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后怕
    面前两张纸,各都有两个名字,每一张上头加起来不过六个字,顾延章细细看了不晓得多少遍,只觉得此身都不似自己的,笨拙得异常,只得小心翼翼把它们收回信封里,远远放在一边,唯恐不小心碰皱了,才放好,又忍不住挪得近一点,生怕它不小心被马车颠到。

    这样挪来挪去,终是不如意。

    只是信封包着的两张薄而又薄的纸,他却似是抬着山岳一般,最后直接拢到怀里贴心放了。

    他收好之后,心中大定,整个人像是吃醉了酒一般,手脚都发着丝丝的麻,麻来麻去,麻到了心里头,面上除了笑,还是笑,再做不出别的表情。

    顾延章得那两张纸贴心而放,瞬间便像得老天爷多给了一副脑子一般,他把季清菱的肩轻轻扶过来,像呵气一样小声问道:“清菱,你甚时写的”

    季清菱抿一抿嘴,“哼”了一声,过了许久,才貌似不情不愿地回道:“前几日写的”

    她脸红红的,又把头撇开到一边,小声道:“原想同你说,又不好意思,见你总睡着,伤也没好,预着过一阵子再找机会好好与你商量以后的事情,届时”

    顾延章觉得自己简直是得了全天下的运道,才有今日这一回。他晓得面前这一个在此事上面子有多薄,更晓得她私下自己写这一个名字,得鼓起多大的勇气,下多大的决心。

    顾延章心都要不会跳了。

    他从心底到面上都是笑的,实在是一刻都等不下去,只捏着她的手,温存道:“清菱,你坐过来些。”

    两人本来就靠得近,再过去,就要贴着了。

    季清菱有些害羞,又觉得于礼甚是不合,转念想到草帖定帖都写好了,按顾延章从前的说法,二人连那从未有过的堂都已经拜过了,哪还有什么话可说,脸面一红,果然稍微坐得过去了一点点。

    只是还没等她坐稳,顾延章已经轻轻一揽,将她整个包在怀里,贴着心房抱了,轻声道:“叫我抱一会,我想你想得紧。”

    季清菱又是羞,又是怯,想到对方腰间的伤还没有好全,却又是不敢乱动。她原本僵直了身体,后来见顾延章只是抱着她,并不做其他动作,也渐渐放松下来。

    顾延章当真觉得这一时身在梦中。

    他把季清菱抱在怀里,一手扶着她的背,一手抓着她的手,手手五指相扣,锁得紧紧的,却不敢低下头,唯恐被这一个小家伙看到自己的表情同眼神,把她给吓到了。

    顾延章此时眼神火热得异常,其中情浓到了极处,面上表情除了笑,还有一丝难以描述的复杂,那是惊喜混着后怕。

    居然不用再等

    想不到小家伙心软,这样心甜,这样不晓得防备人

    幸好自己动作快

    顾延章眸光微微一暗,心中突然生出十二万分的庆幸来。

    自己这一场病,这一次伤,这一回冲动,来得太是时候了!

    他原本再后悔不过自己仓促行事,把小家伙吓得不轻,如今却万分感谢自己的仓促行事。

    清菱心肠这样软,将来若是不小心,被旁的男子哄了骗了,他又该找谁去!

    尤其延州那样乱,还有一个张定崖在一旁虎视眈眈,此刻劝走了张定崖,孰知往日没有李定崖,王定崖。

    季父在延州官声不错,与上下层级之间处得都好,万一回到家乡,登了姓名,有那么一两个多管闲事的人想到这还有一个故人之女没有归宿,到时候乱点鸳鸯谱,他当真就要追悔莫及了!

    还有那京城之中的李家,虽然应当不会生出什么乱子,可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更何况天下男子,当真没几个是好东西。

    顾延章见得实在是太多了,从前在良山念书,同窗那些个同龄人,便是年纪再小些的,有些居然都有所谓的“房里人”,更有甚者,结伴成对地去那勾栏柳巷寻相好的,还美其名曰“红颜知己”。

    天下间有这种整日睡在床上的知己吗?!

    嘴上礼义廉耻,心里头尽是男盗女娼。

    上一回先生去京城办事,把他交代给钱厚斋老先生督学,在那处同杨义府处了一阵,他更晓得原来所谓的世家子弟,儒门圣人,也不过如此。

    顾延章在延州时年纪跟着父亲宴请州中官员的机会并不是很多,但是官场中人声色犬马,人前人后两张皮,已经叫他看得不少。

    延州边城,尚且如此,那推及其余大州大县,至于京城之中,又该是何等纸醉金迷。

    做官的是这样,做学问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钱老已经算是名满蓟州的大儒,屋中一样有如夫人,有姬妾,听说年轻的时候还与京城小甜水巷里头一位魁首有过一段风流轶事,后来对方舍他而去就了一位宗室,闹得京城之中与其交好的士子们沸沸扬扬,直言那一位魁首是风流场中无情人,又私下对那一位宗室口诛笔伐,群起而攻之,说其有辱斯文。

    士子年轻,不知好歹,那宗室名声被污,虽然面上不说话,后来却私下使了银钱,又用了关系,硬生生把钱厚斋压在文渊阁做了十多年的编纂,直叫他修书修得心灰意冷,眼见再无出头之日了,这才被迫退回了蓟县

    这就是大儒。

    而那杨义府,年纪轻轻的,才学品貌俱佳,家世为人出挑,看着是找不出错事了,谈到妇人品性,口口声声便是要对方性情柔顺听话,大肚能容姐妹,能打点好家事,收拾好宅邸,不叫他后院失火。

    这便是士族才子。

    其实杨义府的想法,只能说是世间风气,无法指摘,可是顾延章管不得这么多。

    天下女子千千万万,别人过别人的日子,可自家只有这一个,没道理每日放在心中当做宝贝来疼的,要去别人家被作践。

    他看她皱一下眉都心疼,去了别人那,日日瞧不到见不到的,谁晓得日子会过成怎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