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章程(中)
    钱迈一面想着,一面心中暗暗感慨一回后生可畏。

    他从前跟着周枢密打过好几年的南蛮,虽然负责的并不是随军转运,但没吃过猪肉,好歹也见过猪跑,对于后勤粮秣运转之事,自认也有几分自信。然则见了这一份文章,才发现许多细节之处,果然还是不是具体经办便查算不到的。

    他还在仔细琢磨,下面看了个开头的钱大郎已经开始评价道:“哪有文章这样做的,乱七八糟!凭白浪费了好文笔!”

    钱迈睁开了眼睛,不悦地看着自家儿子。

    钱大郎兀自点评道:“这是谁人做的?开头笔力倒是不错,看得出是个有才学的,只是这后面写得毫无重点,平铺直叙,这文章拿去应考,便是得个下等都要紧!若是落在我手……”

    钱迈打断儿子的话头,道:“这不是策问,你且收起那份心思,我叫你看文事,不是看文章,你好生细看了,再来同我说话!”

    钱大郎对这个老爹敬怕已久,听了他这话不对,几乎是立刻闭了嘴,老老实实往下看了起来。

    他看着看着,当真是越发觉得不解,实在不晓得这样无聊的文章,有什么好细究的。

    手中的文稿厚厚一叠,除却开头几句简单综述了几句此文的意图这几句倒是写得文才斐然后头全是长篇累牍的陈述,先是总项,再是按点分项,除了甲乙丙丁,便是一二三四,条条框框的,乍看下去,那密密麻麻的字迹,叫他头皮都发麻了。

    这还罢了,其中又俱是极没有意思的内容。从行路计划到饮食作息,从粮秣装载到查核验收,方方面面都细致到了琐碎的程度,而言语更是没有丝毫文采可言,与街边说三道四的三姑六婆水平也差不离,哪怕别人说的闲言,还比这文章有趣多了。

    这哪里是做文章的架势!

    全是大白话!

    钱大郎一目十行地往下扫,哪怕他耐着性子,这厚厚的几十页纸,还是只花了一刻钟便翻完了。

    他回想了一下方才父亲的态度,觉得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忽略了,便又打起精神,努力从头看了一遍。

    这一回只花了盏茶功夫,他便又翻完了。

    实在是撑不住。

    哪怕最艰涩难懂的经义,也比这个有意思。好歹前者还能做一份注释,将来也许诗赋文章中用得着,这一篇,除却开头那几句,后头文字之简单粗糙,简直到了看不下去的程度。

    钱大郎有些忐忑地道:“这一篇文章,做得十分详细……”

    这已经是他能给到的最高评价了。

    钱大郎虽然只是个同进士出身,在清鸣书院中,也不过是个训导,可他批阅过无数人的文章,也读书数十载,自认对文作还是有些资格品评的。

    此刻碍于父亲的积威,嘴上的话说得这样委婉,心中却早有自己的评价。

    按文字,最多给一个下等,还是看在那一个出色的开头,同整篇字数甚多的面子上。

    这样多的内容,也不晓得是去哪里拼凑出来的,乍看倒是挺吓人,认真读了,全是分项分点,压根不是给文人看的,倒像是给那等不通文墨的平民说书一般饶是如此,这样枯燥无味的东西,又有哪个平民愿意听?

    父亲果然是年纪大了,性情也越发地叫人琢磨不定……

    钱大郎这样想着,不由自主便半抬起了头,小心看一眼钱迈的表情,不想视线正正撞在对方失望的脸上。

    钱迈叹一口气,问道:“只是详细?”

    钱迈不光嘴上叹气,心中也是无奈极了。

    自己怎么就养出了这样一个儿子!

    读书读不出来不说,还把自己给读傻了!

    科考靠的是文章,难道将来做官,也能靠文章不成?

    哪一个政事堂、枢密院里头的重臣,不是靠着老于事功的才干,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哪怕如今炙手可热,以长袖善舞、两面三刀著称的蔡越,士子间耻笑他是墙头草、两面倒,全靠拍马屁上位,当初到了亳州,一样把偌大的州府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是单靠文章便就办到的吗?

    别人做不到的,你能做到,别人不会的,你会。

    做官做官,要会做,才能当官。

    有了才学,还要有才干,有了才干,还要懂站队,除却这些,想要做官,其中学问,便是他都不敢说略知一二。

    若是真的懂了其中三昧,他也不至于宦海沉浮几十年,辞官时还仅是一个集贤院校理,整日只做些编撰经注的活了。

    被老父这样看着,明明九月的夜晚,天气已经渐渐转凉,钱大郎还是被盯出了一头的冷汗,他捏着那一份文稿,着实是编也编不出什么好处来,半日,才吓出了一声敬称:“大人……为何如此看重这文章……儿子着实瞧不出有甚特别……”

    儿子不成器到了这个地步,钱迈着实是看不下去,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难道还能置之不理不成?

    他劈手把那一份文章抓在手中,不耐地道:“你既说这文章不好,你便自己做一份罢!”

    “来人!”

    钱迈高声唤来了书童,点着一旁的书桌道:“去磨墨,好生伺候笔墨。”

    一面转头对儿子道:“你既这样看不上,此时便自作一份看得上的,明日休沐,也不着急,甚时写完,你甚时再去休息!”

    又道:“我也不要你写得他这样长,只要文章写出来,各地转运司能照着这个行事,运转粮秣后勤便可!”

    钱大郎晓得自家父亲的脾气,也不敢驳,只乖乖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做起文章来。

    一写就是接近两个时辰。

    都说看文章易,做文章难,真到自己下笔写了,钱大郎才发现这个题目当真不简单。

    古今兵书层出不穷,可对于转运的论述,几乎都是泛泛而谈,概而括之,真要单独写就一篇文章,可借鉴的观点实在是太少了。

    钱大郎把腹中文墨翻烂,拼来凑去,拟好了论点,等一篇文章做完,已是子时三刻,他也来不及再做什么誊抄,只轻声唤了两句,把文稿呈给了在一旁的钱迈。

    分割线

    多谢madoka1013、月夜訫、玉隐昆仑三位亲给俺滴打赏,么么哒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