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打点(月票250+)
    赵二今日灌了一肚子冷风,只觉得肺腑里头肠子都要打结了,满似以为陈顺先行了,自家一到地头就能有口热饭吃,不想这蠢蛋居然不留在营地上下打点,反而跑来此地干等着。

    活该种他娘的一辈子地!

    他气没处出,斜着眼睛对着陈顺骂骂咧咧的,也不待那衙役验过文书,问明了歇脚的地方,与两个同伴打马掉头就走,催着役夫们赶紧往营地去了。

    此时已是酉时三刻,放在寻常时候,早过了饭点,大宁县地处边境,前几年遭了北蛮入境,杀了一通,此时人口更是少。因快到了宵禁的时候,路上一个行人也无,再兼有些雪花飘落,越发显得这一行人顶着寒风苦雪,甚是可怜。

    赵二在马上一路走,一路心火燎得快要烧上了头,他想要冲地上吐一口唾沫,谁知道口中甚干,居然连口痰都咳不出来,伸手一摸腰间的葫芦,好咧,空荡荡的,连个响声都晃荡不出来。

    他转头看一眼身旁的两个伴,那两人也皆是一脸的恼火,其中一个见他摸着葫芦瞧了过来,没好气地回了一声,道:“别指望我,我都渴了快有一个时辰了!”

    路面上有雪,却是一触手就冷得叫人发抖,诸人本就被寒风吹了一路,同行还都是些伤风病号,要能忍着,谁愿意去吃那雪块呢!

    赵二觉得自家的火气更大了,他把鞭子冲着右边的骡子屁股上狠狠一抽,又对着后头的役夫喊道:“都走快些,日间吃的饭,都喂进狗肚子了吗?!”

    役夫们一个个低头听骂,虽是不敢反驳,却俱是腹诽:哪有什么饭吃,不过啃了一个馒头,还冻得跟石头似的!若有饭,也是喂进你这条狗肚子了!

    赵二自是猜不到这些个平日里安静得同病鹌鹑一般的役夫会有这样放肆的想头,不过他也懒得去猜,顶着饿,压着火,只等个由头,便要寻人发作。

    幸好大宁县辖地狭只有一条道,不走多久,便到了宿头,原是一处兵营安安静静地坐在角落,想来里头的军士早已开拔了。

    到了地头,赵二翻身下马,不想那一双脚尖冻得发麻,脚掌才落到地上,一个不留意,差点扭了个趔趄。

    他把缰绳往旁边役夫手上一甩,上前几步,将营房门两脚踢开,正要喝叫,谁知一股子汤饭的香气铺面而来,而营地中间的露天之处,正燃着七八堆柴禾,此时火焰跳跃,把里头映得亮堂堂的,每一堆柴禾上头,都坐着一口大锅。

    不由自主地,赵二把声音给熄了下去,他左右环顾了一圈,瞧见远处站着一个人,正要叫喊,不想对方直直走了过来,笑道:“赵二哥来了,快进来洗把脸!”

    正是顾延章!

    赵二跺了跺脚,跟着他进了旁边的营房,门一开,才踏进去两步,就觉得里头比外头暖上许多,定睛一看,只见屋中摆了三四个比腰高的大桶,均是倒得大半满,此时正冒着热气,木桶旁还搭着两条布巾子。

    赵二快步上前,试了试水温,只觉得入手甚是舒服,当兵的也不讲究,把头埋进水里,快快搓洗了两下,拿起那布巾在脸上几把擦干,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那火气也消了大半。

    顾延章在旁边道:“我已叫人烧了热水,晚间吃过饭,赵二哥泡个脚罢。”

    赵二吐出一大口浊气,似是三伏天吃了一泡井水镇凉的清凉饮子,全身无一处不舒心。

    他还未来得及说话,只听那顾延章又道:“饭食已是备妥了,陈哥拿了些银钱出来,我叫人买了几只鸡,今夜有热汤喝。”

    听了这话,赵二脸上不禁浮起笑来,方才的气恼只像一块指甲盖大的冰块,在酷暑的烈日下,被日头一晒,一眨眼便没了踪影,连地上的水渍也消得干干净净。

    果然一时众人到齐了,几个留下来看顾兵营的大宁县衙役夫便把饭食端上来,人人有一碗热汤,虽是寡淡,分派下来,每碗里头也只有几根鸡丝,可在这些行了整日路,只吃了些冷硬干粮的役夫看来,哪怕是王母娘娘蟠桃宴上的珍馐佳肴,估计也不过是这个味道了。

    饭食分派完毕,除却热汤,还有热饭热菜,并一个炊饼,等众人吃罢了,又有老姜熬的饮子喝。

    大家围着火堆坐了,吃过饭,又喝了姜水,几乎是个个都出了一身汗,睡前再泡一回热脚,只觉得全身的乏意都被勾了出来,等一上炕铺盖竟是温的!

    不光役夫,便是那拉辎重的骡子,今日也分开几个屋子歇着,不用挤做一处,吃饱了不算,还得了些掺着酒的水喝。

    次日,赵二没有催众人起身,叫他们睡了一个饱,等到收拾完毕,再行出发,一天下来,虽是雪依旧忽停忽下,竟是比起寻常时候多走了一小半的路程。

    顾延章把一笔账算给陈顺看,其实饭食都是县衙安排的,他不过拿钱去买了几只鸡,因多给了几个铜板,农户还搭上几斤土姜,买了几十斤柴禾,一夜用干净了,总共花了小半吊钱,叫陈顺一颗高高悬起的心终于落了地。

    如果能按时到地方,便是多花上十倍又如何,比起去到定姚山要给出去的,压根就是九牛一毛!

    陈顺拉着顾延章千恩万谢,他问了个详细,次日想要自家来办,谁知听着容易,做起来却难,他虽是依旧早早到了地头,花销比起顾延章前一日,竟多了一倍有余,可办起事情来,不是拉下这样,便是拉下那样。

    毕竟是五六十人的行宿,没个准备,普通乍一上手,谁又马上能理得顺!

    役夫们前日才享了一日福,次日便待遇掉了大半,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人私底下交头接耳起来,皆知道是那顾秀才办得好。等到第二天,有人主动去同陈顺提,说是愿意帮着顾秀才押解那车辎重,叫他先行去帮着打点住宿。

    陈顺挨了一回,自知自己办不到,也不再勉强,果然就日日把顾延章带着。

    众人朝行夜宿,比起从前,行程快了大半,眼见再走两程便能到定姚山,这日傍晚,顾延章一样跟着陈顺先到了地头,桩桩件件打点妥当了,正等着车队过来,不想外头传来阵阵马蹄声,不多时,营门从外被人推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