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图穷
    顾延章哪里猜得到面前这人脑中会龌龊到这地步,但他向来谨慎,又早对对方起了疑心,便找各色理由坚辞不去。闪舞小说网www



    顾平忠皱眉道:“这是同七叔见外?”



    又要拿话来压他。



    两人正在你推我请,外头忽然来了几人,当前一位十岁的模样,如今天冷,穿一身棉衣,显得有些臃肿。他比顾平忠稍微高上小半个头,两人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因为脸胖了些,倒没有顾平忠耐看,饶是如此,在常人中也已经算得上英俊了。



    这便是那一回把一艘象牙船夹在腿间,摔成两边,被顾平忠揍了一顿的余子顾思耘。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见里头没有人理会自己,便自走了进来,因方才听了二人说话,虽不甚清楚来龙去脉,却也知道这自家老爹在留客。



    他才被打了一顿,又被罚了一顿,此时难得逮到机会献殷勤,忙上前几步,先与自家老爹行过礼,打了声招呼,又转头对顾延章道:“这便是延章罢?”



    笑容满面地同顾延章见礼。



    顾平忠帮着二人引荐了一番,还未来得及多说两句,便听到自家儿子凑上前道:“叫我说,也莫要推来推去了,延章不愿搬,十有还是觉得不方便,不如把咱们在石坛街上的那一处院子打点出来,给他们夫妻二人住了。闪舞小说网www”



    他一面说,一面冲顾延章挤了挤眼睛,继续道:“上回爹不是说要把那宅子发卖出去吗?如今也不用叫人寻买家了,直给延章住了,那里就在闹市上,日常也便宜,咱们两处来往,骑上马儿,小半个时辰便能到,最是舒服不过,他也不用为难,免得回去,还不好同弟妹交代!”



    顾平忠一口老血涌上喉头,被他硬生生压了回去,一个没忍住,张口便斥道:“你知道个屁!”



    饶是他城府再深,被自家儿子这样在背后捅刀子,也有些禁受不住。



    顾平忠原有好几个儿子,他最看重老大同老三,这一个幼子从小便不聪明,不学好,又贪玩,这便算了,还傻。因家中有两个得力的兄弟,是以一直没有多去管他,谁晓得一朝延州城灭,好儿子都死得干净,偏这个蠢货活了下来。



    为这儿子的教养同前程,这几年间,他头疼了不晓得多少回,但从未像此刻这样清醒地认识到,儿子是当真靠不住了。



    顾思耘却不知道父亲本来打着什么算盘,因他傻,家中凡是重要的事体,都不会透露给他晓得,这回出了个主意,还自以为得计,谁想被顾平忠一声训斥,骂得连胆子都没了,只好尴尬地闭嘴站到一边。



    顾延章见状,心念一动,想到早间同季清菱商议住处的时候,有一所房舍便是在那石坛街上,他笑着对顾平忠道:“七叔,既如此,不如我把那一处房舍买下来,你若是看顾侄儿,便卖与我算了。”



    顾平忠脸色微变,他还要再劝,外头已经有人来报,说是二老爷过来了。



    他掩饰地笑了笑,道:“且先放一放,见见你八叔。”



    顾八叔本名顾平礼,他有一张老实憨厚的脸,来去匆匆的,只同顾延章聊了两句,又给了个见面礼,便走了,说是正忙着征召役夫的事,又邀顾延章次日过来吃席,说把事情首尾理罢,就抽时间来好生坐一坐。



    顾延章在这一处坐到下午,同顾平忠父子吃了一顿晚饭,这才告辞而去。



    次日晚间,他依约上门同两位族叔吃席,席间并未见到顾思耘,只得了个解释,说他染了风寒,在后头养病。



    顾平礼说话行事不如顾平忠老练,瞧着十分疲惫的样子,他一面吃,一面同席间二人说话,有几次说到一半,自己就接不下去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解释道:“这一阵子实在太忙了,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平忠帮他打圆场,道:“在办征召役夫,你八叔脚不沾地的,因是你来了,托你的福,我才得同他吃一顿饭。”



    顾延章笑一笑,敬了顾平礼一杯,谢了一回,又道:“八叔不用管我,吃过饭,先回去歇着吧,日后有的是时间吃席。”



    顾平礼道:“无事,难得给你接风,我的差事已是交清了,人选已定,只差七八个,剩下这点子人,我交给搭手去凑,再不管了,只好生回来歇一歇,咱们叔侄好生吃一回席!”



    言语间只把自己撇清开来。



    顾延章陪着两个族叔待了两天,每日虚头敷脑,没一句正经话,其实早十分不耐,因不晓得对方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按捺住了,好生候着。



    没有叫顾延章等候太久,才过了两日,顾平忠突然叫人来寻他,说有急事,让他去府上一趟。



    等到了地方,顾平忠、顾平礼二人都是满脸凝重地坐在堂中,见他来了,忙叫他坐下,顾平忠问道:“延章,你是不是去衙门登了户籍?”



    顾延章点头。



    顾平忠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你怎的不早同你八叔说啊!”



    顾平礼也一样是皱着眉头,道:“前几日我忙着分派征役,差不离了,就没再去管,将剩下一点子尾巴交给搭手去做了,今日他把交去衙门的单子给我了一份,我才见着你的名字你户籍登得太巧,正正人凑不够,你搭了上来,被他当做凑数的,交去衙门了。”



    顾延章听了这没头没尾的一段话,却很快把前后串上了关系,他做没听懂的样子,问道:“七叔、八叔,这话怎说?什么户籍?什么单子?”



    顾平忠满面严肃,道:“上回席间不是同你说过,你八叔如今正在忙征召夫役的事情,如今延州人口稀少,凑之不够,因你才去登了户籍,又未将你爹娘他们报亡故,州中依旧把你家做一等户,他们便把你的名字登上,叫你去服夫役。”



    顾延章立刻觉出了不对,他并不多言,只做手足无措的样子,问道:“可可我家从前也是一等户,并不用服夫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