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引导(给曲明初的加更)
    他一面说,一面就要翻身。

    季清菱连忙拦住,道:“莫要乱动!腰间还有伤呢!”

    顾延章这一回神智才渐渐回笼,反手去摸一把腰背,果然那一处疼的地方已经用纱布包了几层,他恍惚忆起白日,似乎确实这样一回事。

    季清菱见他醒来,连忙问道:“我叫人煮了面,又煮了粥,想吃哪一样?”

    顾延章半点胃口也没有,勉强吃了半碗面,又喝了药,倒头睡去。

    次日醒来天已经大亮,他喝了药,又睡了一个长觉,烧便全退了,虽腰间还疼,倒是不妨事,等睁开眼睛,扫一眼屋内,却见茶桌前伏了一个季清菱,旁边几个伺候的或坐或靠,睡得正香。

    他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一阵发酸,又是一阵发甜。

    初冬早晨已经开始有些寒意,顾延章看一眼季清菱身上穿的衣裳,只觉得有些少,正要出声叫一个人,不想对面季清菱已经似是有所感应一般,蓦地睁开眼睛,把头抬了起来。

    季清菱见顾延章醒了,连忙站起来,几步走了过来,伸出手摸一摸他的额头,低声问道:“还烫不烫?”

    顾延章也小声道:“已是好了,只腰间还有些疼,将养一阵子就好,不是什么大碍。”

    季清菱终于长长舒了口气,复又试了一回温,等确定确实没问题了,这才放下心来,刚要抽回手,不想却被顾延章用手捉了,拉着不肯放。

    季清菱转头看了一圈,几个下人都还在睡,昨夜大家几乎都没怎么合过眼,此时两人动作不大,倒是没把人吵醒。

    顾延章已经把她的手拉了拉,教她半坐在床边上,这才轻声轻语地道:“清菱,昨日是我不对,我烧得糊涂了,急急忙忙的,做了许多错事,说了许多错话,你还生我气吗?”

    他这样伏在床上,脸上还带着病容,身上还包扎着纱布,别说季清菱本来就没生气,就算原本生着气,也被磨得没了,她低声道:“我没有生气,你快些好起来是正经。”

    顾延章又道:“我虽是做了错事,说了错话,心却是没错的。”

    他拉着季清菱的手,伏在床上,又低到高地仰视她,声音轻而又轻,道:“我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一刻都不想等了”

    季清菱轻轻呼出一口气,道:“我现在晓得了”

    她面上微微一红,道:“昨日我见了你伤得厉害,又发着高烧,实在心里头难受,便坐在此处想了一宿我好像有一点懂,又好像不是很懂索性也没有多少天了,过一阵,我们另找时间好生谈谈。”

    她说完这一句话,有些腼腆地看着顾延章,轻声叫道:“五哥,你腰间还疼不疼,要不要找大夫来给你重新上一回药?”

    顾延章听了她这样的回复,又听她叫一声五哥,一颗心飘啊飘,全没了感觉,哪里还晓得腰疼不疼,把头摇一摇,又点一点,只知道看着季清菱发呆。

    被他这样看着,季清菱红着脸站起身,把手抽了回来,问道:“你饿不饿?我叫厨房送吃的过来。”

    厨房里吃的早就备下了,季清菱叫醒了秋月,诸人一阵忙碌,这边才梳洗完,那边吃食都上齐了,两人一处吃了些东西,还未来得及说两句话,外头便有人轻声敲门,又自报家门道:“顾兄,听说你好些了?我是张定崖。”

    顾延章一时脸都要绿了,他转头问季清菱道:“他甚时来的,怎的同我们住在一处客栈?”

    季清菱听他口气不对,便把昨日的事情简单说了,又道:“你那时伤口一直流血,他还拿了伤药出来,十分得力,说起来咱们得好好谢他一回。”一面示意秋月去开门。

    顾延章心中甚是别扭,却不能不承这个情,一时张定崖进来了,果然诚恳地道一回谢。

    张定崖见他恢复了六七分精神,先是一喜,把那道谢推拒了,又笑道:“不是什么珍贵东西,配起来也不麻烦,若是得用,我多配个十瓶八瓶的,你们拿着使。”

    两下寒暄几句,那张定崖又道:“顾兄昨日倒是跑得快,倒是累得我一个人在后头应付那孙老爷子。”他顿一顿,道,“孙老爷子听说我与你同路,便要我与你转一句话,说他家中有子嗣在京中做官,住在梁门大街里头姓孙的那一家便是,若是将来你有什么事情去京城歇脚,务必要去一趟那一个孙家,届时提一提他的姓名,再提一提昨日的事迹,自有人来打点。”

    他见顾延章不像是有兴趣的样子,又见季清菱也不甚在意,便又抛一个话题道:“对了,昨日我来了此地,打听一回,才晓得原来那孙老爷子这一阵倒是在此处闹出了不少事情他家花了重金悬赏虎皮,惹得周边的猎户全上了山,谁想被一家摸到有一窝虎穴有个崽子,无意间说出去,被他家小妾晓得了,硬是要带回家养。后来果然有猎户为了钱去偷了来,不想还没出山,便被那大虫知晓了,两个猎户直被咬死,他们几人本是坐了马车去看热闹,不想也差点成了那两只大虫的腹中餐。”

    顾延章听他说得起劲,不好不回,只得同他说一回话,不想那张定崖打蛇随棍上,见他今日态度十分和煦,立刻就道:“顾兄,我也要去往延州,不如这一路便搭你们的伴,行路也不会那样无聊。”

    顾延章十二万分地不愿意,可他毕竟才承了张定崖的情,若是此时一口回绝,实在是不妥,他想一想,问张定崖道:“我从前听说,去延州之人,十有都是为了出身?”

    张定崖点头道:“若是能,我自去考进士了,也不图这一条道,只我从小不爱念书,延州这一边有个机会,能由钤辖推荐去京中三班院参加试射殿试,考绩好了,也能得一个出身。”

    顾延章便道:“我们这一队人多脚慢,少不得要拖时间,若我是你,便会快马加鞭,早日到了延州,不说其他,至少得先入营混个脸熟,你再迟个一两月去,人都把名额抢光了,哪里有剩下的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