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镯子(二更)
    且说顾延章前一夜与同窗依依相辞,众人吃了一回席,晚间回家打点一通各色事务,早天色才亮,便带着季清菱一同去找柳府一门辞别。

    他骑马先行开路,待走到街边拐角处,见一旁停着一辆马车,挡住了一小片路道,便勒了下缰绳,放慢了速度,缀在季清菱坐的马车后头,打算护着车子过去之后,再打马向前。

    刚与那马车相交而过,顾延章正要放开缰绳,谁知听得后头一阵风声,似是什么东西朝着自己破空飞来。

    他十多年武艺岂是白练的,因怕是什么暗器,并不敢伸手去捉,只将顺手将马鞭往后一挥,堪堪卷住来物。

    待扭过头,这才听到有女子惊呼道:“我的镯子!”

    顾延章定睛一看,果然那鞭尾处卷着一个厚大银镯,因吊了这物,手中凭白怕重了有一斤,也不晓得是哪一家姑娘,竟把这样的东西戴在手,也不嫌重。

    等抬起头,却见那辆马车帘子掀起,一个十多岁的女子正往自己这一处望来。

    顾延章还未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又道:“这是顾家哥哥罢?”

    他扫一眼那马臀烙的一个小小的“钱”字,心中若有所悟。

    回还在他家见过一回家眷,钱家这样年龄的,好似是厚斋先生的小女。

    他在马背躬了躬身,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道:“钱姑娘一向安好。”

    一面说着,一面手腕使力,将那鞭子甩出。

    重重的银镯子顺着他的力道被抛掷到了马车门前一处踩脚木,只微微晃动了一下,便安安稳稳地躺好了。

    顾延章这一手鞭子耍得极是漂亮,更兼动作潇洒,把钱芷看得呆了。

    他头都不抬,也不再有任何言语,只在马背躬身行了个礼,立刻就转过身,脚跟轻碰马腹,径直走了。

    这边钱芷好容易反应过来,方才精心准备的话早忘光了,等复又记起来,嘴巴刚刚张开,就吃了这一马屁股的灰尘,待要开口,那边一人一马已是跑开了。

    她回忆起刚刚顾延章同她说的话,虽然只有短短一句,用词也十分平淡,可声音如同玉石相击,实在是好听,又兼行动间有礼有节,那送还镯子的举动,更是瞧得人心潮澎湃。

    钱芷的一颗心跳得飞快,看着顾延章骑在马一路往前走,连背影都是好看的,心中既遗憾又带着一丝的期盼,本还在回味着,忽见前方马车的车帘撩起,一个小姑娘探头出来,因日头才自东方而出,恰恰在其人头顶,逆着那光,竟叫她看不清对方相貌。

    两辆马车隔得并不太远,对面说话,这边也能依稀听得清楚,钱芷才猜到那应当是顾延章的妹妹,还没来得及多想,已经听那小姑娘道:“怎的了?”

    那一个方才面对自己礼貌得近乎严苛的顾延章,轻轻驾马走近了那一辆马车,与那一个小姑娘挨得甚近,柔声道:“一点小事,已经好了,你且把头躲进去,外头都是尘土,小心呛着了。”

    那一个小姑娘不晓得低声说了什么,惹得顾延章低低笑了两声,伸出手去,把车帘帮着轻轻放了下来,一面又打马走向前去,带着这马车并几个后头跟着的仆役走了。

    明明只有短短一瞬,可顾延章无论是动作,还是声音,都简直是百般温柔,千般体贴。

    钱芷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呆了一呆。

    车里两个小丫头经了刚刚一事,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忙把那银镯子从车门处拾起来,只来得及擦了两下,许嬷嬷已经捧着几个装了各色饮子的竹筒回来,见那小丫头手中拿着一个银镯,诧异地问钱芷道:“姑娘,这不是回你出痘子的时候用来压邪的供奉镯子吗?这东西足有十多两,怎的带出来了,手竟不嫌重吗?”

    钱芷接过那镯子,并不答话,只板着脸望着外面,似乎这样就能穿过前头那一辆马车的车架子,看到里面的那一个小姑娘一般。

    她也不喝那嬷嬷买回来的饮子,只对丫头催促道:“叫赶车的快些,不要误了时辰。”

    果然不过晚了片刻功夫,去到柳府,已经不见那一行人,更是不见顾延章,只有大门口几个老婆子在收拾,地还有些水痕。

    钱芷以为顾延章带着妹妹进了柳府,待家中下人前递了帖子,马车一停稳,便匆匆忙忙下车走了进去,自己径直进了内院。

    柳沐禾方才得了消息,在房间里等她,下眼皮直打架,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却还是撑着同她打招呼道:“今日怎的突然想起来寻我,还这样早。”

    钱芷不由得问道:“你怎的在此处?我来时见了柳伯伯的门生,就是那一个顾延章,他不是带着妹妹要来辞行?”又道,“你不是同他那妹妹处得甚好,怎的,人要走了,也不来同你辞一辞?”

    柳沐禾听她口吻不对,奇道:“怎的了,一大早的,怎的似乎带着火气一样?”又道,“前一回已经辞过了,刚刚又在门口送了一番,此时想必已经走到半路了我爹要去书院,跟着他们一起走了。”

    又笑道:“我娘心疼他们要赶路,怕误了时辰,恰好爹爹要去学中,索性叫我们几个在门口接了一回,就在前门喝了一轮茶水,拜三拜,就算辞别了。反正自家人,也不讲那样多虚礼。”

    她早实在醒得早,因惦记着要同季清菱送别,前一夜连夜赶了半夜的工,做了一幅消寒图,一幅消夏图,今早一并送了出去。此时事了,早困得不行,却不想这样一大早,钱芷竟跑来寻自己,当真是碍着面子不能不招待。

    钱芷听她如是说,简直如同遭了一个闷棍,砸得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失声道:“在门口辞?这也……太……”

    柳沐禾笑道:“有甚不妥的?我祖母这一阵子带着几个小的去清云观听道了,家中也就几口人,不过出个门迎一迎,不是挑刺的,谁会说什么,况且就算是要说,也只会说我爹娘疼爱弟子,视若一家,哪里会有什么二话。”

    钱芷脑中乱极了,压根没有功夫去管她说了什么。

    人已走远,自己还在这柳府耽搁了半日,此时百般心思,千般企图,全无了用处。

    也不晓得刚刚那一面,他记不记得自己,又对自己是怎生一番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