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懵懂
    季清菱与顾延章一处住了五年,期间所历甚多,虽不是亲生兄妹,可自认比起世间那普通的兄妹更要不知道亲近许多倍。

    在她的心中,这一个顾延章,早已从原本历史上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显名,变成了身边有血有肉、不可或缺的人。

    此时想了一回若干年后的景况,两人各有家室,各自相隔,再不能像今日这般,哪怕知道那是应份之事,不知为何,只觉胸中难受,实在是意难平。

    届时顾延章得了官,便会外放,也不晓得这一世会去什么地方。而自己嫁了人,自然也要随着夫家安顿,结果必然是十年相隔空望远,再见面……谁能预到那是何年何月。

    两世重活,季清菱太明白年岁的力量了。

    刚到大晋之时,她几乎夜夜梦到前世的那一个家,祖母的笑脸,父母的疼惜,兄长的宠爱,哪怕是身边伺候的小丫头举着灯烛的手势,每日来给自己看病的老大夫捏着金针的模样,都历历在目。

    然则这才过去五六年,她已是偶尔才会想起那些前生的往事。

    血脉相连尚且如此,她同顾延章,哪怕再亲的感情,哪里又敌得过年月。

    想到某一日,顾延章功成名就,外有青云之业,内有娇妻幼子,只把自己忘在脑后,她心中一疼,觉得呼吸都透不过气了。

    季清菱胸中难受,忍不住伸手撩起了马车边上的帘子。

    街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原本隔着帘子还似罩了一层,此时帘幕一开,货贩的叫卖声,坊间的闲话声,小孩的吵闹声,混着饮食果子的香气一道涌了进来,一派市井热闹的气象。

    然而看到这样的景象,莫名的,季清菱却觉得更难过了。

    热闹总是别人的热闹,那自己的热闹,又在哪里呢……

    其实也不过是想两人能一直这样相依相靠而已,看似是小小的愿望,却那样不切实际,难以实现。

    也说不上什么缘故,她发了一路呆,似乎想了很多事情,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想。

    等到魂不守舍地下了马车,才回到屋,便见一个人坐在自己外间的桌边,头脸皆是薄汗,手里捧着一个杯子,见她来了,登时把杯子撂到一边,笑着站了起来,口中道:“可算回来了,怎的木着这样一张脸,谁叫你不高兴了?”

    不是顾延章是谁!

    他应是才从书院回来没多久,也不晓得是什么事情这样着紧,连衣裳都没来得及换,便到了自己房中,此时因为热,早把袖子撩到肘上,露出结实的小臂肌肉。

    厢房得光极好,很容易便看出那肌肉上泛着一层亮色,想是汗水未干,远远被日照映出来的。

    顾延章身长直立,全身都透着一股跑马后的热气,似乎从头到脚都在蒸腾出一种莫名的气息,不断往外散发,搅得人忍不住死死盯着他。

    他此时虽才十五六的年龄,然而从小练武,身量已经长开,又因多年支应门户,气质沉稳异常。

    这一动、一静冲撞在一起,再加上那双见到自己之后亮得异常的眼睛,把季清菱看得不由得心下一跳。

    日日相处,虽然向来晓得他出色,可从未如同今日这般叫人挪不开眼。

    她第一次真正意识到,从前那一个小儿郎,如今已经长成,虽不能说顶天立地,可也……极度地摄人目光。

    怪不得当日射赛,明明还未夺冠,满场的女儿家都已经在为他喝彩。

    然而……

    这是别人的顾郎!

    她心中一酸,只觉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好歹深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一丝莫名的心酸与悸动压在心底,交代自己不能再往深去想,只回了一个笑,道:“顾五哥,今日怎的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有了这番刻意掩饰,顾延章并未看出不妥,见她笑,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道:“给你带了点东西来!”

    一面说着,一面引着她往窗边的桌子走,临得近了,指着那桌面上的一个陶盆,道:“今日先生回来了,我告了假去拜他,得了许多沿途风土仪产,还得了一篓子大秋蟹。上一回你不是说养的鱼总不听话,大的放不了进屋,小的总躲在莲根子下头,喂了鱼食看也看不到它吃?”

    季清菱跟着走到那床边,果然桌上陶盆里养着十几只螃蟹,有大有小,都是两只钳子举得高高的,在盆子里头吐着泡泡,兴起了还同隔壁的一只打上一架。

    顾延章道:“拿这螃蟹养了,丢几粒米饭,磨嘴半日给你看,好过盯着那鱼儿,它又不理你。”

    说完,果然从一旁的小碟子里捏出许多粒米饭,扔将进去。

    那秋蟹甚傻,也不动弹,直到米粒跌到嘴边了,这才挥着钳子夹起来,放在嘴边磨啊磨的。

    一盆子螃蟹便在此处磨起米饭来。

    顾延章转头看向季清菱,见她盯着那螃蟹看,其实并不晓得这一个小姑娘心中在想什么,可见她看着自家拿回来的东西,只觉得欢喜,柔声道:“我见先生家中的小孙养着这个玩,看着倒是怪有意思的,想着你在家,又嫌弃那鸟儿吵,养了鱼儿它也不理你,索性把这螃蟹挑一些出来,咱们将养着玩,也不吵你,得闲了便来看两眼,或是出去走一走,好过时时埋在书堆。”

    得他这样体贴,季清菱才压下的心酸,不由自主地又泛了起来。

    她一面难受,一面又欢喜,掩耳盗铃地暗暗同自己说了一声:管他来日是谁的顾郎,反正今日是自己的顾五哥!得一天,且过一天,等到没这日子,再来哭也不迟!

    因是他送的,哪怕是这样黑黑白白,张牙舞爪的怪螯之物,等把耳朵蒙上,季清菱心中的甜意就涌了上来。她看着那些螃蟹一粒米饭磨了半日,竟不觉得无聊,反倒似怪可爱的。

    两人围着一盆子螃蟹看了许久,也不烦,一面说着话,一面围观人家把一顿饭都吃完了,这才罢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