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以退
    看到季清菱的神色,不知为何,李婶竟有了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似乎这样就能赶走那股莫名的不自在。

    她犹豫了一下,道:“其实也不单是这事……前几日我家那口子给我找了个活计,是去一户人家帮厨。姑娘也知道,我如今手上也有三个人家,接了这个,就要推了那个,我才接了你们家,也不愿意换来换去的……”

    季清菱只笑了笑,轻轻“嗯”了一声,也不说话。

    李婶见她没有顺着自己的话往下说,心中有些失望,眼睛转了转,又道:“因那一户家中户主乃是秀才,又有个十五岁的公子,惯有才名,去年考上了那良山书院,正在里头读书。”她唯恐季清菱是外来人,并不清楚蓟县情况,还特意解释道,“姑娘怕是不知道,这良山书院乃是我们蓟县一等一的书院,只要是进去了,将来是有**是个进士老爷。”

    季清菱点一点头,问道:“李婶是想要去那一家做活?”

    李婶道:“倒也不是这样说,毕竟都已经同你们签了契纸,半路就走,倒也不好意思,只是我家那个小子,今年已经十四岁了,虽考不了良山、清鸣两院,却也试着在考惠斋书院,那一户虽然给的钱少,却愿意把那公子的文章、书册借予我带回家,我正犹豫呢。”

    她嘴上说着正犹豫,面上却是一点犹豫的样子都没有,只拿眼睛去看季清菱。

    这一软一硬的,先要拿伙食采买大权,又是以撂梁子走人相逼,季清菱哪里还不晓得她的意思,可却不愿意顺着。如果此时被拿住了,将来请的不是个帮厨,却是个主子了,于是对着秋月道:“去我房里取一吊钱过来。”

    秋月应了一声,去取了钱,还未回到厨房,便听外头有人扣门,于是快步去把门闩下了。

    站在门槛外的是一名三十余岁的文士并一名仆役,那文士见开门的是一个小丫头,愣了一下,后退两步看了看这屋子,又左右看了一圈,见周围已经无甚民宅的样子,于是迟疑地问道:“这一处可是住着两位小公子?”

    秋月早得了季清菱交代,并不随意透露此处底细,只问道:“此处乃是顾宅,不知先生您是?”

    站在一旁的仆役连忙上前,递了帖子过来。

    秋月在此处一个多月,耳濡目染,虽已经认得了几个字,却还没到看懂名帖的程度,只得躬一躬身子,对着那文士行了个礼,道:“先生,您稍待片刻,我一会便出来。”说着虚掩了门,忙走回厨房,对季清菱道:“姑娘,有位先生来求见。”一边把那拜帖递了过去。

    季清菱伸手接过,粗粗看了一遍,很快了然了。

    饵放出去这么久,终于有一个上钩的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回过来的既不是上次那书铺的谢老,也不是钱厚斋,倒是一个姓容的训导。

    今日午饭吃得早,此时仍是饭点,季清菱担心要留饭,便对李婶道:“我们兄妹二人初来此地,也不熟悉,全凭嫂子照应。可惜我们也比不过人家家中有做秀才的,也没有一个在良山书院里头读书的少年郎,也就不耽搁婶子了。这个月余下日子并不多,做完这几日,你再去那人家中吧。”说着示意秋月把那吊钱递了过去,又道,“今日可能要请婶子多留一炷香功夫,若是有需要,还得再做一顿饭。”

    李婶接了钱,表情都僵了,似乎没想到季清菱拒绝得这么干脆,只得干巴巴地道:“可巧,今日我倒是有空,便多留一刻吧。”

    季清菱没空理会她,匆忙回房换了身衣衫,便让秋月把人请了进来。

    顾延章早得了招呼,收拾好自己,同季清菱一并出来迎客。

    两边打个照面,都有些惊讶。

    那文士等季清菱二人行过礼,点一点头,笑道:“不请自来,倒是有些冒昧了。”

    他也不待落座,便道:“我姓洪,乃是清鸣书院中的训导,此次来,是想问问上回两位是不是在城东的谢家书铺里头,典让了四册《困学纪闻》?”

    季清菱与顾延章对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那洪训导顿时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兴奋,忙道:“我听说乃是两位母家的嫁妆?”

    季清菱道:“是我娘的嫁妆,不知道洪先生有什么指教?”

    洪训导的面色一喜,仿佛吃了什么人参果一般,他倏地站起身来,忙道:“可还有其余深宁先生书册,都在何处?!”

    季清菱心中明白,脸上却装作一副不解事的样子,问道:“怎的了?可是我娘的书有什么蹊跷?”

    洪训导不似谢老、钱厚斋一般,尚有许多考量,他不清楚具体情况,只是一心想知道此处是否仍有王应麟原作留下。

    当日一群人在鉴别书册,便是他提出要去询问那两位典让书籍的小公子其母嫁妆内是否还有其余书册,却不曾想被几位老先生否掉了,硬说什么于礼不合、不通情理,乃是仗势欺人,必要全然确定之后,再请蓟县分管文教的县尹亲自去请,届时尚要报奏朝廷。此等大事,不能仓促云云。

    在这洪训导看来,不过前去问几句,若是有书卷,便请出来看一看,又不强买,又不强要,有什么于礼不合、不通情理的呢?那两个小孩手中的书册,哪怕不是原作,也是善本,价值无法估量,正该早早先取出来一观才行,省得夜长梦多,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就麻烦了。

    他等了又等,一群老翁围着那书转来转去,今天你提出一个问题,明天我讨论一个细节,没完没了似的,偏忘了还有金山被埋没在一边,他在旁边看着,简直是心急如焚。好容易等大家得出了结论,都认定那是原稿,偏撞上了书院院考,蓟县县尹忙得脚不沾地,一群老夫子更是都被书院圈起来出题。

    等考过试,还要阅卷,没个十天八天的,哪里腾得出手来?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