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正经
    这一桩事不用管,可其余事情,却不代表不用管。

    季清菱便同顾延章商量起落地之后的大小杂事来。

    顾延章见小家伙想这又想那的,实在有些心疼,他道:“这些事情只交给我来便罢,你想一想房中如何布置,瞧瞧要种些什么花草,养些什么鱼虫,其余的不用费那个心思。”

    季清菱摇头道:“你还要考州学呢!家中这些事情琐碎得很,又费时间,才不要你来管。”

    她脱口而出,那话瞧来连脑子都没有过,便直直道来。

    顾延章更是心疼了,他面上不显,只笑道:“延州的州学有甚好担心的,我自醒得,况且我也不是自己上下打点,不过吩咐下头人去做而已,这些个外务,我办起来总比你要容易些。实在不想你这样累心,难得回了家,路途累了一场,你只好好歇一阵子再说。将来还有两家父母坟茔要打点,那时你再来办,我便不拦你。”

    季清菱道:“又不止考州学,已是年底,来年须臾便要发解试,不多久便是省试,殿试也是就在眼前的事情,我也不觉得累,不过吩咐下面人去做而已,实不想别人都在用心,只你一人为旁事所拖其余我帮不上忙便罢,这一向我能做的,你不许插手。”

    顾延章听她认认真真地闹起来小脾气,发出一等命令来,只觉得极为新鲜,仿佛小时候早上起来,谁给他塞了一颗蜜饯在嘴里。那东西未必多好吃,可一大早占了好事的快意,却是叫他脸上的笑按都按不下去,他心中一荡,轻声道:“我也不是甚事都管,不是说了,咱们两家父母的坟茔,都由你来打点?”

    季清菱白了他一眼,小声道:“再说这些话,我就不理你了。”她刚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忍不住恼道:“谁要管那个!”

    她差点忘了。

    延州风俗,祖宗坟茔之事,都是媳妇子在打点!

    她又不是媳妇子!

    这样想着,她又有点心虚。

    好似等到了延州,一去衙门登记就真的成了媳妇子了

    变得太快,她一时都接受不了

    不对,六礼还没有走!

    季清菱一面想着,心中说不出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又吊了一口气。

    还要走六礼也不晓得要走到什么时候,最好走得久一点

    也不能走太久

    顾延章见她面上神色变了又变,尽是十分有意思的表情,忍不住搂着她笑,因怕她害羞,便不纠缠着这问题下去,只道:“若是不好意思,你叫秋月她们不用改称呼,依旧叫你姑娘,叫我少爷。”

    季清菱脸一红,道:“你还想叫什么?”

    顾延章看了她一眼,眼中尽是笑意。

    叫什么,自然是叫夫人。

    不过叫起来有点老,不太好听,还不如叫姑娘。反正都是旁人叫的,叫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名分定了,名正言顺了,其余的,也都不要紧。

    延州也不会待太久,对外也没有太多交往,家里胡乱叫上一两年,也不碍事,只要将来不叫错就好。

    他想着想着,心中满足异常,见季清菱撇开头脸红红的,简直太想凑过去在那脸颊上亲一口。

    他忍不住往前凑了凑头,到底自制住了,把季清菱的右手牵到嘴边,轻轻亲了亲她的指尖,柔情蜜意地抓着那一只手不放。

    季清菱羞到了极致,本都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只面前这人拿那样的眼神盯着她不放,叫她想装傻也办不到。

    顾延章已经在她耳边道:“真想你快点长大。”

    季清菱浑然不知这一句话有多少叫人脸红的险恶用心在当中,只奇道:“我明年都要及笄了,还小吗?五哥你也不过十七而已。”

    顾延章认真道:“太小了。”

    他想了想,觉得有些事情,此刻不说清楚,家中又没有一个懂事的,将来眼前这一人这样羞,便是有了疑问,也不敢来问,便郑重道:“清菱,有一桩事情十分正经,你却不要怕听。”

    季清菱连忙坐正了,倾耳认真听来。

    顾延章又道:“咱们到了延州,先把草帖定帖过了衙门,等名定了,再找机会叫师娘走六礼其实即便不走六礼,去了衙门名分自然已定,我两已是夫妻了。”

    季清菱点头。

    顾延章道:“我过几年再同你圆房,待你满了十八。”

    季清菱呆了呆,整张脸都烧得通红,只觉得自己活了这样久,从未如此害臊过!

    顾延章却抓着她的手不肯放,犹自认真道:“你还家里也没个人,可能不太知晓。女子孕育十分苦楚,我娘当年生我大哥,差点送掉了半条命,后来大夫说,是得子太早的缘故。我小时候听她同爹爹说这话,还不懂是什么意思,现在回想起来,才依稀懂了。这一桩不同其余,我实在是做不了数,也帮不得忙,只能晚些”

    季清菱虽然依旧是羞,可听他说了这样一番话,却也晓得对方是对自己好。只她心中虽然知道两人是要在一处了,这圆房、子嗣等等,根本一点提防都没有,更没有想得这样长远,此时被这般提起,除了红着脸点头,再做不得其他的回应。

    这一厢两人在说话,而后头的马车上,秋月抓着手帕,心头像打鼓一样,扑通扑通大跳不停。

    她被自家少爷赶下了车,只得窝在后头这一辆马车上。

    秋爽她们两个小丫头不晓得想事,还凑趣说,可以一起说嘴打络子,人多热闹,却不知道她一颗心都要急死了。

    两个主家在前头,先不论一个伺候的都没有,孤男寡女的,再是兄妹也没有这样的说法!

    偏生家里头又没有长辈,有个年纪大点懂人事的,还只是个厨娘。

    她恨恨地看了一眼两个坐在一处打络子,犹自说话说得起劲的小丫头,一时不晓得是嫌弃还是羡慕。

    若是自己也不知事该有多好,此刻踏踏实实地干活谈天,再好不过的日子!

    她如坐针毡地数着时辰,好容易等外头马停了,不等车厢稳下来,便连忙开门跳了下车,匆匆赶到前面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