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障目
    顾大听了孙践在耳边骂了半日,只觉得对方每个字他都听得清,可是合在一处,却是每个字都听不懂。

    他是见过顾延章在延州时的行状的,像个驴粪蛋,只得个表面光而已。光长了一副好相貌,里面的东西半点拿不出手,其行为举止,较之寻常的武夫并无甚不同。

    而方才在厅中那一个,一样的外貌,一样的人,然则仪表举止,同在延州城的“顾延章”相比,却是全不一样,仿若同一个躯体之中换了一个芯子一般。

    顾大跟着顾平忠往来各处行商,也自诩沾着光远远见过几个达官显贵之子,世家贵族后人,其中出类拔萃者,与方才厅中那顾延章周身气势一比,竟似乎是还要弱了半分。

    人总有种惯性,不是亲眼得见的,往往不愿意相信。

    顾大虽然看到顾延章在自己面前如同脱胎换骨的转变,可叫他将其人同孙践口中所述的事迹联系起来,还是全然不能接受。

    他不由自主地道:“莫不是……莫不是哪一处搞错了……”

    顾大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孙践立时就想起自家方才腆着脸,弓着腰送人出去的场景。而途中那赤佬周青把那小子引荐给李荣之时,满口夸赞的介绍,更是叫跟在一旁的他听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回过头把延州城里的顾平忠拽出来敲骨吸髓。

    不过在蒲城县营地中过了一夜,竟能叫被安顿在同一个营地的殿直看上了眼,也不晓得那小子是怎的做到的,哄得对方相信他有能耐不算,还一股脑地拱手把五千将士食宿、行程交给他打点。

    而那役夫,居然当真做到了!

    那可是五千人,不是五个,也不是五十个!!

    孙践自己就是定姚山的库帐、人力管勾,定姚山中常年有数百号人,多的时候,一两千人也有过。

    他这一身官皮是靠捐绢得来的,虽多少得了后头京城的靠山相助,可若是自家没有两把刷子,又怎么能在这定姚山中作威作福,只手遮天?

    孙践欺上压下,却也是实实在在每年都如数甚至超额交上朝廷要求的矿石、铁器,这一番统管之力,便是放眼整个大晋,在同规模的矿山管勾之中,也已算得上是出色的。靠着这个,他甚至还得过州中的嘉奖。

    与面前这个延州城来的商户管事不同,饱有经验的孙践再明白不过,要安排数千人的行进作息,是一桩多麻烦的事情。

    手头有人,却未必都能用上。矿山之中一样也要分派人力,多少人挖矿,多少人选矿,多少人冶铁,多少人运送。若是选矿的赶不及挖矿的,运送的赶不及冶铁的,整个矿山的运作便要慢下来。

    如何叫人力适得其用,不出乱子,其中学问并不简单。孙践足足花了十多年功夫才渐渐琢磨出经验来,刚开始当真是手忙脚乱,后来熟手了,才好过起来。

    与矿山相似却又不一样,要安排数千军士急行军,更是要难上百倍千倍。

    谁人先行,谁人后行,队列如何排布,住宿如何分派,怎样安抚那些个赤佬,叫他们觉得不受怠慢,在粮秣饮食不足的时候,如何靠着有限的材料,尽可能满足兵士的要求,果断拒绝他们不合理的要求,却又不叫他们恼火,这些问题,只是想想,就要叫人头大了。

    虽然只是协理后勤之事,可哪怕是转运司中的寻常官人,也不敢拍胸脯保证不出丝毫纰漏。

    行军后勤、转运粮秣,哪里是那样容易打点的!

    犹记得一个月前,延州转运司还吃了杨奎的挂落,据说是早该运到前线的粮秣军需迟了足足半个月还没到,打发人去查问,发现因着大雪不歇,负责运转之人衔接不当,导致粮秣卡在半途之中,因着这个,差点叫前头的军士差点为了讨饷闹出兵变来。

    而前一阵子,更是传过有上阵救援的兵士因着行军时饮食分派不公平,罢行的事情。

    分管这些的,可都是专司转运的官人,都能漏下这样多疏忽的地方,可那小子一个不到弱冠的役夫,居然能有这等能耐!

    比起来,孙践觉得顾家小子其他的文武全才,都不算什么了。

    再会读书又能怎样,被胥吏联手陷害到被流放、发配,甚至直接弄死的进士,难道还在少数吗?!

    那等死读书的秀才,一心以为只要得了进士,做了官,便能飞黄腾达,天下任我闯,可直到下了地方,进了府衙,才会知道,这衙门里到底是谁做主。

    官任三年,吏任一世,多少胥吏之职都是世代相传,祖父传给儿子,儿子又传给孙子,祖祖孙孙在同一个地方厚植深育几十上百年,说句难听的,连衙门里头哪一块砖松了,哪一片瓦漏雨都知道。

    他们看着那些个上半辈子只会读书,下到县衙里,还要拿着宗卷来学判案的新官,就如同黄鼠狼看着一只只肥嫩的仔鸡,无论咬哪一处,都能咬出满口肥油嫩肉,随意设下一两个陷阱,便能叫他们吃个哑巴亏。

    不过能坑的也只是不知事的蠢官,遇上能臣,形势便会倒转过来,叫胥吏被官员整治得嗷嗷叫。

    不怕读书人,只怕读书人会做事。

    像那小子一般,初出茅庐,便能把几千人的行进安排得妥妥当当,不出丝毫纰漏,即便是天生之才,若是没个准备,突然之间一下着手也办不到!

    此等人才,还会读书,读书读得叫进士出身的都钤辖陈灏都赞不绝口,若是将来当真得了个出身,想要立功升迁,连脚都不要踮一下,就能把功劳摘下来。

    这样一个人物,哪里可能是好相与的?!

    说是哪一个世家精心养育的后人,本就满腹经验,此时不过出来历练,倒还有几分像!

    想到这里,孙践只觉得后悔。

    自己简直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听了那顾平忠的谎言,把一匹牙尖齿利的狼当做一只刚出生的狗崽来对付,差点只收一千贯,便要帮他搭手对付那一匹狼!

    百度直接搜索: &ot;&ot; 1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