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九章 惊惧
    那幕僚出得去,不过不过半个时辰,复又匆匆回来,这一次却急得满头是汗,身上衣衫全湿,进得门,直奔到陈笃才面前,禀道:“县尊,延津、原武两县粮行里头都来了人,说要赔银收粮。”

    陈笃才心中狂跳。

    他做官十余载,又兼自己有心做事,见识不可谓不多,自是知道如果说中牟县中粮行来寻自己要收粮是偶然的话,延津、原武两县之中忽然也闹着要收粮,其中则必定另有隐情了。

    他忙坐得直了,盯着那幕僚等着回话。

    幕僚拿袖子擦着头上的汗,复又道:“小的让人去寻了中牟县中粮行来人,只说要加倍给银,让按契行事,依着从前的时间再去归还粮谷,对方只不肯,定要过两日便把粮谷给收得回去……”

    陈笃才咽了口口水,心中忍不住生出惊惧来,追问道:“为甚不肯?”

    粮行急着收粮,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粮价忽然大涨,粮商着急将粮谷收回去卖掉,第二种则是有人知道了常平仓中的蹊跷,正在出手试探。

    如果是前者,他便是砸锅卖铁,也得想办法应付过去,如果是后者,这一回当真是避无可避。

    然则私自动用常平仓中粮谷本就是大罪,这大半年里头,他一直做得十分小心,不管是粮谷的运出还是发卖,俱都万分谨慎,因怕转手买家走漏了风声,甚至连拆开卖卖都不敢,宁可按低了价格,去寻往日故人搭伙。

    两边从前一同历过事,各自手上抓着对方的把柄,都在一条船上,对方那一处并不可能走漏风声,而自己这一处也是做得极为隐秘,正常来说,并不可能被人旁人知晓。

    幕僚摇头道:“那人不肯说。”

    陈笃才怒道:“他不肯说,你就这般回得来了?!我养你难道是吃干饭的不成?!”

    他见那幕僚一副无措的样子,心中十分不耐,皱着眉头喝令道:“你跟了我这些年,怎的一点长进都没有!不过一个给粮行里头做工的,他不肯说,你就给几贯钱,再不肯说,砸个几十贯,实在口风紧,丢个一二百贯,我不信还有不开口的——他难道是金子做的不成?!”

    那幕僚得他发话,诺诺连声,连忙退得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又滚了回来,这一轮却是再顾不得擦汗,喘着气道:“县尊,打听到了,听得泉州、明州犯了海汛,连着秋汛一并,眼下正在遭灾,今岁怕是沿海几处大州之中粮食要颗粒无收,一斗糙谷已经涨到两百余文,眼下更是一日一价,京城里头各处消息灵通的,都在四处收粮过去卖……”

    陈笃才这一回,几乎连坐都不能再坐稳。

    商人逐利,自家不过同粮商们暂借一个月的粮谷,按日计钱,放在平时当是不错的买卖,可眼下比较起来,根本算数上什么——一旦送去沿海各州,几乎是能翻上三番的所得,这样的好事,只有傻子才会拒绝!

    自家按着原来的契纸翻上一倍没有用,莫说一倍,便是翻上三倍、五倍,乃至十倍都没有用。

    他越是想,脑子里越是乱糟糟的,还没能找出个应对的办法来,却是忽然听得外头有人敲门叫道:“县尊!”

    不用陈笃才发话,那幕僚已是连忙去应门,见得外头站着一个四十余岁的男子——是陈笃才的堂弟。 一流小站首发

    那陈堂弟进得门,急急上前,正要同陈笃才说话,忽然醒过来那幕僚还站在里头,连忙对其使了个眼色。

    幕僚也是个聪明的,立时退得出去。

    一时屋子里只剩下陈家兄弟二人。

    陈笃才本来心中就乱糟糟的,并无头绪,此时见得堂弟,心中更是一紧,惊道:“我不是叫你在京城里头盯着浚仪桥坊那一户收粮收银吗?怎的现在就回来了?!”

    他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不由自主便拔高了音调,催道:“他那一处占着大头,若是银、粮收不回来,咱们这一族是个什么下场,你难道竟不晓得?!”

    陈堂弟如何会不晓得,然则这一回他顾不得辩解,已是着急回道:“大哥,李家那一门绝户的,我日日上门去催,只给个管事的出来同我打忽悠,我住得半个月,什么都不曾探听的到,心中十分不得劲,总觉得哪一处有什么不对,便收买了他们家潘楼街解库里头的账房,那时才晓得,李家的好几处地方的解库已经大半年未曾放银出去了,每日只收银,不放银……”

    陈笃才听得全身凉飕飕的。

    解库放利钱。

    他自常平仓中挪出去的钱,全数转给了京城浚仪桥坊里头那一户人,哪怕收息少一点,也不敢去寻别家。其中除却不愿引起旁人的注意之外,最大的原因,也是怕钱放出去,就收不回来。

    放利钱从来都是有风险的,收息越高,风险也越高。比银子更难寻的,是有能力给息的借钱人。

    放利钱是那样容易的一件事吗?你一两银子放出去,若是给那等那田地、产业来抵的借钱人,一年最多能收三分利——人家还未必要来你这一处借!

    有田有地,有产有铺,哪里去不得,市易务里头给银,年息才两分,何苦要白白多给一分息给你?只有那等没有足够产业来抵的借钱人,才会巴巴地寻到私人解库找银子。

    如何判断能给这些借钱人借银,借多少,利钱多少,何时催还,如果不还,又能如何处理,果然利钱也拿不回来,本钱更是没踪影的时候,如何覆盖这一处损失,都要经过事的掌事才懂得应对。

    陈笃才把常平仓之中挪出去的库银都给了李家拿去放利钱,这一回因为时间太紧,来不及去京城寻他,只好把手中的契纸拿去同左近县镇里头的解库抵押了来换银,将常平仓填满。

    然则今日,陈堂弟却忽然回来说,李家在潘楼街的解库已经半年没有往外放银,这如何不让陈笃才惊惶。

    银钱都是有成本的。

    解库收银,每岁要按本钱给放银进去的人付息,而今潘楼街的解库只收银,不放利,那钱去哪里了?!

    每日白白送息出去吗?!

    他自常平仓中挪出去那样多官银,李程韦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等到时间到了,他还能不能把银子给还回来,他还打不打算还回来!

    如果不能,他待要如何……

    陈笃才全身是汗,大热的天,他只觉得那汗液从胸前一路往下淌,汇聚在肚皮上,背上,仿佛一只只爬动的菜虫,把那绿绿的背在他皮肤上一拱一拱,叫他又痒又痛,却半点动弹不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