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失算
    出乎孙践所料的是,短短五日之后,押解着五十余车辎重的骡车便进了定姚山,当头的衙前踏入公厅,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呈上了文书,忐忑道:“官人,小人是延州城的衙前,叫陈顺的便是,奉衙门之命,押送军资到此。”

    孙践挑起眼睑,瞥了对方一眼,打量了下头人的穿着长相,也不去接那文书,只皱着眉头道:“辎重在何处?”

    陈顺连忙道:“在外头停着,只待官人遣人校验。”

    孙践听到延州二字,已是心中有了谱,他打了一回铃,也不说话,只接过陈顺手里的文书,坐在椅子上,把几张纸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回,又查了名册,果然看见役夫名单最后一行上面,“顾延章”三个字清清楚楚。

    他坐了片刻,听得后头有动静,转头一看,果然顾大已经走了出来,正站在自己身后。

    “先把役夫叫过来吧。”孙践对着旁边站着的几个胥吏令道。

    不多时,五十多号人便都进了公厅,把里头塞得满满当当的,排成五列,安静立在原地,一个都不敢说话。

    孙践也懒得一个个细看,只问道:“顾延章何在?”

    话刚落音,从人群后头站出一个人来。

    孙践定睛一看,对面一个好英俊的郎君,身上穿一袭薄薄的棉袍,肩张背挺,仪表非凡。

    那人拱了拱手,道:“顾延章在此。”

    孙践心中打了一个突,转头看向旁边的顾大。

    顾大是见过顾延章的,自然也辨认得出他的长相,微微颔了颔首,示意就是这人没错了。

    孙践顿时皱起了眉。

    这样的相貌气质,当真无甚背景吗?

    他想了想,又觉得是自己是多虑了。

    若是有背景,又怎么可能来做役夫!

    孙践清了清嗓子,道:“夫役两个月,算上你押运这一路,剩下一月又半旬,你的差役在丙三区,且安心去挖铁石。”又对站在一旁的胥吏道,“带这人过去罢,跟他说清楚差事。”

    随着他这话一出口,在场的役夫中有一阵骚动。

    往时夫役办差都是一起干活,这一行有不少从前在定姚山服过夫役的,自然晓得一旦被单独带走,会是什么下场。

    同行一路,先前不算,到了后头,全靠顾延章打点,众人才能少吃许多苦,又得早早到了此处,现下听得他无缘无故被整治,交头接耳一阵,大家都有些愤然。

    “吵什么吵,想跟他一起去丙三区么?”孙践眯起了眼睛,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面前这几十号人。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

    不忿是一回事,可若是同这人作对,便要搭上自己,谁也不敢。

    “官人,且等一等。”顾延章上前两步,朗声道。

    孙践冷哼了一声,斥道:“怎的,你这是要抗命?!”

    “官差何在!”他喝道。

    站在公厅两边的,各有两名官差,他们手里俱都拿着一根胳膊粗的杀威棒,听得孙践一声言语,纷纷举着棍棒向顾延章瞪眼望过去,十分的凶神恶煞,一言不合,便要上前把他按倒,就地打死的架势。

    这阵仗一出,厅中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下头役夫们个个战战兢兢,连动弹都不敢,而陈顺,则是吓得两股战战,手脚都软了。

    顾延章丝毫不为所动,只拱一拱手,又道:“且等一等。”

    孙践怎的会听这样一个役夫的话,他眉头倒竖,冷声道:“你算是哪门子的出身,还敢跟我抗令!”又对那几名官差叫道,“给我打!”

    他那一个“打”还未落音,只听得外头远远传来一人哈哈大笑,接着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另伴着人的说话声。

    被孙践方才一番举动吓的,厅内甚是安静,倒是衬得那人的说话声越发清清楚楚。

    “莫要说笑,便是全带走了,我也绝不二话!难得都钤辖有吩咐,多大点事情,随意叫个人过来也便罢了,怎的劳动你跑这一趟?”

    那人的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子亲热。

    孙践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

    定姚山分属经略司管辖,来人是他的顶头上司,名唤李容。

    对方虽然甚少来定姚山,可一旦出现,自家还是要把面子做足了。

    只是不晓得,这回是什么原因,竟把他给引了过来。

    孙践走到了桌子前面,正打算出去迎一迎,不想这李容倒是进来得甚快,还没待他多走几步,已是进了门。

    见到满厅的役夫,李荣也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一面说着,一面环视一圈,口中道:“哪一个是顾延章?”

    他嘴上虽然是问句,可只扫了一眼,却是立刻便把不远处一个高大的青年看在眼中。

    虽然穿着甚是普通,可无论仪表形容,那青年均是非凡,被周围一群质地粗劣的役夫一衬,越发地显得鹤立鸡群。

    李荣粗粗上下打量一回,面上不禁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在此。”

    顾延章朗声应道,上前两步,行了一个礼。

    他礼仪举止经过季清菱熏陶,便是见惯士子的钱迈、柳伯山等人都挑不出半点毛病,更何况在这偏远边境之地。

    毫无意外的,李荣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似乎未曾想到,定姚山这样一个偏僻之地,其中一个鄙贱的役夫之中,居然能有此等人才。

    他转头对着旁边的周青道:“都钤辖好眼力!”

    站在一旁的周青笑了笑,对着顾延章道:“在那处站着作甚,还不快过来!外头人还等着咱们呢!”

    顾延章站在原地不动,却是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的孙践,口中道:“在下身上的差役”

    顾延章自进了厅中,只说过两句话而已,每句话都不过三两个字,语气是一般的镇定与平静。

    此时他发了一个问,其实其中语调与方才并没有什么差别,可站在他对面的孙践,却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看见了嘲笑,口气中听出了轻蔑。

    孙践的表情十分阴沉,然则碍于上官在此,却不能做甚反应,他按下心中的恼意,忍不住对着李荣提醒道:“知管,这是延州城的夫役,若是要调遣,是否要等延州那一处开了调令?”

    李荣皱了皱眉,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怎的这样没有眼力见。

    然而没有等他发话,旁边的周青已是扔出了一份东西。

    周青武将出身,手腕有力有准,随手一掷,直直砸到孙践的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