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解决
    杨义府能在族中脱颖而出,力压众人,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他天生就通晓一两分纵横之术,后因文才过人,更是凭借此能得了许多长辈提携。

    所谓长袖善舞,少有后天育成,大多乃是天然,他虽年纪不大,看一回族中做官的前辈为人处世,不消得人教,自己便触类旁通,悟出许多独特的技巧来。

    他在书院之中名声甚好,尤其郑时修入学之后,两人因资质仿佛,常常一同出入,有傲气凌人的郑时修相衬,更显出他平易近人,善于交际。

    如今在清鸣书院之中,评论起顶尖的学子,说到郑时修,大家大都先赞一回他的才气,再感慨一回他的傲气。

    可说到杨义府,众人都觉得此人无论出身、行事、文才都是一流,虽然诗赋比不上郑时修,策问又逊隔壁良山的顾延章不止一筹,可胜在样样平衡,人也好打交道,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装相已经成了习惯,就像这一回,本来也没有抱什么特定的目的,只是担心顾延章先他一步告诉事主,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利,想着先下手为强而已。可一旦见了郑时修,不知为何,自然而然便把帽子往顾延章头上扣去,等到祸水东引,回头想想,自己也觉得这一手玩得不错,虽还有几分不满意几处细节,可也不禁有些得意。

    想着顾延章、郑时修这样的人才,也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上,不由得自赞自叹一番,更期待将来科考入官的日子。

    再说郑时修不得已去找了钱迈,将家中亲弟的行径老实交代了。

    钱迈乍闻此事,不由分说便将郑时修痛骂了一顿,既恼他这样大的事情,竟不同师长通气,等到不可收拾了才来说,又恨他傲气脾气太甚,不知变通还罢,对着坏人就一筹莫展了。

    钱迈不晓得郑时修是被杨义府特点破了,才不的不跑来求援的,以为幸好他还知道认怂,嘴上骂完,气也消了,让长子带着自己的帖子去寻了那一处赌场,拿着钱家多年的面子去说和一顿。

    因当初本钱早已付清,这一段还倒贴了许多利息,钱府的大公子借着钱迈的名头,请那后头的主家吃了一顿席,又把郑时修同他的弟弟一并带契着席间引荐了一回。

    能在蓟县开赌坊,自然少不脱几大姓氏的份,有了钱迈出头,事情很快就办妥了,郑时修自回去安分读书不提。

    他虽然知道此事怪不得顾延章,可每每见了人,心中总有些堵着,说话难免有些夹枪带棒。

    顾延章心胸开阔,因知道他惯来脾气有些古怪,也并不把这放在心上,往往置之一笑,有时习文著章有了什么心得,还时常拿出来共同交流,时日久了,郑时修虽然仍有疙瘩,却是当真不得不服气。

    他见顾延章每日下学之后,匆匆忙忙便往家赶,次日一大早,又跑了回来,不免生出几分好奇来,这一日三人在一处作文,忍不住便问了起来。

    顾延章道:“家中还有些事情,幸好也不远,来来回回倒是不费什么力气。”

    郑时修不由得道:“一来一回便是一个多时辰,这样大热的天,一动就是一身的汗,来来回回跑,人都跑疲了,你也不嫌麻烦……”

    顾延章听他这样说,也不多做解释,只脸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似乎想到什么令他心情极好的东西一般,过了许久,才含糊地道:“并不麻烦。”

    杨义府在一旁听着,笑道:“延章是去看妹妹罢?”他耳目甚通,自然知道上一回顾延章请假是为了在家照顾人,此时便同郑时修道,“延章就一个妹妹,听说中秋前得了一场病,急得他连课都不要上了,只在家里头陪着。”

    郑时修一愣,道:“妹妹?不是说家中只有一个弟弟吗?上一回咱们还看了他所做的一篇小文,文笔清新,甚有天然之气……”

    原来前一回射赛,季清菱换了身男装前去观赛,恰巧被杨义府碰见,这便认了人。当日顾延章把妹妹所写的有关台谏制度的小文夹在书籍之中,常常拿来翻看,不想被杨义府无意间摸了出来,认作那日所见的小弟之作,也同郑时修这样说了,顾延章当场未有反驳。

    此时被郑时修这样一点,杨义府两回的话便有了矛盾。

    顾延章并不太愿意把家中事情拿出来同外人说。

    大晋风气开化,坊间女子做工做买卖的也不在少数,一样有许多贵族女子换了穿了骑装、换了男装外出行走,或打球,或骑马,常人见了,不过一笑,并不当做是惊世骇俗的事情。顾延章便道:“我家中那一个平日循规蹈矩,难得出门观我一回比赛,穿得随性些,便被你抓到了,小姑娘面皮薄,暂且不要说这个。”

    顾延章一向不爱谈论旁人家事,也不喜欢说自己的,尤其家中只有一个季清菱。

    他观古今之事,只觉得但凡女子得以扬名,无论靠才靠德,实际上日子都未必如意,真正过得好的,往往闷声便得了便宜。

    他不欲家中这一位让旁人知晓太多,她爱造书就造书,爱作画就作画,喜欢外出游玩,自有他帮着安排,乐意在家中捣鼓什么兴趣,他也只会在后头摇旗助威,出一两个未必有用的主意,只不要得了名声,倒害得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一切都好说。

    顾延章与季清菱相处越久,越知道这一位的可爱之处,更明白这样一个人,想要图名,当真是不是什么难事。

    可他却十分不愿意见到这样的情景发生,一方面他知晓季清菱本性不爱出风头,只喜欢躲进小屋自娱自乐,另一方面,除却出于世情为着对方考量,他也存着一份小小的私心,希望小姑娘的好,只有他懂,也只要他懂就够了,旁人只是多余。

    ******分割线******

    谢谢踏秋清亲送我的桃花扇=3=

    多谢千黛977、陌上花开008、沐星月、沉香醉梦四位亲给俺的打赏,么么哒:)

    晚一点还有一更。约莫在十点,摸摸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