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决心
    进屋的时候季清菱已经起了,正坐在桌前吃早饭,见他来了,嘴巴瘪瘪地道:“五哥,快来同我喝粥,一个人吃这汤汤水水的,好生寡淡……”

    顾延章应了一句,坐到了季清菱身边,看半日她的面色,又伸出手去摸一摸额头。

    他心怀鬼胎,早不是从前那样单纯的想法,其实早试出温度果然已经全数退去,因贪恋这肌肤相亲的触感,一只手迟迟不肯放开。

    他试过额头,又去探手,把季清菱一只柔荑握在手中,半晌才道:“好似是真好了。”

    季清菱抿着嘴巴,不好意思地道:“是我不好,白生了这样一场并,让五哥忧心了……难得休沐,又是中秋,竟都没过好……”

    顾延章慢腾腾放开手,这才道:“只你好了比什么都重要,一个节两个节的,又有什么要紧,总归是咱们两一同过……”

    他话中自有深意,季清菱却没听出来,只道:“我已是好啦,五哥,咱们今晚赏月罢!都说十五月亮十六圆,昨夜没有一起过上中秋,今夜过一回十六,也不算虚度了。”

    小姑娘这样有兴致,顾延章自然是千肯万肯,他柔声道:“只你想,我自是奉陪,只一桩事,等你好了,我每日回来同你一并去练那擒拿术,再不许拖着了。”

    季清菱一时以为自己听错了,忙道:“这又是什么说法?五哥你在书院念书,这一往一返,少说也要一二时辰,辰光这样珍稀,怎能浪费在这路途之上!”

    顾延章道:“先生有事去了京城,没有两三个月工夫暂且回不来,为避发解试,我这一向都在清鸣院的钱老先生家,每日来回虽不算近,却也不算太远。”

    说着将柳伯山的话简单解释了一回。

    季清菱知道对方拿定主意的事情,自己再说也无用,便也应下,笑道:“果然处处皆是乡党,当初为了抢你们这批考生,清鸣、良山两院只差打起来。这才过去多久,想着发解试,转身又黏糊糊的了。”

    她年纪小,身体也康健,这一回虽病了许多天,可烧一退下,又睡了两夜,得两个嬷嬷好生照料,又吃得好,如今精神已经恢复了七八分。可惜两颊原本嘟起来的一点子婴儿肥,此时是再不见了,倒是显得整个人清瘦成熟了些,仿若一夕之间便长大了。

    顾延章看着这一张宜嗔宜喜,略带半分病容的脸,一颗少年之心,忽然就明白为何古人要将病西施称为娇袭之美了。

    他脑中全是昨夜的梦境,香艳场景犹然历历在目,挥之不去,又想偷眼去瞧一瞧她,又觉得臆想的画面着实太可耻,把自己煎熬得不行。

    他看一回,想一回,想一回,又忍一会,知道这样不好,心中默念了半日夫天降将大任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这才堪堪将心思拐正。

    这一顿早饭吃完,顾延章食不知味,只季清菱病愈了大半,又得家中这一位休沐回来,心情极好,她拉着顾延章说一回文章,又把自己这一阵子整理的西北山川、地理情况拿来讨论。

    两人说一席话,查一回书,吃两顿饭,时间过得飞快,似乎一眨眼月亮就挂在天中了,还没等多聊两句,刘嬷嬷便来赶人,言说病人要休息,要把做哥哥的撵走。

    顾延章走了半日也没走出房门,索性大步回头,到了季清菱面前,忐忑道:“昨夜我做了一个梦……”

    说着将头一个梦说了一遍。

    季清菱听完,笑得几乎连腰都直不起来,只道:“顾五哥,你这做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梦,简直匪夷所思……”

    顾延章见她笑成这样,也颇觉得自己小题大做,口中一句“将来有那样一个人,你是选他还是选我。”压在舌头下面,复又觉得实在太过婆婆妈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到底还是吞了回去。

    季清菱年纪还小,哪怕说得再多,也未曾往那方面想,辰光还早,时日且长,只要他悉心呵护了,这一株小苗,迟早能在他的墙内相缠相绕,开花结果。

    只要不往外头长,一切都好说。

    顾延章陪着笑一回,心中早拿定了主意。

    反正如今东西在自己手上,谁也别想他交出去!

    自己这样近水楼台,不过是拿一颗心换一颗心的事情,又有什么难的。

    打铁还需自身硬,只要加倍地对她好,加倍地努力成才,自然能稳坐钓鱼台,将来保准她一个外人都看不中,早早晚晚,那一张婚书上会有他的名字,说不定还能握着小家伙的手,一起填上去,届时何等甜蜜自如。

    顾延章这一通美梦做得甚甜,他磨磨蹭蹭回了房,晚间看书看到三更,次日早早起来便又去跑马练武,他拿了季清菱送的鞭子,只觉得挥出来的鞭花里头都带着蜜意,虽一句话都未曾说穿,自己已经同季清菱送的这一堆鞭子、书籍、文章谈起情爱来。

    转眼中秋节沐结束,季清菱病愈了大半,他却仍不放心,因害怕家中这一位有事,索性着松香去钱家请了两日的假,在屋子里一面读书,一面守着季清菱,打算候她无事了再回去。

    松香到了钱府,自向门房递上拜帖,钱迈接了下人送进来的帖子,少不得说了两句,正巧钱孙氏在一旁同他谈些家事,听得正正的,等人走了,忍不住问道:“这顾延章家里头还有一个妹妹?”

    当日聊起小女的婚事,两人有过一场争执,到底是多年夫妻,如今少不得各人退一步,打算再看两个月另行决定,不急于这一时。因有了这个想法,钱孙氏倒也正经打量起顾延章来。

    她心中存着挑剔之心,不免有些偏颇,此刻听说这一个为了家中妹妹生病,竟要请假,十分不悦,只觉得他又不是大夫,在家中杵着,能顶什么用?好好一个学子,本来出身就不好,不老实上学,居然还要为了家长里短地在折腾,十分不醒事。

    ******分割线******

    谢谢妞妞妈0116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