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叫爸爸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牧的核讹诈理论,给拉里·佩奇的心理带来了巨大的震撼与震慑,而而李牧所说的那个关于绑匪、1000万美元赎金、200美元手枪与1美元子弹的比喻,也同样让拉里·佩奇感到恐惧。

    muye&baidu.inc,就是李牧对准拉里·佩奇太阳穴的那颗子弹,它没有多大的实际价值,但对谷歌来说却极其重要。

    现在,李牧把muye&baidu.inc标价为谷歌市值的三分之一,让谷歌并购,这虽然会让谷歌大出血,但却不会要了谷歌的命。

    拉里·佩奇已经不愿意去想如果李牧全力运作muye&baidu.inc,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冲击了,因为无论怎么想结果都只有一个,在李牧的全力进攻下,谷歌不死也要重伤,原本有机会成为博尔特那样的世界冠军,但如果硬扛下这波攻击,以后能勉强走路都算不错。

    这样看来,谷歌接下来的选择,只有以超高超高、高到超乎寻常的溢价,并购muye&baidu.inc这个几近空壳的公司,只有这样,才能确保谷歌成为世界冠军,牺牲的只是一部分利益。

    拉里·佩奇在内心深处,给李牧这一无耻行径下的定义为:“流氓土匪性质的强买强卖。”

    就像是印度尹文丽那些持枪抢夺新郎的女方亲属,一把枪顶在脑门,然后把一个女人丢在你的眼前,威胁你:娶了她,不然就崩了你。

    你能怎么办?

    其实这样的商业讹诈,并非李牧首创,在互联网行业早已经屡见不鲜。

    每一次大公司入股小公司、入股新兴产业的时候,背后几乎都会有这样的讹诈与博弈,那些被腾训和啊里投资、并购的企业,未必真的想被他们投资和并购,就算想,也未必愿意以最终的价格进行,但是,所有最后接受了大集团offer的公司,其实都在经历一种潜在的威胁与内心的挣扎。

    潜在的威胁有很多种,比如:如果你不让我投资,或者不接受我的投资报价,那我就自己做,或者我投别人扶持别人来做,总之咱俩要么成战友,要么成敌人;

    而那些人在内心里挣扎的,和拉里·佩奇一样,到底是站着死,还是跪着生。

    最后选择投靠大平台的,几乎都等于是选择了后者。

    发生在资本市场上的恶意吞并还少吗?真算起来,所有的吞并案例中,恶意吞并可能占了大多数。

    上辈子,华夏互联网有a家t家两大巨头相互制衡,这也就给了创业者一点点间于齐楚的斡旋空间,就好像有人搞了一个“饿了没”,如果行业t家独大,t会非常强硬的告诉他,让我入股,否则我就自己做一个弄死你。而有了a家制衡之后,“饿了没”的命运就稍微好转了一点,他可以对t说,你不要逼人太甚,不然我就去投靠a家,同样的话,他也可以说给a听,最后两者之间选一个相对最好的方案。

    所以很多不了解互联网的人都觉得,这两家企业真的是太厉害了,什么业务他们都有自己的布局,投资的企业多如牛毛,但这背后有多少资本市场上的屠宰和杀戮,很少有人看得到。

    对拉里·佩奇来说,如果他面前有一个能与牧野科技抗衡的互联网企业,那他多少还有松口气的机会,但可惜的是,就当下的互联网企业来说,再没谁能跟牧野科技相抗衡了。

    思前想后,拉里·佩奇只能开口对李牧说:“李总,您的意思我已经非常明白了,稍后我就跟我们的股东联系,慎重考虑一下。”

    李牧点了点头,一脸无所谓的笑道:“没事,你们也可以不买,没人逼你们。”

    拉里·佩奇只能瓮声瓮气的点点头,心里流泪暗忖:枪、子弹、核武器都说出来了,还说没人逼我们,还要怎么逼?真那把枪顶着脑袋才叫逼吗?

    李牧看到拉里·佩奇悲戚戚的模样,微微一笑,淡然道:“该说的都说完了,我这边还有节目要录,回去吧,这次确定接受了再来找我,噢对了,如果来的话,把合约带上。”

    李牧把话说完,转身便往回走,拉里·佩奇没说话,就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如果让拉里·佩奇说一个最痛恨的人,此刻的答案必然非李牧莫属。

    但如果让他说一个现在最佩服的人,答案也一定是李牧。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把互联网玩成了自己的内海,同样把资本玩的淋漓尽致。

    而且在拉里·佩奇看来,李牧玩资本有着一种非同一般的暴力美学,他的策略就是:“叫爸爸,否则打到你叫或者死为止。”

    简单粗暴,甚至有些残暴。

    自己也很想充满底气的向他竖起中指,然后大骂一声:“f*ck-you!”

