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给踏秋清的加更)
    季清菱看一回天色,觉得此时顾延章应要休息了,生怕他与那张定崖说起话来便不知时间。www



    毕竟他们两从前可是有一种说法,形容二人做起事来是什么都不顾,常常“同出同入,同榻同席”。



    她想去催一回,只是方才做了那样一个决定,不知为何,此时竟生出一股近乡情怯之心,十分不好意思见到那一个人,偏是担心他的伤口,又着急相见。



    最后担心压过情怯,季清菱走到床前,自家洗了一回脸,正要出门,后头一阵悉索声,却是秋月爬将起来,问道:“姑娘起了?可是要去看少爷的伤?”



    秋月自瞧破了顾延章的心思,便十分小心,生怕季清菱哪一时有了机会单独同家中少爷在一处,不小心动了女儿心思,届时一男一女,十分难以收场,是以但凡见她有什么动作,身边又没跟着人,便总要自己随着。



    昨夜她被顾延章拦在门外,一直坐立不安的,生怕在自己不晓得的时候,已经闹出了什么事情,后来得知竟是少爷受了伤,更是慌张。



    她虽没有太多见识,却也听过几场戏,在茶楼见过人说几回书,后来得了福分,季清菱教她识字,那些个诗词歌赋的她是不感兴趣,可话本子却没少看。



    但凡话本也好,说书也好,唱戏也好,里头不是男子落难,女子搭救,便是女子落难,男子搭救,救来救去,一时你有伤,一时我有伤,伤着伤着,便伤到了一处!



    别人是别人,这两位可千万不能伤到一处啊!



    季清菱没瞧出秋月的心思,只点了点头,道:“你且回房去睡罢,把秋爽叫过来便是。闪舞小说网www”



    秋爽那个傻丫头,毛头毛脑,毛手毛脚的,顶个啥用啊!



    秋月心中暗骂一回,连忙站起身来,稍微收拾了一下,道:“叫她睡罢,我同姑娘过去!”



    她自告奋勇,季清菱自然也不多言,两人一前一后去了顾延章门前。



    秋月上前拍门,不多时,松香出来应门,见是她们二人,十分吃惊,忙让了进去,回头叫道:“少爷,姑娘起了,已经过来了。”



    顾延章正伏在榻上,胸下撑着一床叠成方形的被褥,手头悬空,捧着一本书看得认真。



    见季清菱来了,他下意识地便要把书收起来。



    然则已经来不及了。



    季清菱上前几步,把那书抽了出来,瞄了一眼,原来是一本经注。



    她几乎是有些生气地道:“才退了烧,腰间也没好,早上同客人说话半日就算了,好容易歇下来,怎的又在看这个!”



    顾延章听那“客人”二字,心中一喜,又连忙道:“才睡了,方才起来,睡不着,这才拿书来看,还没一会,你就来了!”



    季清菱狐疑地转过身子,看了松香一眼。



    松香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全不去插两人间的事情。



    反正多说多错,装傻总行了吧。



    季清菱自然不可能跟书童去确认这种事情,只得把书递给秋月,让其收了起来,又对顾延章道:“大夫说了,要好生歇着,不要费脑费心的,过两日好了再做旁的,岂不是好?”



    顾延章诺诺连声,只拿一双眼睛瞅着季清菱。



    他卧在床上,还带着两分病容,偏那一双眼睛又黑又亮,不知是不是伤了后腰,又才退烧,显得格外气弱,与原来的他全不一样,似是翻转过身,把武器压在身下,把肚腹露在人前的刺猬一般,此刻还巴巴地望过来,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平白把季清菱看得心跳都快了两分。



    顾延章平日里那般沉稳,此刻歇下外壳,倒是回复了本来的年龄,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年郎而已,眼中全是赤子情怀,少年情思,叫人怎能不在意。



    季清菱心中一软,面色一红,责怪的话再说不下去。



    她干咳了两下,把松香叫了过来,问了一回顾延章饮食起居,又问他甚时换的伤药,甚时吃的药,伤口此时如何,仔仔细细,直把松香问得满头冷汗,在顾延章的盯视下把话编得圆了,这才凑合放过。



    问完话,季清菱待要回房,不想却被叫住。



    顾延章道:“我实是睡不着,你今日睡了多久?”



    又拿些没油没盐的话来问她。



    季清菱少不得一一答了。



    顾延章小声又道:“你既是不困,又不叫我看书,不若陪我坐一会,说一会话,等我困了,自然就睡了。”



    季清菱见他这一副模样,怎生拒绝得了,果然叫松香搬一张椅子坐在床边,同他说起话来。



    她一心想哄顾延章睡觉,便拿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来同他聊了,并不说什么有意思的内容,只是哪一样东西配哪一样东西好吃,哪一个人哪一本书有意思,谁谁谁的诗赋写得不如谁谁谁好云云。她自觉甚是无聊,却不晓得自己在这一处细细碎碎说些闲话,已经把旁边顾延章看得心中甜蜜蜜的,别说困,就是听上三天三夜,也还嫌不够。



    季清菱说了半日,茶水都喝了三泡。



    因为怕夜晚睡不着,她叫人只下了几片叶子,此时便如同喝水一般,旁边顾延章仍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一面含笑,一面应话,半点没有困倦的意思。



    她喝过茶,把杯子放回到一旁的桌上,待转过头,又见到顾延章拿眼神跟着自家走,自家去到哪里,他就看到哪里,只叫她再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一行人在这小客栈中住了七八日,直到顾延章伤口结了一层薄痂,轻易不容易再撕裂了,又去一趟医馆,叫那大夫看了,果然已经大好,这才继续往下行。



    因上一回与大虫相搏,两个镖师俱已受了伤,不好再护镖,季清菱给他们提前结了银钱,安排他们在当地住下,待伤好了才回蓟县。



    两个镖师出一趟镖,虽是受了些伤,却因顾延章的一番分派,得了一大笔银子,回乡直接便可买些宅地安家了,早千恩万谢。



    其实按照当时签的契纸,他们保送这一户人家回延州,途中劳力俱已买断,顾延章是不必将那孙老爷子的银钱平分的。谁晓得他不但平分了,还将自己的同季清菱的也让给了二人,叫他们发了一笔横财。回到蓟县之后,因季清菱是女子,不好乱说,两人却把顾延章一番行径好生传扬了一边,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此事提过不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