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猛然
    两人还在议论,秋月已经敲门进得来。

    季清菱见她手中提着食盒,知道是糕点好了,转头见屋子里头尽是霉味,又尘土飞扬的,便交代道:“不妨先拿去偏厅里头罢,我们这就过来。”

    又与顾延章笑道:“五哥,歇一歇罢,我叫人做了糕点,你饿不饿的?”

    顾延章本来不饿,见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哪里会拒绝,现要吃一头牛也能塞得进去,口中连声应了,便把手里笔杆放回笔托上,又将砚台盖了,收拾一回桌案,起身与季清菱一前一后出得门去,自往那侧厅走了。

    两人进得偏厅,秋月已经将食盒里头的盘盘盏盏端得出来,摆了一桌子。

    那盘盏皆小,看着多,东西却少,一一排开了,却是两个茶盏,一壶茶水,几盘子吃食糕点,另有新鲜果子。

    季清菱入了座,先给顾延章倒了一盏茶,笑道:“五哥尝尝这味道。”

    顾延章依言喝了一口。

    此时正当盛夏,夏日喝热茶,正好以热解热,他一口吃进去,却是品出点清淡的味道出来,似有似无的,复又尝了一回,颇有些疑问地道:“怎的这样清香。”

    季清菱问道:“尝的什么香味?”

    顾延章便道:“仿佛是竹叶之香。”

    他顿了顿,忽的醒悟过来一般,笑道:“怕不是《曲洧旧闻》里头那说的那熟竹水?”

    原来据古法载,新安郡界中有一种当地特产的竹子,只有尺把高,叶子却比起寻常的竹叶要大上一倍有余,枝干、枝茎则是只有寻常竹子的一半左右粗细,当地人无意间摘了叶子来煮水,发现那水又轻又浮,清香扑鼻,便起了个名字叫熟竹水,后来传到外州,名气越大,价格也越高。

    顾延章顿了顿,有些想不明白,又问道:“你去哪里寻的新安郡中竹叶?这样大热的天,江浙运回到雍丘县里头,哪里还有这样新鲜的?”

    季清菱直好笑,抿着嘴逡了他一眼道:“不是新安郡的。”

    说着指了指亭外院子一角。 一流小站首发

    顾延章顺着她的手势看了出去,果然见得那一处养着一大丛竹子,却不是那等用来装点院舍的园林竹,反倒像是山野里头用来出笋吃的毛竹,竹筒又大又粗,长长的,顶上枝干、竹叶张牙舞爪,直要捅到天上去一般。

    季清菱道:“是早间摘的那一处的竹叶尖,拿井水煮成熟水,泡一刻钟,煮成这熟竹水,我喝着虽是比新安郡的竹叶输了些,可那股子竹叶清香之味,已是吊得出来,差别也不是太大。”

    一面又把桌上的离得近的糕点挪在了顾延章面前,笑道:“上回五哥不是说想吃莲花肉饼?我昨日趁着太阳不大,早上出去走了一圈,见得路边铺子里头正正有卖,味道竟是不比张家饼铺的差,想着你今日在家,便让那小贩才送了些过来,眼下还是热的,皮香汁厚。”

    两人坐着说些闲话,等到顾延章一个饼吃完,本来面上紧紧的,此时却是五官全数松得开来,便是脸上的笑也是真舒坦了。

    他早间同发霉的谷子沤在一间房里吸了半日的霉灰,偏没找出好法子来,原是有些压着自己,现下同季清菱坐了这片刻,其实并没有找出办法,于事无济,但不知道为何,心情却是转得好了。

    他见季清菱只捧着茶盏喝那竹叶水,也不怎的吃东西,便拖了椅子往左边挪了挪,抬头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各色吃食,没见着这一位特别喜欢的鲜果,只好转头去看糕点,见得那其中混着酸枣糕的马蹄糕,便把碟子挪到季清菱前头,侧身问道:“怎的不吃?早间你只对着几碟子凉拌小食吃了一碗面,同我一同坐了那半日,肚子怕是要饿了罢?”

    又轻声道:“想吃糕点还是想吃果子?怎的没见有你喜欢的,要不要叫人上街买些旁的东西回来?”

    季清菱摇头道:“天时热,也没什么胃口。”

    又笑道:“糕点我就挺喜欢的,先吃了这一些,晚上再吃那饱肚的罢。”

    说着拿筷子将面前盘子里的马蹄糕夹了起来。

    她犹豫了一下,忽的转头冲着顾延章道:“五哥,我分与你一半好不好?若是吃得一整块下去,便没胃口吃旁的了。”

    顾延章失笑,道:“怎的吃得这样少,前几天我试着圈了圈,腰都细了。”

    说着又一面哄她多吃,一面伸手帮她按着盘子。

    季清菱心中琢磨了半日,做一副无意的样子道:“五哥,我原在广南的时候,见得街边有卖马蹄的,有皮的卖三十文一袋子,去了皮的却是卖六十文一袋子,你猜怎的这样贵?”

    顾延章笑道:“怕是削皮费人力罢?”

    他才说完,复也觉得有些不对,又道:“便是费人力,也不至于这样贵啊?足足翻了一倍,怕是那马蹄之中另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季清菱便道:“我也是特去问了旁人,说是马蹄易坏,一旦其中一个发得霉,便会染得旁边的也霉了,遇得运气不好的,一袋子里头少说三中有一会发苦,半点不能吃,但是只要一把皮去了,里头肉露得出来,便再藏不住,肉黄得分明,只好削掉坏肉,不好滥竽充数一同卖,是以算上折损,削了皮的竟要到得那个价钱才有得把人力赚回来,才会这样贵。”

    顾延章不由得失笑道:“这样的做法不对。”

    季清菱颇感意外,问道:“怎的不对了?”

    顾延章便道:“东西按三六九等作价,他既是有空在街上削马蹄,不妨边卖便用削东西的功夫将那东西按新鲜与不新鲜,甜与不甜,化渣不化渣分了,那等甜的、水分足又化渣的送去酒店茶楼里头,寻个不大的客栈也好,酒楼也好,叫厨房尝了味道,自能卖出高些的价格,剩下那不甜的与不化渣,还没甚水分的,不妨磨成粉拿去卖马蹄粉……左右批都削了,样样都看得清清楚楚,倒不如……”

    他说到倒不如三个字,忽然一顿,手中还扶着那一盘子糕点,脑子里头却如山寺晨钟猛然巨响一般,把自己才说的那一长段话复又敲了一遍。

    他一时竟是全身定得住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