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挨打
    延州,亭衣巷,顾府。

    顾思耘左手拿着一只尺长的浅黄色船儿,右手举着一副火齐对着那船儿,坐在书房里头仔细端详着。

    这是从西域藩国运来的象牙船,从中镂空,上雕人十二,马三,牛七,狗六,还雕出地毯、银瓶、桌椅、毡子、葡萄、石榴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人有穿胡服的,有穿大晋常服的,有袒胸露乳的,看着既精致又奇怪。

    这物件奇便奇在一个稀罕二字身上,若是放在京城之中售卖,端的价逾千金。

    这原是特意寻来送给延州城内一位官员做寿礼的,后来延州城灭,那一位也送了性命,东西便被收进了库房。

    除却这象牙船,顾思耘手上拿着的火齐也不是凡物。

    火齐本身就昂贵,不是大富大贵之家,也用不了,尤其这一件上头还镶刻了宝石、玳瑁、由金银丝儿攥成了一个柄,而头上的玻璃镜儿更是透透亮亮,用来视物,照得东西在其下又大又清,比起寻常的火齐要厉害许多倍。

    顾思耘对着那船儿研究了半日,有滋有味的,时不时还端起桌上的果浆饮子来喝两口,嘴里哼着小调,美得只差没有上天。

    他这边还在享受,忽听外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小厮在门口凑进头来低声叫道:“少爷,老爷来了!您赶紧收拾收拾!”

    顾思耘吓得差点一个趔趄,他手中那火齐也就罢了,毕竟不大,随便拢一拢就好,可那象牙船儿足有尺长,却是十分难藏,仓促之间,只得收拢到了袍子下头,用双腿夹了,匆匆忙忙整了整衣衫,又把桌上的书籍文章挪了挪,拿笔沾了墨,在纸上抄啊写啊的,做出一副认真进学的模样。

    他架势才摆好,连字都没有来得及多写几个,就听脚步声由远而近,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顾思耘扮作一副沉迷进学,方才听到的样子,这才抬起头,见了面前的人,惊讶地喊了一声“爹”,把手中笔放下,这便站起来行礼。

    他还没站直身子,便察觉到不对。

    双腿间夹的那一艘象牙船儿,实在经不得他这样折腾,腿一直,便要掉下去了!

    他使着力气别别扭扭地行过礼,不想对面那一位却并不像往日一般叫他坐下继续念书,而是走得近了,拿起他桌上写了几个字的纸页,又拿起那一本书,问道:“上回叫你做的文章呢?”

    顾思耘心中暗叫一声“要命”,连忙对跟在后头进来的书童令道:“把我前两日做的文章取过来。”

    那书童呆了一下。

    少爷这几日不都在赏玩那几件新鲜玩意,哪里有做什么文章?

    他简直要懵。

    顾思耘当着他爹的面,不敢做出什么表情,只得严辞道:“就是前日我让你收起来的,放到哪里去了?还不快取出来!”

    书童吓得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道:“小人忙糊涂了,一不小心忘了放在哪里!”

    顾思耘瞪了他一眼,骂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还不快去找出来!”

    又转头对面前这一位道:“爹,下头人不得用,不若待他找到再给您送过去?”

    顾明立在桌边,一言不发地看着顾思耘装傻充愣。

    如果不是因为只剩下这一个种

    他冷冷地瞥了自家儿子一眼,眼底的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

    吃亏就吃在出身差,吃亏就吃在大妇没娶好,吃亏就吃在没多一个儿子可以选。

    顾明少时家中甚贫,借着亲缘,去投了族内一位兄长,因他十分机灵,既肯吃苦,又肯多学,得了对方器重,后来便渐渐在其门户之下占了一席之地。

    约莫是十余年前,他投的那一门顾家生意愈做愈大,也不晓得那一位族兄是怎么做到的,竟然打通了同西域好几个藩国的商线。

    鹌鹑蛋大的红火玉,幽蓝幽蓝的宝石,又厚又密的羊毛毯,形状各异的银器,各色,玫瑰熏香露子,西域烟草,只要是运了回来,没有卖不出大价钱的。

    鼎盛时期,他同个投到其门下的族人一起打点着八条这样的商线,银子简直都不当做银子,只当做石头。他还记得第一年去走商线的时候,看到运回来的货卖出那样的价钱,整个人都要发昏了,当真是一辈子没有见过那么多银钱。

    后来不晓得那一位族兄是出于怎样的考虑,自己斩断了其中几条最赚钱的,只留了三四道普普通通的线路,两年走一回,虽然依旧是赚起来富得流油,却再不似从前那般,还特意拉了几个延州城内的官员亲族入伙,每回都白白分钱出去。

    他当时年轻,不晓得这是什么道理,心里还有一阵子嗤笑对方年纪越大,胆子越小。

    哪有人嫌银子得多的!

    可直到他自己现在也坐到这个位子了,才隐隐有些明白对方的做法。

    银子多了,真的烫手

    但凡有些身家,城里那些个官员、胥吏,没有一个不盯着你,上上下下都要打点。

    果然官商官商,朝中无人做官,外头就不好做商。

    怪不得都说富不过三代,还说要诗书传家。

    再有银子,衙门稍微勾几下手指头,你就得伤筋动骨,可若是家门之中有人会,出了哪怕一个做得权,简直是哪一处都大开方便之门。

    想到这里,顾明更是气恼。

    顾清峦五个儿子,除却最小那一个不肯,傻乎乎地非要去习武,其余个个都不要他操半点心,出挑得很,如果没有那一回北蛮屠城,说不定就叫他翻了身,一家人鲤鱼跃过龙门。

    怎么到了自己,就这样不省心?!

    顾明捏着儿子桌上的那一本论语,几乎要气得七窍生烟。

    他从小家贫,着实没有机会念书,是后来跟了顾清峦,为了让他能算账管事,才得了对方请的秀才给他们几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开了蒙,虽然不到做学问、做文章的程度,论语这等最浅显的文作,还是看得懂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