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章程(下)
    这一篇文章不到两千字,钱迈只略扫了一眼,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冷哼一声,将那几张纸“啪”地一声,拍到了桌子上,冷笑道:“你叫转运司下头干活的那些个连字都未必能认全的大老粗,来对着你这一篇之乎者也行事?你当真是能耐啊!”

    钱大郎垂手站直,连头都不敢抬,然则心中却是不服气的。

    他这一篇文章,做得虽然说不上大才,但也并不差,尤其与方才那一份对比起来,更是不晓得要好多少。

    可是自家老爹此时发了恼,却也不能违背,他立在原地,也不说话,只低头给他训。

    钱迈还没来得及继续往下说,就听外头小厮在回话,先问候了一声,又道:“老夫人来了。”

    果然没一会,钱孙氏便走了进来,嘴里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怎的还在书房里头?”

    她见里头这一站一坐,一垂头一生气的模样,立刻猜到这是丈夫在教训儿子。

    钱孙氏也不正面劝,只对着丈夫道:“也不瞧瞧大郎多大的年纪了,你还这样当小孩子在管教,过两日又来同我抱怨,说他立不起来。你时时这样管着,怎的有立得起来的一天?”

    她看一看时辰,复又道:“这样晚了,你当自己还是年轻的时候,一宿不睡,明日一样还是精神抖擞?什么事情不能明日再说?人又不是铁打的,哪里经得起你这样耗。”

    钱迈已经不是第一次教训儿子的时候被老妻打断,然则这一回他实在气得狠,也不多话,只道:“你且先回去,我过一会就歇下了,我也不多说他,只交代两句。”

    钱孙氏并不晓得来龙去脉,她见丈夫神色并不是多生气的样子,桌上放着文章,儿子精神尚好,也并不十分慌张,便放下心来。交代几句,她吩咐书童好生伺候,又留了个丫头下来看着,这才回了屋。

    钱迈失望到了极点,待得钱孙氏走了,这才把手中顾延章那一份文稿放在长子面前,道:“你自己好生看一看,你那一篇,同这一篇,有什么区别?!”

    钱大郎把两份文稿放在一起,看来看去,还是觉得自己的好,他低声道:“大人,恕儿子愚钝……着实未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钱迈简直要被气死。

    他被堵得胸口一塞,连着咳了两声,过了片刻,才捏着拳头道:“你也是当爹的人了,因着我的名头,在清鸣之中做了这样久的训导,我原还想,趁着我还在,往日那些个同僚情谊也未曾耗光,等你处事成熟,便帮着寻个官职,叫你出去好生见识一回……照现在这样看,也不用帮你打点什么了,只好生留在这蓟县,做一辈子的训导便罢!”

    钱大郎吓得脸色一白,抬起头,叫道:“爹!”

    钱迈挥了挥手,道:“你也不用叫我,也不用怕,你这样蠢,等出去做官,还不晓得被下头的胥吏骗成什么样,我年纪大了,见不得自己子孙丢脸,你好生留在此处,我也放下心,省得日日念着,怕哪一日要帮你收拾烂摊子!”

    钱大郎的简直要吓得魂飞魄散,他天分普通,算不上出挑,又因是老大,从小便被父亲严加管教,好在母慈,常常帮打圆场,这才日子好过许多。今日母亲一走,被父亲这样一训,顿时不晓得该如何办才好,只捏着自己的文章,呆呆站在原处,连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钱迈却不再为难他,而是道:“我晓得你不服气,觉得自己文章做得好,我只问你,我方才叫你做的文章,是拿来做甚用的?”

    终于有了自己能答的话,钱大郎连忙道:“叫各地转运司照着行事……”

    他一面说,一面在腹诽:各地转运司照着行事的章程,哪一份不是许多人一同做的,哪里轮得到自己说话!

    钱迈虽然猜不到自家儿子心中想什么,多年看着,却早知道这是一个资质平平却又自负的,他问道:“你给转运司作的章程,最后是给谁看的?”

    钱大郎道:“自然是转运司中的官吏。”

    钱迈冷冷道:“不是给转运司中的官吏,是给负责运转后勤的胥吏,叫他们一一教给下头做事的民伕、厢军!”

    “你写这样一篇文章,是指望那些个大字不识得一箩筐的人来听懂你的之乎者也,还是觉得那些个欺上瞒下的胥吏,会耐得住性子从你这一堆废话中总结出子丑寅卯来,教给下头的办差的人?”钱迈冷笑一声,道,“我也不指望你多聪明,只想你稍微动一点脑子。”

    他点着顾延章那一份文稿,道:“你只晓得人家写得直白,全是叙述,也不看看他这条条项项,有哪一点是废话?你且试着删一条去,再写一遍,看能不能自家写出一条更言简意赅!”

    钱迈望着儿子,脸上满上恨铁不成钢,厉声道:“我也晓得你资质普通,从来对你也要求不高,可你笨就算了,不能蠢!有好人在前头带着,你连跟着走都不会,还要嫌人家走的道不对,天底下没有见过你这样傻的!”

    他骂也骂了,气也出了,更是知道其实并没有什么用,毕竟人已经长成,性子想要改,当真不容易。

    他叹一口气,道:“我也不再说你,你只好生回去想想,做事要怎生一个做法,不要整日只晓得做些无用的文人之事!”

    把儿子撵走,钱迈捏着手头顾延章那一份文稿,一瞬间竟然生出冲动,去同他确认一回那延州的亲事究竟能不能成。

    儿子这样不中用,除了一味自负读死书,甚事都不会,将来自己这一门府第,究竟要交给谁能才能扛起来?

    他看一回文稿上的内容,又是喜欢,又是恨。

    喜欢的是这人为何就这样醒目,这样知事,这样沉得下心去做事,这样认真细致,恨的是这样的人不是自己的儿子便罢,女婿也得不了了,更可恨的是,自家居然连个先生的名头都没能捞上!

    分割线

    还有三天就上架了,文文会倒,建议养肥的亲在31号前把免费章节都看了养肥的亲估计看不到这一段

    在努力攒稿子,如果进度不出什么问题,会有爆爆爆更。

    :俺已经开通了粉丝称号,今天在后台看了一下,hideikihsoy、炼炼炼小桃子、踏秋清、嗷嗷呜啊、madoka1013小兔几位亲这个月打赏都已经满一千币,可以顺便去领一下,小农意识的我,觉得达到了条件不领好吃亏。其他的朋友看不见这个,这不是在求粉丝称号!

    谢谢大家的推贱票不是手误

    谢谢嗷嗷呜啊送的香囊3

    多谢书友160522195630450给旧文送的香囊,楚墨丹青给旧文的打赏,不晓得放在这里你们看不看得到,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