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相互
    顾延章哭笑不得,见天气甚好,索性自己这两天也没甚要事,也不愿扫了季清菱的兴,两人吃过午饭,便出门而去。

    眼看就要立夏,天气渐热,路上商贩甚多,顾延章看到有趣的物什,少不得给季清菱买几样,都是不怎么费钱的小东西。却不想对方拿到之后,如同得了宝贝一般,统统包在手帕里,小心收了起来。

    送出去的东西被人珍惜,顾延章一边心中熨帖,一边却又忍不住心疼道:“给你玩的,坏了再买便是。”

    季清菱抿着嘴只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

    两人自来了这蓟县,除却死当掉那块玉佩所得的银两,并顾延章先前接了些书来抄写,换了不到两贯钱,其余时候,均是有出无进。上一回季清菱仿制了几册书,拿了四册《困学纪闻》去书铺子里典让,谁晓得被清鸣书院的钱迈老先生取走,后来便没了下文。

    前一阵,清鸣院一个姓洪的训导找来家中,说是那四册书乃真迹,还要上报朝廷,等待大肆嘉奖云云。季清菱本只打算换个饭钱,谁成想仿得太像,原只想换只小鱼小虾,如今被大王八吞了饵,一时竟不知是好是坏。

    若是此时顾延章已然入官,功成名就,这些书便捐出去博个名倒也无所谓,可此时他不过是个黄口小儿,出这样一个风头,实在有害无益。

    要知道,顾延章从前可是以文章闻名天下的,若是因为自己这一通乱来,变成了“用几册古书换了名才得进清鸣书院”的人,那她找谁说理去。

    因有这事,季清菱早把那几册《困学纪闻》当做打了水漂,只打算将来搪塞过去。

    有此一番后续,自然原想着来快钱的路子便走不通了,她只能在家中老老实实抄书换钱。

    再说这顾延章,养起来一点都不省事。他平日里笔墨纸砚,样样都耗费甚多。不仅如此,又从小习武,便是在逃难路上,也未停顿下来,在蓟县安置后,更是日日早间早起,去那空旷无人之处,或蹲马步,或练拳术。

    顾宅如今没得那等闲钱,他便索性不拉弓箭,自己胡乱用外头树干折做了个弓,也不要箭矢,只拿这来练臂力准头。季清菱偶尔一两次跟着过去,被他那虎虎生威的拳风吓了一跳。

    平日里聊起天来,顾延章说到小时候练武,玩笑间叹道,当初骑射功夫甚佳,如今连马都许久没骑了。又说从前一位老武师教过他一套鞭法,耍起来极是有力,可惜现下也没个鞭子,只能捏着鞭诀,怕是日子过得久了,手感便要忘得干净。

    顾延章不过随口一说,可季清菱听在耳里,记在心上。她想着对方下月便要过生辰,早早便存起钱来,也时常跟着秋月出门,打听几个档口,想要送点可心的寿礼。

    既要攒钱,自然许多平日里的开销就要俭省。顾延章又要读书,又要习武,更是长身体的年龄,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他如今正是什么都能往肚子里塞的阶段,再兼季清菱自己也不愿意在吃上将就,自然这吃一道,是不能省的。

    吃不能省,用不能省,这开源无法,节流不能,季清菱只得重新又捡起了笔杆,去抄那书籍,幸好她一手字甚是漂亮,抄书换的价钱也比旁人高上三分。

    家中如今的景况,两人俱是知晓,便想法子在自己身上省,却又俱忍不住给对方买东西,一来二去,这省钱的打算,简直碎得一干二净。

    季清菱想,过几年便要回延州了,虽不知顾延章家中产业能置换多少银钱,至少进延州州学是没问题的,到时候他有了文名,自然有州中养着,更有许多人来求文求字,岂不比现在挣个辛苦钱好。如今手头银子倒是够用的,只是怕将来到了京城,一时暂未落定,手上无钱,心中便慌。

    她担心将来,便锁死了手头的钱,除却必要开销,以及顾延章身上的一些个东西,其余都不肯买。索性她上辈子什么都用过,如今粗茶淡饭,简衣素服,倒也别有一番趣味。是以顾延章说要给她再买小玩意,她心中是一万个不以为然,又想着,只要自己收好了,东西不损坏,便不用再费钱去买了。

    顾延章不知晓她的心思,却是一心想着要给这妹妹好好买玩意。他下手也有轻重,贵的不敢多买,自己的一样不要,只挑些季清菱看了几眼,目光流连的。又算着等回了家,多去接几册书,好积蓄点钱,省得他一个男儿家立不起来,倒要用季清菱一个小女孩子去想办法养家。

    院考考完,他也放下了心,若是按这两场的手感,只要不出意外,良山、清鸣两院,至少有一个是能入的。届时入了学,好生上进,把免束脩的名额争取到了,再去夺那每月一回的第一,多挣点银钱,也好养妹妹。

    两人各自操心,直把心思都绕出了九曲十八弯,又都憋着不让对方知道。

    考场不远不近,顾延章带着季清菱且行且逛,未时刚过就到了昨日那茶铺子。

    此时考试尚未结束,里头已经聚了许多人,除却考生的家人、仆从,更有三两个镖师打扮的壮汉在门当口的桌子处围坐着,一口京腔,点菜要酒,竟把此处当成了酒楼一般。

    季清菱路过之时,听得那些个镖师说话,心中一动,拉了顾延章的袖子,捡了一张离他们近的桌子坐了。又唤来铺子里支应的小二,点了一壶茶,几样小食,就此坐定。

    镖师们泰半精力旺盛,中气较足,又因常年在外,行路押镖,少不得说话要比常人大声许多。季清菱与顾延章坐在一旁,倒把对方一大桌人聊的事情听了个清楚。

    原来这些个镖师乃是京城而来,押镖去往灵州,此时说起京中许多消息,其中一桩,便是延州战事。

    延州被屠距此时不过三四月功夫,不想北蛮已经连下两城,朝廷震怒,罢免了现任鄜延路经略安抚使的职务,令其回京待罪。又任了杨奎为延州知州并兼鄜延路经略安抚使,着其全面接管镇戎军、保安军,并抽调灵州兵力前往救援。

    ********分割线********

    谢谢十月的兔子亲给俺的打赏,么么哒。

    晚上还有一更,大概在八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