    但毕竟实力不济,也就委实提不起这个底气。

    李牧走的很快,几分钟后就已经回了村里,拉里·佩奇走得很慢,一个人在华夏乡村的田间地头上踱步,看看黄土,看看庄稼,看看脚尖,看看山,再看看水,最终在日落西山的时候,看着满天橘红色的红霞,以及那如温泉蛋黄般的落日,轻轻叹了口气。

    认了吧。

    认了。

    跪下吧,站久了会发现,跪着其实挺舒服的。

    谷歌从创立到现在,一直是走在互联网的前沿、走在搜索引擎的最前端,但是拉里·佩奇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人斩荆披棘虽然很有成就感,但也确实非常疲累,如果向牧野科技跪下,等于是有了一辆装甲车,前方的荆棘也就再不是什么问题。

    于是,拉里·佩奇干脆坐在了一处田埂上,掏出手机,给自己远在美国、尚在睡梦中的助理打了给电话。

    “早上好佩奇先生……”隔着电话,拉里·佩奇都能想象得出,助理那一张睡意惺忪的样子。

    他说:“茱莉亚,华夏现在是傍晚,我正在看着夕阳,如果你打开窗,太阳应该刚露出个脑袋,你能想象吗?我们隔着近万公里,看到的是同一个太阳,可在我这里,一天已经快要结束,而你那里,一天才刚刚开始……”

    电话那头的姑娘错愕了约莫十秒钟,尴尬的问:“佩奇先生,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

    说到这儿,姑娘一下子卡顿了,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现在的拉里·佩奇更合适,无聊?神经病?还是不知所谓?

    想了半天,姑娘最后脱口而出的,却是“诗意”这个词……

    在地球的另一端打电话让自己起来看太阳,抛开神经病的因素,也确实能跟诗意沾点边。

    拉里·佩奇这时候忽然收起了刚才那有些忧伤惆怅的语气,命令道:“茱莉亚,立刻通知所有的股东和公司高层,半小时后到公司跟我进行电话会议,事态紧急,不得延误!”

    ……

    李牧回到蘑菇屋的时候,黄雷已经开始炖鱼了,他用两个炉灶同时开火,一个炖鲫鱼汤,一个垮炖草鱼,院子里鱼香四溢,让人心情莫名愉悦。

    何囧见李牧回来,趁着摄像组暂时没跟着的当口,小声问李牧:“李总,我听说谷歌的ceo来找您了?”

    李牧点点头:“来了。”

    何囧问:“要不要邀请他一起过来吃个晚饭?毕竟是您远道而来的客人。”

    李牧笑道:“他可不是我的客人,就算是也是不速之客,你不用管他,让他自己玩自己的吧。”

    何囧心里诧异,但嘴上没再多说。

    黄雷这时候招呼道:“诸位,咱们差不多快该吃饭了,于彦,你收拾一下桌子。”

    黄雷做的鱼确实非常棒,这顿晚饭勾起了李牧对幼年时期的回忆,其实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喜欢吃鱼,原因就是实在吃腻了,早些年鱼很好钓,李爸每次出门都能钓上几斤回来,一家三口根本就吃不完,但李爸偏偏对钓鱼格外入迷,这导致的结果就是,家里每天的饭菜都跟鱼有关。

    但是,上辈子自从出去上大学之后,李牧就很少再能吃到爸妈炖的鱼,尤其在吃多了食堂之后,他反而愈发想念当初爸妈天天炖鱼的时光,这辈子重生之后,李爸已经过来痴迷钓鱼的年纪,再加上自己很快进京读书,所以这样的生活也没能有几乎重温。

    这顿饭,食材几乎都是取自本地,做饭的手艺也是在家常菜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升华,所以一下子就让李牧回想起了上辈子的宝贵回忆。

    吃着饭,李牧忽然灵光一现,对三人道:“待会儿吃完饭出去抓点知了猴回来炸了吃吧?”

    “知了猴?”三人都是一脸大写的问号。

    李牧说:“就是金蝉,爬到树上变成知了的那个。”

    “知了?”彭于彦一脸惊恐的说道:“那个东西难道可以吃吗?”

    李牧说:“何止可以吃,简直是人间美味,嘎嘣脆鸡肉味,营养是牛肉的十倍。”

    “真的假的……”彭于彦想起黢黑的知了,仍旧是心惊胆战。

    黄雷笑道:“还别说,我以前还真吃过一回,那东西看着很奇怪,但吃起来真的是好吃极了。”

    何囧好奇的问道:“黄老师,那东西真的能吃啊?”

    “能啊。”黄雷一脸认真的说:“油炸之后非常香,还很有嚼劲。”

    何囧犹豫片刻,道:“那我待会儿倒是可以试一试。”

    彭于彦摆摆手:“我觉得我还是不试了,不过我可以帮你们抓。”

    李牧道:“现在先别说这么早,我怕待会儿你比谁吃的都多。”

    ……

    二十分钟后,四人拿着手电筒和网兜、竹竿等装备浩浩荡荡的出了门,在摄制组的陪同下,一头扎进村后的树林里寻觅破土而出的知了龟。

    拉里·佩奇开完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会议回来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直奔蘑菇屋去找李牧,结果到了蘑菇屋门口被工作人员拦了下来,他用不太地道的中文说:“我找李牧李先生,有重要的事情!”

    工作人员说:“李先生他们到林子里抓知了龟去了。”

    “hat?”

    “知了龟,do-you-understand?”

    “no,i-dont-understand……”

    工作人员英语一般,不知道知了龟用英语应该怎么说,于是便用英语说:“李先生他们去树林里找吃的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