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章程(上)
    季清菱笑道:“从前我爹同我……哥哥说,行军打仗,不仅讲究将帅之能,一样讲究后方运转,‘军无辎重则亡,无粮食则亡,无委积则亡’。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她偏头看着顾延章,叹笑道,“咱们这里没有几百上千的人马给你练手,也就这一二十口人好叫你安排罢。有了这一回经验,哪怕将来真个去做军中转运,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顾延章自认得了季清菱,从她口中不晓得听过多少次“我爹”说,回回说的都是极聪明睿智的事,此时一听到“我爹”两个字,不由自主便端坐好了,认真思考起来。

    兵者,国之重器。

    大晋虽建朝百年,却一向不是一帆风顺,上有北鞑,下有南蛮,左有西夷,哪怕到了东边,一样有鲜族人来打秋风。景况如此,自然从上到下,重文又重武。

    良山进学,兵法避无可避,柳伯山一惯向心国是,教起弟子来,自然也极看重这一面。顾延章学过许多兵书、兵法,也与同窗,先生拿古时、如今的战役来演练过无数回。

    后勤转运乃是行军命脉,许多知名将帅也一样是随军转运出身,他天资聪颖,钻研了这些年,此刻季清菱一提,转瞬之间便有了一个大致的方案。

    “多人远行,无非饮食、住宿、行程三样,如今人少,我只把路程拿捏好了,便成了七七八八。”他把行程想了一遍,抬头道,“待我先去寻几个镖师,他们常年在外,总有些旁人顾虑不到的,他们都知晓,等过几日休沐,拿一份章程回来。”

    季清菱笑了笑,道:“既然要做,何必只做咱们的,不如做一回随军军需转运的章程。”

    顾延章一怔,很快反应过来,点头道:“是这个道理!我便做一份随军运转的章程!”

    此事天色已晚,两人互道一回别,顾延章便回了房。

    从前自延州来蓟县的时候为着逃命,跟着老仆一同风餐露宿的,许多时候走的并不是官道,而是哪里有路哪里走,根本做不得借鉴。现下因要与季清菱回延州,未雨绸缪,担心途中有什么变故,并不消季清菱说,他原已做了一份安排,其中估算了一回行速,早把路途中各项停宿的点给大致列了出来。

    他本以为自己做的安排虽算不上面面俱到,却也不至于疏漏太多,等寻了镖师,再补一补,就差不离了。

    谁知听季清菱这样一说,不过一个行路,居然也可以做出这样多花样,比起来自己简直是太没有见识。次日回了书院,果然日日夜夜把散碎时间拿出来好生规划了一番。

    他举一反三,面上是做十多人的行路安排,实际上推而类之,细想若是做的数百人,上千人,乃至上万人,在细节上又会有怎样的不同。

    此时一一列来,果然往日自家推演的那样一些战例,都是把军士当兵,不把军士当人,只一味拿术算、情报来安排,全然纸上谈兵。拿来说一说还好,待到真个用到实际上,不要说讲给别人听,就是自己看了,也觉得太过浅薄。

    现如今设身处地,若是自己在其中行走,所要顾及的又有怎生一些细节,果然全然不同。他精心做完这一份章程,花了许多天功夫,比往日做文章更要费事不知多少,却依旧觉得还是有许多不足。

    顾延章并不是那等一味自大的人,他明白没有经历过战事,无论怎样,都是隔岸观火,全然说嘴,是以写完一份条例,先拿去问一回柳伯山,得了先生指点,增删许多遍,过了许久才定了终稿。

    柳伯山见了他的成文,摸着胡子点了半日头,赞许道:“这才是做事情的样子。”

    他认真读完,实在是再提不出什么有用的意见,自知自己于转运一道并不擅长,因没有入过军营,便不随意发言。

    他半是指点,半是带着些炫耀弟子的心理,对顾延章道:“你且去寻那清鸣书院的钱迈,他从前跟着周枢密打过南蛮,虽不是正经转运,却也多少经手过。”

    顾延章领了师命,果然去寻钱迈,他亲自上门递了文章,留了拜帖才走。

    钱迈做的乃是清鸣掌院,除却几个大考前后,其实平日里事务并不繁忙,他这日下了学,回到家中,诸事完毕,自有门房递了这一日的拜帖进来。

    他翻阅一回,把那不甚重要的放到一边,又把要回信的挑了出来,打算把儿子叫过来,说个意思,让他草拟个回信的初稿。

    正翻到一半,忽然瞥见一份帖子,上头落款乃是“顾延章拜上”,他微微一愣,单独把那一份拆出来,先看拜帖,原来是对方新作了一份关于军中转运的文章,得了柳伯山指点之后,想请自己加以斧正。

    钱迈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小子倒是狡猾,这个时候就想起我的好处来了……早知今日,当初何苦去拜那一个……”

    嘴上虽然如此说,他胡子翘了翘,还是把烛台挪得进了些,将那一份文章凑到烛光下头,仔细看了起来。

    钱迈已过花甲,那一对眼睛也不似年轻时一样得力,此时只得近近地凑到蜡烛旁,才看得轻松些。

    他把那文章捏在手上时,已经觉得有些不对,然则一看了开头,便再也停不下来,等到听到外头敲了更鼓,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把这一篇文章看了有小半个时辰,饶是如此,才是将将看完大半。

    他拿起那一叠纸,凑到眼前,果然厚得离谱,足足有四五十页,上头密密麻麻都是字迹。即便顾延章一笔阁体字写得依旧那样工整漂亮,还特意写得比平日里大,架不住此时天色已晚。钱迈看了这许久,眼睛十分酸累,又因凑在烛边,被那蜂蜡熏得眼疼,却因不舍得放下,硬生生忍着难受,继续往下读。

    他读得细致,又因眼睛不好,看一看,停一停的,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将这文章仔细读完。待得看完,他半晌没有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唤书童把长子叫了进来。

    钱迈把这一篇文章交给了长子,并把姓名掩去,道:“这是别人说军中转运的,你且看一看。”

    说着,自己靠到了椅子背上,闭着眼睛歇息了一会,脑中仍旧想着那其中的诸多内容,哪一些是得用的,又有哪一些只是想当然,若是要改,当从哪一方面着手。

    分割线

    多谢风吹不展黛眉、阿烟carol、花开半里、翃潋滟、橙五、畅游书海2016、淡淡的晴空、陌上午时斜暖阳、hang20030714、冰冷清火、桃樂絲chen亲们的打赏。

    谢谢大家=3=

    起点的夏日活动真心……keng……上回我只坚持到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