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吃纸
    季清菱转头一看,瘦高个的那考生正满脸鄙夷地望着自己二人这边,与旁边的同伴指指点点。

    她忍不住对着那人翻了个白眼。

    顾延章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道:“理他作甚,咱们回家去。”

    季清菱委委屈屈地“喔”了一声,听得顾延章忍不住笑道:“怎的?替我抱不平?”

    季清菱便抱怨道:“酸书生,自己没本事,还去说别人坏话,我等着看明日他吃不吃卷子!”她特意把声音说得比往常大,还不忘特意回头看了那人一眼。

    两处人离得并不是很远,季清菱的话传过去,很快招得那瘦高个的火冒三丈,他撩起袖子,冷笑着嚷道:“也不晓得谁要吃纸!”

    季清菱便转头冲他扮个鬼脸,道:“不要脸,若是真考了我哥哥说的几个题目之一,我在昨日那茶铺之中,等着你吃卷子!”

    瘦高个也怒道:“若是一个都不考,我在那处等你们两兄弟吃纸!”

    季清菱便道:“怂货才不敢去!”

    “等着你这怂货来!”那人也怒气冲冲地回道。

    事情由顾延章一句闲言引起,他却被搁置在一边,只得哭笑不得地看着季清菱跟一个路人打嘴仗,见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了,忙拉着季清菱的手,把她往家里拖,边走还边道:“多大点事,考就考,不考就不考,你同他置什么气,人都不认识!万一对方不好惹,跑过来跟你急怎么办?你一个小孩儿,难道还打得过他?不是还要吃亏?!”又道,“看来我向日管你管少了,居然还学会说这种粗鄙之语,去哪里学来的?”

    这“怂货”二字倒真是蓟县当地惯用来戏弄人的词,虽说算不上粗俗,却也不是什么好话。季清菱听了几次,此时气急,倒是说了出来,被顾延章这样一点,立刻晓得自己出了错,只得瘪了瘪嘴,道:“可他说你坏话!他都不认识你,自己学问做得差,猜不到题还好意思来笑你!”

    “笑便笑呗,我又不少一根毛。”顾延章揉了揉她的头,道,“以后若是许多人都来说我坏话,难不成你一个一个跑去同别人打架?你不累,我还在后头担心呢!”

    季清菱“哼”了一声,道:“打架就打架,反正不许他们无缘无故地胡乱说你坏话!”

    她向来护短,此时早把顾延章当做自己人,便将从前的作风延续下来。她自己尚不觉得,顾延章在一旁听着,那一颗心真是软得一戳就要出一个洞来。

    季清菱又道:“傻子才说你猜的是错的,我看他明天那卷子是吃定了!”想了想,却又纠结起来,“顾五哥,明日咱们没人去考,怎么知道策问题目是什么?万一他们不承认怎么办?”

    明日是考林门书院,季清菱同顾延章两人曾经把蓟县小有名气的书院都走访过一遍,也拿了从前院考的题目,发现这一个书院十分喜欢考前朝的殿试题。不仅如此,题还出得还紧贴时事,顾延章猜那些,倒不是胡乱说的。

    顾延章便敲了一下她的头,笑道:“你还当真要人家吃那纸?小孩子性子。”

    季清菱被敲了个锥栗,忙捂着头,含冤地瞥了顾延章一眼,边走边道:“顾五哥,你瞧那人模样,也就是个镴枪头,最多嘴上说说,不会来找我打架的,我心中自有分寸!才不是你说的小孩子性子!”

    她从前多卧病,虽年长了顾延章一点,可被家中宠着护着,倒真是个活泼天真的性子,如今到了此处,顾延章又一力挑起家中大事,即便因为年龄小,尚未有所成就,可因季清菱知道对方将来情况,倒是又放下心来。

    人能伪装一时,却不能装作一世。开始那一段时间,她还努力端着,做出拿主意的大人样,时间久了,自己就撑不住了,把从前那副德行又使了出来。

    顾延章不晓得来龙去脉,却觉得此时的季清菱更让他心软心爱心疼。笑着牵住她的手,不让她再去惹人,一路径直回家。

    他们二人就这样走了,余下那瘦高个的却是看着两人背影,对旁边的同伴冷笑道:“也不晓得哪里冒出来的孬种蠢蛋,等明日考完,我在那铺子里头把茅房的草纸与他们吃!”

    右脸一颗大痣的人便劝道:“一个漏齿小儿,你同他计较什么,好生备考便是,还真让人家吃纸?他们无名无姓,不像你是要脸的,传出去,倒要让人耻笑。”

    瘦高个的“哼”了一声,嘴上不说话,心中却早打定了主意,明日定要选一张大大的茅房纸,浸在墨汁里,让那两人吃进去。若是想要不吃,定要他们当着大众的面,先好生向自己求饶道歉,方才可以饶过。

    两拨人各自散去,却是都不知道,在路边一处摊子上,有三人坐在桌旁吃茶说话,正把这才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

    其中一个中年人道:“那说要吃纸的,是沛县的许志戎罢?”

    后头站着的一个仆从便上前道:“是,前几日他爹还来了咱们书院,说要帮着盖宿楼。”

    中年人“嗯”了一声,放下手中的粗茶碗,转头看向一旁同桌的少年郎,道:“依你来猜,明日那林门会考些什么?”

    那少年不过十四五岁年纪,眉目中隐隐有着几丝倨傲,他听了中年人的话,却是毕恭毕敬地道:“学生猜,那许志戎输定了。”

    “哦?”中年人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此话又是怎么说?”

    “九经之中常考的也就是那些书目,林门不像咱们清鸣,也不似良山,肯定不会考太过冷僻的典故,不然哪里还选得出人,多数墨义题目应当还是出自《论语》。不仅林门,想来之后的书院,多数也要考《论语》。再说策问,林门多仿良山考,又喜出大事题,去年地动,年初南边大涝,又有延州被屠,十有**,还是那人说的范围。倒是那许志戎,听说一心考良山,估计没放什么功夫在其他书院身上,自己没本事,还要耍傲气,这纸估摸着是吃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