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独处
    再说当日自蓟县出发,顾宅一行共三辆马车,并许多匹马换骑。

    其时民间马匹大都是驽马,种性好的不是被朝廷圈了地在养,预备将来给军士用,便是被大户精心侍弄了,放在京城等大州大府做卖高价。最贵的一等则是西域贩卖而来的大宛良马,均是价值千金。

    蓟县地小,马匹也不多卖,寻常人家都是租的,从前季清菱寻了许久,给顾延章买了一匹高头大马充作某一年生辰贺礼,这一回自然是带了出来,其余皆是临时买的,又有镖局里给镖师配的几匹脚力,总计快有十来匹。

    这马看着多,其实真正用起来却少,驽马性劣,拿来驮人驮物,走不了几日就会吃力,只得几匹之中反复换来换去,叫它们轮番阵。

    因着马匹不顶用,拉起车来,自然也磕磕碰碰的。三架马车中原本一辆装行李,一辆是季清菱坐的,另有一辆其余仆役用了。

    此时因顾延章腰间受伤,是不能再骑马,偏生又要赶着回延州,生怕去得晚了,甚时那一处另考发解试,无暇准备,季清菱便在自家马车中用厚厚的褥子铺了,四周又用布帛隔出来,专给他辟了一片,叫他在马车卧着。

    幸而当初知晓这一途甚是远,马车定得十分牢靠,又是极大的形制,此时装了他一个男儿,再混着季清菱兼一两个丫头,倒也勉强挤得下。

    诸人打点行囊,重新出发,左近都是小镇小乡,找不到合适的镖局再行雇人,只得就叫那两位镖师开道,好在这一路还不到延州周边,并不算很乱,又有松香、松节跑跑下,季清菱参照着顾延章从前行事,一一打点了,虽然不如前半截路顺逐,行路也慢了一半,却也没出什么岔子。

    顾延章在车卧着,他身强体壮,果然好得甚快。原还每日吃药,那药中是有柏子仁、酸枣仁,又有合欢皮,全是安神助眠的,只叫他车便睡,后来伤势愈合得差不多了,药也停了。

    没了安神之药,他神智一清,将前几日自家行事回想了一遍,简直要回去把彼时的那一个自己给揍一顿。然则话既已出,覆水难收,当日一是病烧,二是被人所激,这才昏了头,教季清菱这样难为。

    他越想越是自责,尤其见季清菱这一阵子连双颊的肉都消了下去,更是愧疚得不得了。

    其实季清菱瘦,泰半是连续赶路所致,便是没有他这一番折腾,一样不会多有精神,毕竟没有哪一个不是放马长大的小姑娘家能在马车里窝这样长时间,又总是跑马赶路还精力充沛的。但是顾延章先入为主,早把责任全揽在了自己身。

    他仔细想来,二人从来都做兄妹相处,自己乍然这样一番表白,小姑娘不受惊吓才是奇怪,偏自己冲动之下,脑子也没了,一心只想着把人逮到自家墙里,再不放出去叫他人夺了,竟然在这样时机尚未成熟的时候做出匆忙举动,实在是又自私又可恶,简直不是人之所为。

    他想一回,又心疼一回,心中难受,这日再做出发,待季清菱交代好外头各色人等行事,回到马车,他便再也不能按捺下去,把她叫到身边,自陈有话要说。

    秋月跟在后头本要同马车,不想一只脚才踏进去,便听顾延章对她道:“我与姑娘有话说,你且到后头马车去罢。”

    秋月一愣,等到反应过来,脚都吓软了。

    她实在太怕这二人独处,因是贴身伺候,又跟着坐一辆马车,近些日子她已是察觉自家姑娘有些不对,常常神思恍惚,偶尔还会望着家中少爷发呆,一时喜一时忧的,叫她看了心中忐忑得很。

    然则秋月毕竟是下人,没有道理主家做了吩咐,自己还反对的道理。

    不仅如此,若是季清菱出来说话,她还能多说两句,此时得了亲口顾延章吩咐,脚像自己有意识一般蓦地就往后退,一双手还乖乖把车门给关了。

    不晓得为何,阖府之中下下向日都对这一位少爷怕得狠,她也不例外,见了人,不要他黑脸,自家心就抖三抖,总觉得这一位只是不凶,当真凶起来抬眼就能吃人一般。

    这一厢秋月同手同脚,六神无主地往后面马车走,一面走,还一面往回望,似乎自己多看几眼,里头就能少说几句一般。

    那一厢,马车里门一关,顾延章便对季清菱道:“清菱,你过来坐。”一面说,一面整了整自己面前的位置。

    顾延章伤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得季清菱在马车某个角落垫了厚厚的褥子,叫他靠着背,不用碰到腰,十分方便,他此时便坐在那一个角落,神色温柔地瞧过来,还往面前那一片地方垫了几块平日里用来伏趴的毯子,方便季清菱坐得舒服。

    季清菱犹豫了一会。

    车里只有他们二人,顾延章那位子选得甚近,只要一坐过去,就是手脚相接的距离。

    她的脸慢慢红了起来,一步分作两三步,还是依言过去坐下。

    顾延章待她坐了,深深吸一口气,把今日思量已久的话慢慢地说了,他怕前头赶车的听到,把声音放得极轻,道:“清菱,那日我同你说的事情,你想得如何了?”

    季清菱踌躇片刻,正要想一想该怎样答话,不想那一边顾延章已是接着道:“想不明白,咱们就不要想它了。我这两日趁着脑子不糊涂了,把事情好生计较了一回,咱们回了延州,先去你家瞧一瞧情况,若是能有些痕迹最好,若是没有,就去一趟衙门,把名给复了,再问问当日的情形你爹有八品官身,又是阵荣烈,你兄长也一样阵而亡,十有,朝中会有表彰,尸骨若是不出意外,便是没有坟冢,也有英烈碑,头自列有姓名。”

    “你家中只剩一人,定有抚恤银两,先誊了名字,不论银两甚时下来,总归把人头定好了,再去登记屋产田产,若是有旧人在,还能得几分香火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