷顾府旁边置了宅子,还配了仆妇使女,要请她去住。口口声声,都是侄儿走了,不放心这侄媳妇一人在外头住客栈,唯恐她万事不便宜。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