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办法(一更)
    钱四郎毕竟在清鸣入学,同良山之间虽然相隔较远,到底两边常有往来,他叫人去打听,倒是极凑了巧,将将在顾延章辞别同窗那一日得了消息,说是这一位就要请退回往延州,书院里头学子们正凑份子给他办辞别宴。

    这一个消息传回来,钱四郎当晚回家,立时去找了妹妹,他情知不对,把事情转述了,又问道:“既是要两家说亲,他怎的又跑回延州去了?”

    钱芷只晓得顾延章在延州有一个未婚妻,却未曾想到对方会这样快回去,此时听了,几乎要再坐不住,她勉强道:“我又怎知道,只晓得一回娘还在问我,也没多久……他这是长久回去,还是只回去处置一下产业,便复又回来?”

    钱四郎顾头不顾尾,只听人探得了那一事,立刻就跑了回来,哪里会想得到那样多,此时听了妹妹在问,答也答不来,只得匆匆再着人去打听了。

    他不敢去问父母,这究竟不是他分内该管的事情,若是叫钱迈晓得了自己一面读书,一面还为这事跑来跑去,少则一通批评,重则一通斥责,还是不要去摸这老虎屁股的为妙。

    钱四郎这边忙着去帮妹妹打听心人的情况,却不晓得钱芷得了信,不用他帮忙,自己就已经有了办法。

    她自知道那顾延章明日便要出行,一晚都在盘来算去,等到次日寅时不到便爬了起来,对着铜镜自梳自扮,还命几个丫头把几个新衣箱子都翻了出来,挑选半日,择定了一身装扮,用十二分的心思打扮了,又吩咐丫头叫马房安排马车,说是自己要去寻柳沐禾,赏看其家中一架子才开的白蔷薇花。

    她有这样靠谱的理由,虽然出门甚早,钱孙氏也不过念叨两句,因想着这一个女儿近日为着亲事心中不畅快,去寻闺中玩伴散散心也是好事,索性身边有丫头并一个稳妥的嬷嬷跟着,便不多话,还叫她好生散散心,只要早些回来云云。

    却不想钱芷心中早有成算。

    顾延章今日要回延州,必要去辞别柳伯山。

    她昨夜已经翻了历书,今天的吉时是辰时三刻与未时正,赶路要早行,他要辞行,必会在辰时左右门,这才能赶在辰时三刻正出发。

    柳伯山并不在书院中安住,这样早,定然还在家中,只要自己算准吉时,在半路候着,决计没有遇不的道理!

    钱芷坐着马车出了门,等到了柳伯山家附近的大街,看一回时辰,只觉甚早,便借口胸闷,叫那车夫行一行,停一停的。

    她揭开帘子一角,探出头去,面是在透气,实则往后眺望,一面看,一面心中惴惴不安。

    今日的举动,全是凭满腔不服与一时之愤,当真出了门,此时走到一半,却又开始忐忑起来。

    等见了顾延章,跟他搭了话,自己又该说什么?

    两人只见过一面,自己仰慕他人品文章,才有了这一回的冲动之举,其实说起来当真不是什么得了台面的做法,真个相逢了,除了敷衍闲聊几句,自家总不能把心中所想诉说出来罢?

    那当真是什么体面都没了。

    可是难道自己费尽心力,来此当真只见一面,叫对方认住自己,便罢休了吗?

    然而不这样,又能怎样?

    哪怕钱芷胆子再肥,性子再骄,也依旧是个大家出身的闺秀,偷偷来此见一回顾延章,搭两句话,已经是她能做到最离经叛道的事情,再进一步的,当真是想也不敢想出来了。

    她只心中偷偷做一回梦,觉得待见了面,多说几句,他见自己这样的相貌人品,也许就会心生好感。到时回了延州,认了那定了亲的女子,两两相较,他说不定就会想起自己,觉得还是自己比较好。

    定然是会的罢。

    只盼那一桩亲事,能出些什么变故才好……

    钱芷一颗心儿扑通扑通的,鼻尖渗出了汗,忙又用绢丝帕子轻轻压干了,生怕早间对着铜镜花了半日功夫才扮好的妆面,就此晕开,再无法给那人瞧见。

    柳府偏安一隅,并不建在闹市,行人甚少,这辆马车停在路边拐角处歇着,很容易便能将周遭情形尽收眼底。

    钱芷有心探看,果然只等了不久,远处有马蹄、马车的声音传来,极目远眺,那马车倒是普通,只当前一人,马壮人高,虽隔得远,看不真切,可形容依稀,当是她等的那一位无疑了!

    钱芷估着时间,把车帘放下,车内除了她的两个贴身丫头,还有一名中年妇人,她做一副胸闷的模样,对那妇人道:“许嬷嬷,我胸口闷得很,你代我去前面那一处买些清凉饮子来罢。”

    这会接近辰时,沿途也有不少饮食铺子早取下门闩,开了铺子做些营生,不远处便有一家卖各色饮子的,里头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

    许嬷嬷听了此话,并不疑有他,应了声是,从车取了铜钱,径直听命买清凉饮子去了。

    嬷嬷一走,钱芷复又撩起一角车帘。

    耽搁这片刻,那一行人已行得近了,果然当头一人身着深灰色骑装,脚踏马靴,因骑在马高马之,更显得肩张背挺,英武异常,既有文人的气度,又有武人的力度。

    正是那顾延章。

    距离一回两人在钱府见面,其实已经有一阵子了,究竟只见过那一回,哪怕钱芷常常拿当日的场景出来品味,顾延章的形象也已经略有些模糊,可这一时乍然相见,却又把她看得心跳漏了一拍。

    这人的相貌气质这样好……

    比她记忆当中的,还要好!

    她只觉得自己手心一阵发粘,汗渍渍的,心跳更是越来越快。

    趁着那人越行越近,与自家马车就要相擦而过,钱芷连忙把自己特意戴在右手腕处的一只实心银镯子褪下,冲着那顾延章的背部砸去。

    一面砸,她还一面发出一声惊呼,细声喊道:“我的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