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偶遇
    也许是看出季清菱的迟疑,廖嫂子忙往回找补,给自己带过来的小丫头美言道:“今年十三岁,家中并未给她起大名,只有个小名叫来弟,我与她家有点旧情,本想送去大户人家当粗使丫头,还托人帮着起了个文雅名字,唤作秋月,前日知道你这里要,干脆送过来了。”

    她笑得和气,一副我跟你自己人,不紧着你紧着谁的模样,说道:“她这个年纪刚刚好,人又勤力,家里一应杂务都能帮你做了,不比那些个小娃娃,还要费心调教,水桶都抱不动,也不像那些年纪大有私心的,说不定买菜买柴,你给十文,她要昧下四文。”

    絮絮叨叨的,似是王婆卖瓜。

    她一边说着,见季清菱并无反应,便伸手碰了碰那小丫头,口中道:“还不去见过主人家。”

    秋月被她一提点,忙上前几步,对着季清菱就地跪下,磕了两个响头,嘴里干巴巴地问了声好。

    廖嫂子又道:“你也不用赶着说要还是不要,我先把人放这,你用几天再看,如果不应手,我就给你换人。”语毕,找个理由,拔腿告辞了。

    再说这秋月自入了门,劈柴挑水,买菜扫地,没有一样不妥帖的,虽然做的饭菜着实难吃,想想自己每个月给的钱倒是着实不多,季清菱也不挑剔了,打算哪日再去找个帮佣的厨子兼着来做饭便罢。

    因没有多余的房间,她索性在自己房中给秋月置了张矮床,又添了被褥衣衫等物,夜晚共同睡一间。白日里秋月捯饬家务,季清菱就在堂中支了大桌子并两张椅子,与顾延章一道读书写字。

    她以往没当过家,不知日子难过,如今掌了事,才晓得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桩桩都是钱,这也就算了。顾延章与她都要读书,先不说笔墨纸砚,单单夜晚照明的蜡烛、灯油都是一笔不小的耗费。

    眼见银钱花的速度快得超出自己的预料,后头顾延章入学之后,更不晓得会有多少开销,季清菱不得不早早把赚钱的打算提上案头。

    与她原先设想不同,蓟县乃是文地,学子多如蚁,以她那一手字,抄书虽然也是条路,来钱却太慢,性价比实在是低,即使日以继夜,也不过能图个温饱而已。她思来想去,索性生出了一个念头。

    都说文士爱风流,此处既然文气如此之盛,又有许多儒生汇聚,想必也爱附庸风雅。若是论起风雅之物,又有什么比得上古书?

    前世季父爱好广泛,尤其喜欢收藏珍本、孤本,名家书法画作,把玩久了,除了自己仿着书、画,遇上心中特别中意的,更是不晓得临摹过多少遍。次数多了,他便常常择其中挚爱,从头到尾仿作一番,照着真迹做旧了,摇头晃脑乐一回。因这行径实在不是什么好事,不好对外公开,然而这等得意之作若是自己独享,与锦衣夜行有何异处,也只好拉着家人一并鉴赏。

    季清菱的哥哥们学业重,母亲也有交际产业要打理,只有她是小女子,并无科考压力,又爱读书,更爱这些歪门邪道,与季父两厢一撞,如同烈火遇上桐油,两人日日在一处琢磨如何才能把作品仿得更像原作。

    正好有几年,季父遭了贬黜,外任做官,差事闲了,便搜罗了许多古法,得了空就与女儿钻研。季清菱不仅动口,还要陪着动手,到了后来,仿古作书作画,就如同游戏一样简单。只要给她工具材料,做出来的赝品拿去骗骗外人,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如今她人一缓和下来,既要谋生,想着总不能坐吃山空,正发着愁,可巧与顾延章外出探访书院的时候,许多次见到有人在茶楼酒馆,书铺宝苑说起送某某人什么礼品,其中最常提到的便是某某年间某某版本某书多少册,某某人某某字画,次数多了,她不免上了心。

    既有得买,必有得卖,她原本虽只是当做游戏,可如果能拿来换钱,也未尝不可啊。

    一起了心,隔日季清菱就换了身不显眼的学子打扮,去蓟县几间出名的书铺里转了一圈。此时已是冬末,万物渐渐复苏,因蓟县许多书院院考都在四月,离现在已经没有多久时间,书铺中人流也开始旺盛起来,伙计没空招呼,只时不时来照应一下,免得这些个读书人摸了书走,或是弄脏了纸页。

    她缩在一边,数着人流,又默默算一算哪些书卖得好,这书铺一日流水多少。趁着辰光晚了,人群稀落,这才上前而去,问那伙计道:“小哥哥,你们这处收不收旧书善本?”

    那伙计见怪不怪,一边收拾书柜,一边道:“收,按品相给钱,若是太旧了,字晕了纸,却是卖不出价的。”

    季清菱又问:“若是从前的古书,你们是按什么价格给?”

    听到这话,伙计才放下手中的活,抬起头看了季清菱一眼。

    季清菱投身的这具身体长得跟她前世有几分相似,许是因为长在边关,耐摔耐打,比起寻常人更康健几分,这一阵子在蓟县安家,整个人都把从前逃难时的落魄将养了过来,她前世在家,人人都宠着,又出生富贵,说话行事早已习惯了带着气场在。此时换了小孩打扮,开口老道,倒也奇异地没让人觉得违和。

    那伙计本是蓟县人,见多了各色文豪学子,也没把季清菱放在眼里,只当这是哪一户来读书的人家,暂时缺了钱,把书拿出来典卖了。这种人,他每隔十天半月,总要遇上一回,便照本宣科道:“这也不好说,你先拿来了,我们书铺里有老人,自会给你出价。”

    正说话间,忽听一旁有人故意清了清嗓子。

    季清菱转过头,只见身边站着个十来岁的少年,对方穿一身棉袄,个头不高,眉目间闪过几丝不耐烦。

    伙计听声识人,忙笑着从里头走了出来,口中称呼道:“哎呀,居然是郑小哥,今日怎么劳烦您亲自过来。”

    那伙计看着至少已经三十余岁了,却对那少年口称“哥”,言语之间毕恭毕敬,看得季清菱忍不住起了好奇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