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转变
    且不说这许志戎在此处生出许多事端,季清菱同顾延章回了家,才吃过饭,便见对方进了书房,摊开一张极大的纸,在上头做起画来。

    他纵横勾勒,上弯下回,不多时便运笔将一张纸填满了墨色线条,又换了一只小笔,沾了朱砂色,在上头开始写起字来。

    季清菱并不打扰,只在一旁替他磨墨按纸,看了好一会,才瞧出原来这乃是一副西北地图。

    顾延章速度极快,不过一个多时辰,这张简单的地图便有了模样,季清菱细细观摩,一面看,一面记,又与脑子里的许多记忆一一对应。

    原身只是个闺阁少女,可季清菱前一世跟着季父进学,对历史上那一位“顾延章”侪身枢密院的功劳颇下过一番功夫研究,也对当年那一场重创北蛮的战役甚为了解,此时看着顾延章真人画出来的地图,倒也没有太吃力。

    顾延章甚是专注,等到整张图大致成形,已经接近子时,他这才醒过来似的,又见季清菱站在一旁看着地图不眨眼,忙放下笔,道:“有甚好看的,怎的这么晚了也不去睡?小心明日又要喊困。”

    季清菱低头看那图,头也不抬,低声道:“我陪五哥画图……”

    顾延章听得她这一句话,想到季家、顾家两府从前过的都是何等和美的日子,季清菱有父母兄长宠爱,自己在家更是简直活脱脱一个小霸王。只因延州战事,全数家破人亡,仅剩两个稚子在这他乡远处踽踽独行,挣扎存活。他鼻头一酸,眼泪差点都要涌出来,好容易强忍住泪意,把头转到一边,半日才道:“不早了,也该睡了。”

    季清菱心中也甚是难过,她虽不是原本的季清菱,可原身记忆她皆已继承,说是那一个季清菱,也并无差错。回忆起这具身体幼时家中趣事,又想起自己前世受尽家中疼爱的日子,十分郁郁。她忍了一会,见两人之间气氛低沉,便将思绪压下,扬起一个笑脸,道:“五哥地图画得好生厉害,比起我爹房中的,竟也看不出什么不同。”

    顾延章哪里看不出来她是在强颜欢笑,逗自己说话,他心中一哂,暗讽自己连个小姑娘也比不上,倒要人家来哄,忙收拾心情,道:“我家中仗着延州城做买卖,若是不知道些周边情况,钱还怎么挣?”

    季清菱指着其中一处地方,问道:“顾五哥,当日蛮子便是从兴庆府一路潜行,等过了夏州,这才扯起旗号,开始扣关的吗?”

    顾延章面色有些恍惚,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半晌才“嗯”了一声,指着才绘好个雏形地图道:“夏州到延州,马不停蹄,也要十多天路程,保安军沿途都有斥候,不知怎的,竟一点消息都没有探到,数万铁骑就这样兵临城下……本来照着延州兵力,即便死守,也能撑上三五个月,挺到灵州救援一点也不难,可才过了半旬,也不知生了什么事,竟然有人给蛮子打开了延州城的西门……”

    季家住在东门,蛮子一入城,眼见势头不好,便有官军打开东门,掩护着百姓弃城逃难,季母带着季清菱等了又等,只等来了丈夫与儿子俱已阵亡的噩耗,仓促间只能携些细软出逃。幸而蛮子并没有追击的意思——能攻入延州城,那群畜生都疯了,忍不住地烧杀抢掠,如同蝗虫过境一般,根本没办法组织起兵力追击。也正是凭着这个,两个妇孺才能一路逃了出来。

    而顾家则是更惨,他家富贵,建在州城中心,是整个延州城最为繁华的地段,蛮子一入城,首先就冲着那个地方去。顾家养着家丁、私兵,又有顾延章的父亲同几个哥哥拼死在前头拦着,才把他从隐蔽处送了出去。

    顾延章眼睁睁看着家中起火,死活要回去救人,被个老仆在颈项处一掌拍晕,驼于后背,就这般逃出了城。

    “依旧例,去岁年末本该镇戎军轮防,不知怎的,竟换成了保安军。”顾延章指着桌上的某条路线,道,“蛮子号称三万大军,即便打个对折,也有一万,这么多人,无论打哪一处过来,除非瞎子都能看到。临洮关有镇戎军守着,他们插了翅膀也不可能从这一条走,那只有东边的顺口才能过来,可顺口也驻扎着数千军士,而且沿途都是官道,难道那些驿卒竟一个都跑不掉,连送个信也不能?”

    顾延章连声发问,似乎是在问季清菱,又似乎是在问自己。

    延州城破,实在是一件太诡异的事情。哪怕只有一万北蛮,想要行军,都是铺天盖地、乌压压的一片,怎么可能绕过那么多沿途的戍兵,毫无声息地便将延州城围困起来?

    季清菱想了想,道:“顾五哥,若是今日那几个镖师没有骗人,杨平章不日便要去往灵州,准备收复延州了,这仗还有得打,听说临洮关、顺口均已沦陷,将来想要收回,却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咱们原不是说好,等延州收复,便要回家考入州学吗?将来咱们入了州学,得中进士,再自请回延州入军,岂不比现在苦思苦想来得有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切莫要因小失大……”

    顾延章点了点头,道:“我只是一时想岔了,你莫要理我,待我睡一觉便好。”

    经此一回,季清菱在旁看着,发现顾延章不但比起往日更要发奋读书,日间也花了一倍时间在习武上,往往卯时不到便要起身,待到晨时才回来。他饭量渐大,身高也长得极快,整个人比起从前更多了一股说不出来的“劲”在里头。

    季清菱看在眼里,虽说明知这是一桩好的变化,也是顾延章从少年转为青年的必由之路,可不知为何,竟觉得心中甚是酸慰。她不好干预,也无法干预,只能想些办法帮帮忙,譬如整理整理延州地理宗卷,北蛮当中各类部落分布、风俗等等,又将各类经书的重点分门别类誊列了,以供这顾五哥翻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