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惊疑
    钱迈话刚落音,季清菱还未来得及答复,一旁的谢老便连连摆手,道:“此事不妥!”

    “我这乃是书铺,不是书院,两位小公子来此典让书籍,你留下书作,若是有所损伤,又该如何作赔?”谢老肃声否掉了钱老先生的要求,正待要继续往下说,却听季清菱插了一句嘴。

    “谢老先生,我们兄弟两人并无异议。”她微笑着道,“厚斋先生文德人人皆知,他的名字便足以担保了,况且这书放在他这样的大儒手中,比起留在我们手里,要有价值得多。”语毕,又转向钱迈道,“先生,此四册书暂寄您手,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随时唤我与哥哥到府上呀。”

    季清菱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一说,在场几人都愣了。

    她一脸的稚嫩,说话的声音里甚至还带着童声,语气也且幼且稚,可内容却条分缕析,有模有样。

    越是小孩子拍的马屁,越容易让人相信。

    钱老先生被她这明晃晃的几顶高帽子罩下来,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他摸了摸胡子,道:“我给你兄弟二人写一纸契书……”

    言下之意,已经把这书铺及谢老先生撇到了一旁,自己同两人打起交道来。

    季清菱打断道:“厚斋先生,大丈夫一言九鼎,我已经说过啦,不需要什么契书,您若是感兴趣,只管留在身边赏析,待研究透了,再来寻我们。”她看向顾延章,使了一个眼色。

    她顶着一张孩童的脸,煞有其事地说什么大丈夫一言九鼎,顿时把两位老者都逗得笑了。

    顾延章便乘势站起来道:“先生且先将书作留下吧,舍弟与我暂住在城北易巷之中,若是有什么事,吩咐下人来寻我们便是。”

    说完,与季清菱两人告辞而去。

    他们才踏出书铺的门,里头谢老先生便急忙走到了八仙桌前,一面翻阅那几册书,一面问钱迈问道:“这几册书可有什么问题?”

    钱迈眉头皱得死紧,道:“我一时还拿不准,要细细研究其中内容才能知晓,但是目前来看,已有六七分把握,这是原作……”

    谢老先生倒抽了一口凉气。

    王应麟传世的著作很多,可却大多是文人们私下相传留下的副本。因为种种原因,原稿几乎都没怎么留下来,导致现在市面上的版本驳杂不一,难以辨别。

    如果这是原作……

    这玩笑开大发了!

    他咽了口口水,道:“这话怎说?世上伪书众多,老钱,你可不是那等轻率定论之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钱迈做了几十年的学问,对王应麟推崇备至,自认对其人其作的了解,无人能出其右,此时居然被人质疑了,脸上立刻就露出几分不满之色来。

    到底是自己多年的老友,不好当面让对方下不来台,他冷嗤一声,轻轻捧了一册书出来,翻到背面,指着纸上的一处墨痕道:“你看这。”

    谢老先生顺着他的指向,看了看书背右上角那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墨痕,不解地问道:“墨渍?这又说明什么?”

    钱迈摇了摇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墨渍。”

    他指着那一小块墨痕道:“我在昭文馆任职之时,曾于藏书阁中见到过冯满轩的日常小记,里头提到他去王应麟府上做客,看到对方的小儿子在誊抄应麟先生从前的文章,已经集结成两册,命名为《困学纪闻》。冯满轩从白日看到晚间,也只看到第二册的开篇,便携带第二卷书册回家细观,谁知被家中书童无意中滴了一滴墨渍在书背上……”

    “冯满轩与应麟先生师出同门,他后来因为参与蔡王谋反案,九族尽诛,所有文作均被收缴焚毁,也不晓得那一册小记是如何成了漏网之鱼,我看过之后,便做了登记,让卒子毁掉了……”

    “冯满轩本人文才并无甚出奇,谋反之后,更是人人唯恐避之不及,这一份小记,看到的人应当并不多,他出生豪富,日子过得穷奢极欲,平日里无论笔墨纸砚都是上等货色,据说他用的墨,都是燕州产的燕墨,跟他相反,应麟先生素来简朴,对笔墨都不讲究……”

    听到这里,谢老已经迫不及待地把那一册书卷拿了起来,对着阳光找角度。

    书铺的朝向很好,采光更佳,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那指甲大的墨迹黑中带绿。

    他凑近了细细闻了闻,一股子淡淡的松香味。

    “居然真是燕墨!”

    谢老又惊又喜。

    与其他地方的墨不同,燕墨非常容易辨认,不仅带着一股松香味,而且只要写在纸上,两三年之后,就会由纯黑,变成黑中带着深绿的颜色。

    虽然这一处细节增加了这几册书为原作的可能性,可谢老却更疑惑了,他忍不住问道:“怪哉,这应麟先生的原作不是早已经遗失了吗?当年他从京城赴往广南上任,宾州动乱,闹得整个广南西路人仰马翻,随身带的书作几乎已经尽数散佚……”

    钱迈摇头道:“那只是世人以讹传讹而已。你想想,应麟先生一路南下,按当时所载,他早在湖州的时候,广南西路已经大乱,他身负皇命,不得不按时赴任,可只要不是傻子,便不会把行李尽数携带在身边。”他问道,“若是你遇上如此情况,你会如何?”

    谢老先生脱口而出,回道:“自然是将贵重之物暂寄在半路友人之处。”

    这句话一说,他顿时也悟了,道:“刚刚那小儿自述此乃其母嫁妆,母族姓洪,荆州人士……”

    他忽然猛地一击掌,失声道:“莫不是洪证的后人?!却怎生嫁到延州去了?”他越说越觉得不对劲,“可若是洪证收了应麟先生的书作,为何后来不拿出来?”

    钱迈道:“当时党争得那么厉害,只差一点就要酿成文字狱,洪证哪里敢出声……我听秀夫说过,他曾祖父当时都差点携妻小返乡种田了。这些暂且按下,让我把这几册书带回书院中,找几个人好生研究一番。我方才粗略扫了一眼,这当中中有许多内容从未在市面上得见,若是此书为真,其价值不可估量啊!”

    他说完这话,忙对外喊道:“来人!”

    谢掌事一直候在门外,此时很快走了进来。

    “去寻几个匣子过来,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用一张破布来装?!简直是胡闹!”

    钱迈匆匆忙忙携着书卷而去,而谢老先生则是坐在椅子上,摸着胡子,若有所思了好一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