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马鞭
    诸人感慨一回,各自心中盘算,口中却是不约而同地俱都不说话了。那妇人沉默一阵,唤来家中管家,不知吩咐了些什么下去。

    自从顾延章得中了清鸣、良山院考第一,顾宅几乎日日都有媒婆上门,季清菱虽听不到那妇人同管家说了些什么,可只看她的样子,也能猜到大半,估计十有**,是让下人去打听顾延章的婚姻之事。她顿时忍不住好笑,却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复杂。

    还没等她抓住那一丝奇怪的感觉到底缘为何故,松节便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姑娘,少爷着人来催了。”

    季清菱今日出门穿的是男装,她今年虚岁已经十三,身量逐渐长开,早间特意描眉画脸,照着寻常富家公子哥儿的样子装束了,又套一对高高的马靴,显得比起普通的少年郎要多了几分风流,虽偶有娇柔之态,倒不让人觉得突兀。

    她顺着松节的指点往远处望去,果然另一个书童松香正老老实实站在一个角落处,冲他们招手。

    还没走到地方,松香已经连忙迎了过来,他在前头带了一段路,等到见到顾延章了,这才退后几步,与松节同排而行,低声问道:“姑娘怎么只带你出来,秋月呢?”

    松节回道:“姑娘今日骑马来的,又着了男装,说带着丫头不方便,是以让我跟着了。”

    两人简单说了两句,便闭了嘴,一人去前边开道,一人跟在后头,进退之间十分规矩。

    顾延章站在台下一处不碍人的地方,等季清菱走得近了,这才快步上前,柔声问道:“怎的不穿骑装,只把马靴穿了,倒是怪俏皮的。”

    自顾延章去了良山进学,初时两年尚能日日回家,待到学业渐重,实是无法一天两回奔波,只得住进了书院宿舍之中。书院每十日有三日休沐,上一回因为恰逢一年一回的书院联考,也没有回家,此时两人已经足有旬月未曾见面了。

    与月前比起来,季清菱只觉得顾延章竟又长高了许多,她垫一下脚,估了估两人的身高,想着要给顾延章重新置办衣裳的事情,嘴上却不停,而是嘟哝着抱怨道:“上一回做的骑装腰封太紧了,穿上去腰身显得太厉害,秋月说看起来像极了女子,倒不如这一身来得好。”

    顾延章听了这话,视线不由自主地转向了下方。

    季清菱穿的一身短打装束,下头踩着一双高高的马靴,腰间不松不紧地扎了一根腰带,显得腿长腰细,少年风流。

    顾延章不由得皱起了眉。

    这都比骑装好,那骑装穿起来得成什么样子了?

    明明已经嘱咐人盯着她吃饭,为甚怎么都长不胖?

    他心中升起了淡淡的恼意,这情绪来得甚是莫名其妙。

    两人站在此处说话,不断有人在旁边往来,不多时,便有个弱冠上下的青年带着一个小厮路过,见顾延章站在一旁,转头招呼道:“怎的这样早就走?你们学院训导正在里头点人,四处却是找不到你了。”

    顾延章点一点头,道:“已经同先生说过了,我先行回家。”

    季清菱见他们口气熟稔地在寒暄,便顺势打量了一两眼那青年,对方比顾延章矮上一些,长相倒是挺周正的,只眉宇间有些傲气。看着这张脸,不知为何,她竟觉得有些眼熟。

    等到脑中想了一会,季清菱便忆起来,刚来蓟县之时她曾去书铺之中问话,这人曾在里头同伙计抱怨,旁人跟自己提过,说是清鸣书院的才子,名唤郑时修的。

    “这一位是?”

    季清菱还在想着,对面郑时修已经转向了她,问起话来。

    顾延章只觉得对方目光灼灼,十分让他不悦,便敷衍了两句,说是舍弟,连引荐也无,又道:“家中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言毕,便带着季清菱走开了。

    等到了周边无人的地方,他对季清菱道:“下回还是穿女装罢,这样反倒引人注意。”

    季清菱倒没觉出什么来,字顺从应了。

    顾延章又道:“今日得了个好彩头,我带你去买几身衣裳。”说着递过来那块玉玦,道,“原没想出这个风头,见这个玉玦顶配你,忍不住就跟着下场了。回去让秋月帮着编个络子,你配在裙子上,却是好看得很。”

    季清菱接过那玉玦,低头看了一眼,乖乖收进了荷包里,笑道:“明日配给哥哥看。”想了想,又道,“我这打扮,却是不方便去买衣裳,改日再说吧。”

    说着拖着顾延章的袖子,拉着他往外头走。

    今日书院射赛,许多人在场外候着做生意,见有人出来,一窝蜂便围上来,松香随意寻了几匹马,问了价格,付钱租了下来,这才牵到顾延章二人面前。

    松节忙偷偷提醒季清菱道:“姑娘,记得去拿马鞭。”

    季清菱点一点头,翻身上马,带头往家而去。

    她骑射功夫是顾延章教的,看起来十分像模像样,跑了一阵,还不忘回头喊道:“顾五哥,我先走了,一会在路上等你!”

    顾延章呼之不及,只得纵容地笑了笑,跟在后头追了上去,谁晓得走到半路,便见季清菱在一旁的路边停了下来,对他挥手。

    他勒住缰绳,跳下马背,问道:“这是怎的了?”

    季清菱笑道:“上一回送你的马鞭都使了好几年,眼看不成样子了,如今趁着你有空,来试试我请人新作的得不得用。”

    语毕,推着顾延章进了一旁的铺子。

    两人才进门,便有个伙计迎了上来,见是季清菱,笑得眉眼都开了。

    顾延章小时候家中惯做生意,见这伙计的模样,立时晓得家里这一位必然是在此花了大价钱,果然没一会,那伙计打过招呼,问道:“可是来取那一把鞭子的?”

    季清菱点一点头,指着顾延章道:“是我哥哥使的,先让他试试手,若是不行再改。”

    ******分割线******

    多谢书友20170325181254031亲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