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书铺
    一进三月,天气就一日暖过一日,季清菱花了好几天功夫,上街买了硝石、布帛、竹纸、浆糊并宫砂等等物品,带着秋月一趟一趟往家里搬东西。

    以前家里做古书的工具都是季父特意找人打造的,到了这里,自然没有这种条件,季清菱只能摸索着简而化之。她在房中断断续续捣鼓了大半个月,拿出四册厚厚的蝴蝶折页的书籍。

    她把书册放在顾延章面前,笑道:“你看这书如何。”

    顾延章这十多天里,亲眼目睹了季清菱如何把竹纸做旧,如何用布帛、硝石、硫磺等物装点书册,裱糊纸张,又如何龙飞凤舞在上头作书,竟用这乱七八糟的一堆材料,做出了几册古籍,早好奇极了。他连忙翻开,第一页便是自叙,言“幼承义方,晚遇囏屯。炳烛之明,用志不分。困而学之,述为纪闻。深宁叟识。”

    这却是一笔漂亮的草书,往后翻,字迹或潦草或工整,字体也各不一致,纸张上还带着斑痕点点,墨迹、水渍少许。

    顾延章不由得惊道:“这是深宁居士的《困学纪闻》?”

    季清菱笑道:“像不像?”

    顾延章小心翼翼翻了半日,又仔细研究许久,才道:“我没见过原作,也认不出什么名人字画,但这书看起来,约莫也就是存了百年的样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季清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从前背写过不少珍本善本,均是季父花了大力气四处寻觅来的,也有同僚间互借的,更有从宫中读了回来复写的,拿到此时,都是无价之宝。季清菱因怕自己太过莽撞引起事端,还特意做了许久的斟酌,最终才特意挑中这一位的书来仿造。

    这《困学纪闻》的原作者名叫王应麟,是晋朝开国时期一位大儒,别号深宁居士。其人正直敢言,因屡次冒犯权臣而遭贬黜,后辞官回乡,郁郁而终。

    王应麟涉猎经史百家,天文地理,长于考证,是个不世出的奇才,有许多著作传世,但因他当年被逐去了广南西路,路上又遇上宾州流民叛乱,土匪盛行,他且行且逃,著作散佚大半,许多手稿都遗失了。

    这位大儒离此时不过百年,在工具不齐,材料差强人意的情况下,做旧起来更容易,又缘着他这一世经历,想要胡诌古书的来历也更方便。

    而选这一本书,也是有缘故的。王应麟传世的有六百余卷,二十多种书,只有这一本篇幅合适,不长不短,又是手札笔记体,只要关键的细节做好了,很容易让人一见就觉得这是真的。

    既是做了出来,少不得要拿去卖掉。趁着这日天气好,季清菱把那书用个小木盒子装起来,再用一块散布包了,打算一大早带出门,去上回那间书店。

    顾延章不放心她一个人去,执意要陪同,季清菱也只得同意了,却在出门前特意嘱咐道:“顾五哥,待会到了地方,你一句话都不要说,有什么问题,等咱们回来再商量,成不?”

    两人出发得早,等到了地方,那书铺堪堪支起了门,季清菱把包袱从顾延章手中接过来,又交代了一句道:“顾五哥,一会千万不要多话,若是你坏了我的大事,我可跟你没完!”

    她穿着一身素色衣衫,做男童打扮,表情丰富可爱,看起来活泼极了,口气虽是娇俏刁钻,却让人一点都不觉可恶。顾延章忍不住笑了出来,应承道:“定不坏你大事,只是你也不要太过分,别人都不是傻子。”

    季清菱横了他一眼,小声“哼”了一声,咕哝道:“你且看着罢!”

    言毕,抬腿进了门。

    这书铺不愧是蓟县最大的,占地接近一亩地,按不同类目摆放着各类书籍。季清菱进门之后,径直去了后头的书台,她把包袱护在怀里,对着那伙计道:“小哥,我这里有古书出售,不知你能不能看看价格?”

    她此时尚未变声,稍微压低了声音,与寻常男童比起来差别并不大。

    书台后的伙计与上回季清菱问话的不是同一个,他狐疑地看了季清菱一眼,又看了看站在后头的顾延章,明显觉得另一个更靠谱,便问顾延章道:“这是你弟弟?你要卖书?家中有没有大人在?”

    比起还是个孩子模样的季清菱,顾延章要成熟多了,所以伙计挑了他来问话。

    俗话说得好,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季清菱与顾延章,一个八岁,一个要夏天才满十一岁,虽然顾延章看起来沉稳得不似他的实际年龄,可无论怎样,也不过是个稚嫩的少年而已,是以那伙计虽然把重点放在顾延章身上,却依旧要追着他问家里大人在不在。

    顾延章点了点头,绕过了对方的另外两个问题,回答道:“是的,我们要典书,烦请小哥帮着估个数吧。”

    那伙计先还以为这两人在闹着玩,等季清菱打开包袱,垫着脚把那书册举起来,凑到了他的面前,脸色立刻就慎重起来。

    他把手在衣襟下摆上擦了擦,轻轻拿起了一本,只稍微翻了翻,很快将书放了回季清菱手中,口中道:“你们等一等,我去找人过来。”

    片刻之后,伙计就带着一个中年人出来了,对方戴巾着袍,是这蓟县中常见的文士打扮,身上还带着三分文墨之气。他显然比起之前招呼的伙计要高了不止一个级别,见了顾延章并季清菱,并不因两人的年龄而轻视,而是礼数周全地打过招呼,这才问道:“鄙人姓谢,乃是此处的掌事,听说两位有古书要出售?”

    季清菱应了一声,把手中包袱托了出来。

    谢掌事先是略微看了一下书的封面,接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只手套,戴在了右手上,这才小心翻阅起来。他看的时间不长,但是每本书都过了一遍。

    耽搁了这一段时间,外头行人便多了起来,许多书生开始进来选书,书台处很快被围了起来。谢掌事似是觉得有些吵,便对季清菱二人道:“两位里面请罢,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太方便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