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秤量
    雍丘县客栈的后院之中,季清菱正坐在桌案前,同顾延章一同研究桌面上排成一撮撮小尖的粮谷。粮谷分为四个小尖堆,分别摆开麦、粟、稻、黍几样不同的种类,各用一张宣纸在下头垫底铺着。

    提刑司这一回巡察时间有限,除却雍丘县,还有好几个县镇要去查检,并不可能在此耽搁太久。然则此处常平仓中存粮太多,这一阵子几个僚属按着原来的办法称量查核,到得今日,数量仿佛是差不多对上了,可其中新旧、瘪谷、灰分却并没有办法弄明白。

    如果是普通的常平仓或者府库,咬咬牙,熬几个日夜从中抽查也就罢了,可雍丘县的常平仓是寻常府库的十倍还大,不管品类、规模、贮粮质量的复杂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想要在极短的时间之中,彻底盘查,按着原有的办法是不可能做到的,只能另辟新法。

    这问题顾延章自接了京畿提点副使一差之后,就一直在思索,只是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欲要凭空想象,如何能办得到。直到眼下到得雍丘县中,亲身查点也过了小十日,虽不能说样样了熟,可心中也自有了概念,索性把事情分派给旁人,自己则是脱开身去,好生琢磨其余办法。

    季清菱见顾延章取了一张纸出来,将瘪谷、霉变、正常的谷子放在一处,混合起来,捏了一小撮在手里,皱着眉头盯着那一撮谷物,半日没有出声,便不去打扰,只悄悄退得出去,剩下顾延章一个人在屋中。

    她走到院中,特寻了秋月过来,问道:“我记得在邕州的时候,咱们吃过驿站里头送来的马蹄糕,那时大家都说味道好,你还记不记得这一回事?”

    秋月先点了点头,复又问道:“夫人说的是哪一种马蹄糕?是融了广南黄糖、桂子的那一种,还是夹着酸枣糕的那一种?”

    季清菱道:“夹着酸枣糕的那一种。”

    秋月便道:“是有这事,当日大家都拿来做开胃的东西,味道酸酸甜甜的,吃着也容易饱肚子,算是难得喂一回馋虫了。”

    原来众人去得邕州的时候,因城中才复,粮米、物资匮乏,顾延章又是在那样一个位子,府中人更是只好自约自束,肉是不敢吃的,便是米粮也是跟着驿站里头来,煮饭煮粥用的糙米杂米居多,能填饱肚子已是不错,自然没有条件去管味道。

    这般日子久了,顾、季二人还罢,驿站里头的驿丞心中却有些过不去,他旁的不好弄,倒是用着手上有的东西,时不时给季清菱端一小碟子糕点过去,厨房的手艺虽然算不上好,胜在味道不同于北地,别有一番风味。

    其中便有两种都唤作马蹄糕的,一种乃是用糯米、粳米磨碎了,放进木制模具当中,中间挖一个洞,洞中放入混着干桂花的黄糖粉,做出来是蘑菇形状的甜糕点,另一种则是用广南产的马蹄磨成粉,合了白糖水蒸成薄片,与酸枣糕一层叠一层的马蹄糕。

    两种味道都好,然则前一种热吃才好吃,后一种因为甜中带酸,倒是格外让人喜欢。

    此时季清菱一说起来,秋月想着那酸味,已是不由自主地口中生出津液来,笑道:“夫人怎的忽然想起来这一事?倒把我馋虫又勾得起来。”

    季清菱便也笑道:“你去问问这一回跟过来的人里头有谁会做的,一会做来尝尝。”

    她想了想,又多吩咐了几句话。

    此时酸枣已经熟了,那东西酸得哭人,拿脚一踩,黏糊糊的,沾得全是鼻涕状的黏液,只有小孩喜欢玩,平常虽然有人收,但是价格贱,也不是什么东西,就在驿站外头不远处便生着一颗,出去转一圈便能找得到。

    秋月应了,一时退了出去,果然过得一个多时辰,复又提着一个食盒走得进来。

    顾延章正同季清菱说话。

    他手中举着一把混了瘪谷、霉谷的粮,放进地上的一个小簸箕里头,学着农人的法子颠簸箕,一面起势,一面抬头道:“清菱,你且让出去,这谷子里头有霉,人站在里头,小心吸得进去。”

    季清菱听得他交代,听话地退了出门,却是忍不住蹙着眉问道:“五哥,你这样有用吗?”

    顾延章颠动着手中的簸箕,因不太熟练,倒是弄得手忙脚乱的,口中回道:“也不晓得有没有用,我从前出去督收秋粮,见那些农人就是这样把灰土、碎石,干瘪的谷子给抖得出来。”

    谷粒、灰土、砂石的重量都不一样,只要用上了巧劲,不同重量的东西自会随着簸箕的抖动而分开,变成谷粒一堆,灰土一堆,砂石另一堆。

    他起手生,然则学着抖了两下,倒是慢慢寻出了手法,看着像模像样的,不多时便把碎石、灰土、瘪谷给抖到了簸箕的另一边,靠着人的那一边则全是饱满的谷粒。 一流小站首发

    季清菱隔着两丈远,等他停了手,才复又走进屋中。

    顾延章已经把簸箕放在地上,开始按着质量分开的谷子,各拿纸张装了。

    季清菱见他一时半会没那么快,便拖了两张小几子过来,一张摆在顾延章后头,一张自己坐了,低下头也跟着研究了半日,复才问道:“五哥,你这法子,是把不合宜的谷子给抖出来,可常平仓中那样多米粮,若是一一抖试,哪怕是抽着弄,怕也不够吧?”

    顾延章早提了个小秤过来称重,听得季清菱的话,叹道:“也没法子,先把想到的记下来,到时候再同他们一起商量,看哪一样能用得上。”

    他把几样东西的重量称了,复又取过纸,一一记下了数目。

    那纸上已经写了好几个法子,季清菱凑过头去看,各有各的长处,却也各有各的短处,总归可行的耗时过长,耗时短的用起来又不太准确,她看着看着,也有些无奈,道:“果然查粮不是那样好查的。”

    顾延章笑道:“若是那样简单,便不至于像眼下这般人人头疼了,从前有例可循我,我们照着做便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