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阅卷(一)
    中年人点一点头,摸着胡须,转头对另一人道:“秀府,你怎么看?”

    被称作秀府的人略低了一下头,道:“学生的想法与时修仿佛,那少年人不知是何方人士,从前未听说他的名声,不曾想对蓟县书院出题脉络把得不错,倒是有几分见识。”

    原来那名眉宇间有倨傲之色的少年,便是从前季清菱在书铺之中撞上的才子郑时修。

    无论是哪一个考生,只要是学问做到了一定程度,都会具备猜题的能力,方法虽然不同,但只要有本事,结果都会无限趋同。

    这中年人本是清鸣书院的先生,姓傅,名顺霖,这一回清鸣的卷子,墨义部分一半以上都是他出的,此时带了两个得意门生出来,是想看看考生们觉得题目难不难,反应如何,不想竟撞上了这样一场戏。

    郑时修与杨秀府不过是清鸣学院中的学子,他们不像季清菱,有一个曾经出过科考卷的爹,仗着地利人和之便,曾将数个朝代的科考卷子统一分析、细看,这才在极短时间内,便能得出林门书院仿前朝卷的结果。他们各自凭着自己的法子,却也很快推测出了类似的结论,只能说正确答案只有一个,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方向未错,结果往往殊途同归。

    傅顺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眯着眼睛看向季清菱二人远去的方向,有些惋惜地道:“也不晓得这那学生姓甚名谁,今日考得如何……”

    他嘴上不说,心中已经把顾延章暗暗挂上了号,觉得若是有机会,这样沉稳的学生定要收在名下才好。

    清鸣、良山两院虽说是书院,走的却是门下授课的路子,每位先生负责一定数量的学生,每到新生入院,先生中抢起学生来,也是毫不留情。

    傅顺霖这一回也是不巧,白日间他本邀了钱迈一起出门,不想对方因要组织阅卷事宜,推了他的邀约。若是钱迈在,恐怕第一时间便能认出来,这两兄弟乃是当日书铺中典让四册《困学纪闻》之人。

    三人又坐了大半个时辰,直至人群散去,便唤小二来结了账。傅顺霖起身道:“回府衙吧,晚上就要开始阅卷,我已经同深宁先生说了,你们帮着批阅墨义一卷,也看看现在的学生是个什么水平。”

    郑时修、杨秀府两人点头应了,跟着先生回去不提。

    再说蓟县县衙之中,钱迈与另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坐在桌前,对着手中的答卷讨论了半日,随即对一旁的人令道:“卷子已经收齐了,一会你点清楚咱们院里的人,待良山院中的都到了,这便开始阅卷罢。”

    这一回阅卷同往日不同,乃是良山、清鸣两院并阅,一则可以避免因为个人喜好黜落考卷,二则可以避免阅卷之中出现舞弊行贿之事。

    钱迈吩咐完,转头对那名老者拱手道:“先生不若回去歇息罢,待过几日卷子阅尽,再来即可。”

    他这般恭敬,乃是因为面前之人是良山书院中多年的教授,名唤柳伯山。对方得官甚早,原在京中国子监任职,后因病辞官,回乡荣养,无论资历辈分、乃至学问见识,在蓟县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

    钱迈虽然跟他年纪仿佛,可得官足足比对方晚了十余年,入国子监求学之时,还曾当过柳伯山的学生,是以他这一声“先生”叫得倒是实打实的师徒关系。

    柳伯山摇头道:“我虽上了年纪,却也不是不能做事。”说着放下手中卷页,与钱迈一齐出了门。

    阅卷的房间乃是县衙中特意腾出来的,乃是并排的五大间库房,每个房中摆了七八张桌子,十几张椅子。此时房中的桌上已经堆满了答卷,而四十余名阅卷者,则是围在房间外头的院内,开始抽签。

    这些阅卷者都是从两个书院的教师中抽选出来的,多数都参与了出卷,只有极少数则是像郑时修、杨秀府这样,作为出色的学子,被先生带过来批阅没甚难度的墨义一卷。

    众人见柳伯山、钱迈二人过来,忙躬身行礼,又让出位子来,让两人先行取签。

    签筒共有三个,一个是墨义筒,一个是诗赋筒,最后则是策问筒。阅卷者早按学识、资历等排好了谁阅哪一类卷目。柳伯山与钱迈二人,自然只能去阅策问卷。

    柳伯山上前两步,随手捻了一只上面写了甲三的签子,转头一看,钱迈取的也是甲三,便一笑道:“倒是巧了,走罢,咱们两做搭手。”

    两人进了屋,外头的老师们顿时松了口气,有人便道:“也不晓得哪一批考生运气这般好,碰到那两位手中。”

    他这话一出,余人皆会心一笑,纷纷为那一批将要送进甲三房间的答卷鞠一把同情泪。

    却说钱迈跟在柳伯山身后进了屋,两人按着木签上的位子坐下,也没甚讲究,便从旁边高高的一摞卷起来的答卷中取了一份,开始批阅起来。

    今次清鸣书院的策问题乃是有关晋朝缺马之事,先是一段论述,接着便言曰“千里之堤,为田几何,其牧养之地又几何?今天下广矣,常患无马,岂古之善养马而今不善乎?宜有说以对也。”

    这题目乍看简单,可若是要答好了,却是极不容易,其中不但涉及到对马政的见解,还要将其与数术结合起来。

    越是烂的文章,批阅起来就越快。这题目出得难,倒是便宜了批卷的人,钱迈取了朱砂笔,先写一个“下等”,再写一个“下等”,不到子时就把桌上厚厚的卷子给看完了。

    他批完这一百多份卷子,通共也不过两个得了“中下”的,只得摇着头从袖中掏出自己的名章,慢慢地在答卷上一个一个盖上去,一边盖,一边对着旁边的柳伯山道:“先生不如先去歇息,明日再来阅卷。”

    柳伯山放下笔,他年纪是真的大了,经不起这般熬夜,便点头,把批阅的名章盖上,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房间。

    他们一走,房中其余阅卷的人便热闹起来,大家聚作一处,一人道:“去瞧瞧厚斋先生的阅卷!”

    有人去望风,回来道:“走得远了,拆来看罢!”

    诸人找了他批了“中下”的卷子来,传看一遍,面上不由得都露出不忍之态,一人道:“也是遭了罪,这一份若是在我手中,应当有中上……”

    另有一人道:“若是我,估计能有上下……”

    ******我是作者有话说的分割线******

    不知道为什么客户端会看不到作者有话说。

    今天还是来厚着脸皮求一下票,据说新书期推贱票非常重要,虽然暂时不知道新书期有多长,也不知道推荐票到底是重要在哪里,但是我看到很多作者都在求,应该是个好东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