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议论
    杨奎在枢密院任职多年,也曾在西北驻守过十载有余,是个声名赫赫的老将,听到调任的是他,季清菱心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历史上杨奎到任之后,几历坎坷,但是耗费了数年时间,还是顺利收复了延州。其后北地战情虽有反复,有过十数次大小战役,可大晋一直赢多输少。后来杨奎告老,北蛮趁机又兴战事,彼时的顾延章正在广信军中任职,得了圣令,亲自调动西北十余万兵力,毕其功于一役,把北蛮彻底击垮。

    凭借此战,顾延章风风光光地晋身了枢密院。

    其后数百年间,直到大燕建朝,北蛮依旧没有恢复原本的国力,在老窝里缩得老老实实的,唯恐一露头,就被中原追着打。

    如今既然调任的是杨奎,想来要不了几年,两人便能回延州了。

    季清菱正要转头与顾延章说话,却见对方一脸难看,右手死扣着茶杯,手指指腹、虎口处使力使得发白,盯着那些个镖师不动。季清菱吓了一跳,忙捏了捏他的手,顾延章这才回过神来似的,先是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却依旧将注意力集中在旁桌之上。

    寻常镖师押镖,俱是急忙行路,喝口茶就走,这几人却是奇怪,不单叫了酒肉,还叫了小食,一副时间不值钱的模样。他们翘着二郎腿,搭着椅子,呼喝笑骂,聊起京城官场、延州边战之事,倒是有鼻子有眼,似乎亲自得见一般。

    有一人抓了把花生米,许是手大,眨眼便把一盘子小食拿空了,他便扭头对那看铺子的道:“店家,你这里好生小气,让你上点佐酒佐茶的,你拿这手掌一样的小碟子来装,只合该给娘们一口一颗吃,哪里是我们这等大老爷们用的!”

    复又转回头来,对着同伴道:“他张行首仗着手里有钱,想买我们这群卖苦力的命,真当我们是傻的!如今杨平章未去,延州早被砸得稀烂,只剩下些蛮子在里头,也不晓得是什么行状,别说出十倍的价钱,就是一百倍,一千倍,这等明摆着是去送人头的买卖,老子也不干!”

    有人便道:“可别说了,你知道那姓张的老财主为何这样着急?听说他手头好几个矿都在延州边上,不过一两日的路程,如今延州出了事,他头一个就要跳起来。”

    又有人问道:“我听说张行首后头的是那一位?”他说完,竖了三个手指头出来。

    当今天子有一个长兄,三个弟弟,前者生来便有腿疾,早早分了封地出去,如今京中止有三个亲王。那人手中比出三个手指头,便是在代指行三的济王了。

    那起头的人把头一点,感叹道:“也是张老财行了大运,不知怎的就攀上了那一位,如今呼风唤雨,在京城里头只差横着走!”

    又有人道:“横个屁!也是外头光鲜,这话只拿来瞒着那等不晓事的,我婆娘家中有亲戚在他家干活,听说铺面、生意,虽是在那张老财手上,生出的银两,一个指甲大的都不会给他,全数进了那一位的府邸!如今京城中的几位大王年纪都上来了,宫中的子息艰难,他们都盯着那个位子,一个比一个跳得高。不想办法捞点钱,怎么办得成事?”

    晋朝皇赵,如今龙椅上那一位单名一个芮字,他膝下单薄,去岁好不容易得了个儿子,谁知今春受了伤寒,没熬过几天就去了。

    都是京城出来的,谁手中没点拿得出手的重料,听到别人提到了三大王,一人便插道:“说起咱们天子,那是日夜躬亲,白日为了社稷,晚间还要为了赵家江山鏖战,着实有些力不从心。我听说前两月为了子嗣,圣上接连临幸了几位宫女,转天便发了烧,太医院的也治不住,只得辍了两天朝。依我看,说不准以后这龙椅会是谁坐!”

    这等三姑姑的二表舅的婶婶口中传来的秘闻,又涉皇家,又有内帷,人人都爱听,众人起哄一阵,又有人压低了声音,道:“我听人说了个信,也不知真假,说是这一回延州这般惨,全是因为军中有人投了敌,又有人在城中内应,那边蛮子攻城,这边城门便开了。还听说打成这样,蛮子那边当头领的都懵了,自己也没想到居然能攻下延州,所以没有约束手下,这才屠了城……”

    论起国力,北蛮是拍马都比不上大晋的,往年也不过仗着铁骑如风,四处劫掠一番,捞着粮米回去过个肥冬而已。此时当真把延州打下,还屠了城,会引起晋国多大的怒意,别说鞑子的首领,便是普通的游兵散蛮也是知晓的。

    虽然晋国疆域甚大,反应未必有那样灵敏,可一旦等它运转起来,真个要打,夷狄还不晓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人的论调倒不是信口开河。

    因说到了这等隐秘之事,桌上有人忙道:“噤声,这等传言莫谈,咱们吃酒,吃酒!”又道,“咱们把人送去灵州,那他怎的去延州?”

    “管他的,我们收钱办事,主顾的事情,懒得操那份闲心!”

    ……

    季清菱听到这里,早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知道顾延章定是生出了联想,忙去握住他的手,小声道:“只是坊间传言……”

    顾延章脸色有些发白,惨笑道:“无事,早晚要回去,总有他们好看的时候。”

    他虽没有指明,季清菱却是知道,这个“他们”指的是北蛮。

    隔壁桌用菜下酒,到底没那么得意,没歇一会,便又说起京城八卦了。

    一人便道:“听说了吗,城南李家的,正在给小儿子说县主。”

    “那一户李家?”

    “早年间卖布那户,彩霞楼的东家。”那人补道。

    便有人皱着眉头道:“如今什么混不吝的都能娶县主,也忒不值钱了!”

    “也不算混不吝了,李家如今混出了头,生意做得忒大,小儿子长得也好,说个县主虽然勉强,钱掏足了倒也说得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